财新传媒

民间投资下降困局何解

2016年07月19日 07:50 来源于 财新网
如何缓解当前民间投资下降趋势,陈彦斌建议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尤其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第二,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的市场准入限制

  【财新网】(记者 周东旭)“民间投资与全国投资的喇叭口进一步拉大,目前没有好转的迹象。短期内稳增长的关键还在于有效提升民间投资。”7月17日,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所做的报告,将民间投资作为关注重点之一,称“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太厉害了。”

  研讨会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和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举办。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在“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节奏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却形势严峻,增速在2016年上半年创下了近15年来的新低。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至6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58797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8%,增速比1月份至5月份回落1.1个百分点。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61.5%,比去年同期降低3.6个百分点。

  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 258360 亿元,同比名义增长 9.0% (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11.0% ),增速比一季度回落 1.7 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投资91089亿元,增长23.5%。

  投资对GDP的贡献率仍保持在50%左右,而民间投资更是代表了社会资本的投资活跃度。为了应对此种情况,7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通知要求,继续在简政放权、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降低企业负担等7个方面深入发力,以促进民间投资发展。

  陈彦斌分析,民间投资断崖式下滑的原因有,第一,金融抑制背景下,民营企业始终面临较为严重的融资难融资贵,导致投资积极性持续下降。66%的企业反映融资成本高,比上一年提高了6个百分点。第二,市场准入限制导致民间资本可涉足的领域受限,尤其是难以进入有较高回报率的第三产业。1-6月民间投资增速下滑2.8%,第三产业的民间投资增速仅有1.6%,这是很清晰的数据。第三,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影响下,投资出现内冷外热现象。第四,市场对未来中国经济的信心不足,导致投资意愿减弱,等等。

  面对急剧下降的民间投资,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曾解释称,民间投资增速的回落,跟经济结构调整有关系。民间投资中50%左右是制造业投资,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发展新阶段以后,传统行业由于产能过剩比较严重,所以需要市场出清。由于市场环境偏紧,加之工业品的价格在持续走低,企业投资意愿不强。这是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的最主要原因。

  从国企投资角度而言,中电投先融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文浩表示,一些投资很大程度上是政府要求企业大力发展,很多领域的回报相当低,短期内又需要大量资金,即使放开该市场,民营企业也未必愿意投。而在第三产业等,由于释放货币的同时造成资产价格偏高,比如房租价格,反过来导致回报率下降,所以,“还是需要从结构方面进行调整,放开限制。”

  人民大学国发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则指出,过去民间投资增速和整体投资增速基本是亦步亦趋,没有多少分化,分化是2016年1月份开始的。直观看,国有企业的强劲投资一定程度导致了民间投资的挤出,但另外一面,“民营企业不投了,只有让国有企业上。”

  如何解决二者的冲突,在刘元春看来是下一步的一个关键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很重要的是寻找一种平衡,国企和民企之间的平衡,市场与政府的平衡,福利性变化和基础增长性变化的平衡。”

  刘元春说,如果在这些平衡上没有新思路和新理念,一味延续传统路子,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如何缓解当前民间投资下降趋势,陈彦斌在报告中建议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尤其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第二,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的市场准入限制。

  而促进长期增长的关键在于实现增长动力的转换。陈彦斌认为,这关键在于推进市场改革。因为市场化改革可以消除行政垄断和寻租空间,激发企业创新;因为市场化改革可以提升人力资本质量和利用率,从而提高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因为市场改革可以改善资本累计与劳动力供给的结构,进一步挖掘劳动力,从而确保中国平稳地实现增长动力转换。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