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林毅夫、张维迎北大朗润园PK了什么(二)

2016年11月10日 11:30 来源于 财新网
日本等国产业政策有效吗?大部分产业政策失败的根源何在?
图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财新网】(记者 杜珂 见习记者 王辛夷)11月9日,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张维迎终于在北京大学朗润园聚首,围绕产业政策的是非曲直展开了面对面的辩论。

  追赶阶段的国家都成功的使用过产业政策吗?

  林毅夫提出,根据韩国学者张夏准的研究,从16、17世纪英国追赶荷兰,19世界美国、德国、法国追赶英国,到“二战”后日本、亚洲四小龙等成功跨越低收入、中等收入进入到高收入的经济体,在追赶过程中,各国政府都采用了产业政策来支持新产业的发展。根据由斯宾塞和索洛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领衔的经济增长委员会对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取得了年均7%以上、持续25年或更长时间发展的13个经济体的研究发现,其共同特征是:开放、宏观稳定、高储蓄率和高投资率、有效市场、积极有为的政府,即这些经济体都采用了产业政策来促进经济的发展。根据Mazzucato在《The Entrepreneurial State》(企业家型国家)一书中细致的经验研究,美国如今在世界上领先的各个产业,早期的新产品新技术开发所需的基础科研都是政府支持的。2013年美国在R&D的投入中,约40%来自政府资金,60%来自企业。由于政府的资金有限,不可能什么基础科研都支持,因此,政府对基础科研资金的配置,就决定了美国的新产业的发展方向。其他发达国家也一样,多达80%,少则25%的R&D来自政府。

  而在张维迎看来,国内对日本产业政策的流行观点至少有两点不切实际之处:一是对日本产业政策的作用估计过高;二是对其作用的方式估计错误。

  张维迎提出,日本早期的产业政策之所以没有产生灾难性的后果,是因为错误的产业政策总会受到企业家的抵制。汽车产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没有本田宗一郎等人的抵制,也就没有日本汽车产业的今天。80年代之后,日本产业政策的失误比比皆是,包括第五代计算机的研发、模拟技术、移动通讯等方面,都被产业政策带入歧途。“通产省神话”由此破灭。迈克尔·波特等人用翔实资料证明:在日本最成功的20个产业,基本没有产业政策的作用,即使有,作用也微乎其微;反倒是,最失败的7个产业,都受产业政策的严重影响。

  在林毅夫看来,很多经济学家反对产业政策,在于二次大战以后许多发展中国家使用了产业政策以后,经济发展绩效很差,而且成功的发达国家如日本,也可以找出很多失败的产业政策,“因为他们反对产业政策”。“不能因为产业政策大部分是失败,我们就不要产业政策了,这其实是把婴儿跟洗澡水一起倒掉。”林毅夫说。

  林毅夫提出,除了石油生产国,自己还没有看到不用产业政策就成功追赶的发展中国家,也没有看到不用产业政策还能够继续保持领先的发达国家。

  在林毅夫看来,为了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关键要了解为何需要产业政策,要研究产业政策成功和失败的道理,研究遵循什么样的原则才能提高产业政策成功的机会,减少失败的概率。

  张维迎质疑道,不能因为这些国家采用过产业政策,就得出结论认为产业政策是这些国家成功的原因,这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正如长寿的人一生都曾得过病,但不能说,得病是他们长寿的原因。林毅夫教授有必要从理论上把产业政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阐释清楚。

   为什么大部分的产业政策失败?

  对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产业政策在发展中国家普遍失败的原因,林毅夫认为,除了政府的执行能力存在问题之外,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在于急于赶超,支持过度先进的产业。发达国家的失败则是为了就业而去支持失掉比较优势的产业,比如美国与欧洲的农业政策。基础研发领域99%以上失败在于其特性。

  而在张维迎看来,产业政策失败,一是由于人类认知能力的限制,二是因为激励机制扭曲。通俗地说,就是无知与无耻。

  就认知能力的限制,张维迎说,拥护产业政策的人基本假设:技术进步和新产业是可以预见的,可以计划的。而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新产业总是来自创新,而创新过程充满了一系列的不确定性,没有统计规律可循。实现创新的惟一途径是经济试验的自由,分散化决策,让每个企业家按照自己的警觉、想象力、判断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然后由市场竞争决定成败:成功的创新带来利润,不断得到复制和扩散,成为新的增长点;失败的试验停止。

  在张维迎看来,产业政策是集中化决策,意味着将社会资源集中投入到政府选定的目标,而政府官员并不具有企业家的警觉性和判断力;即使有,也没有企业家那样的激励。专家也没有能力制定产业政策。即使靠企业家制定产业政策也不可能成功,因为过去的成功不是未来的指路灯,对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创新通常来自名不见经传的创业者,而不是功成名就的商界领袖。张维迎以上世纪80 年代初期中国电风扇行业的产业政策举例,说明使用了“科学”的程序与方法,却没有得到“ 科学结论” 的情形, 而且这种失败在许多产业政策的制定过程中都出现过。

  就激励机制的扭曲,张维迎提出,产业政策会通过对不同产业、不同企业在市场准入、税收和补贴、融资和信贷、土地优惠、进出口许可等方面的区别对待,创造出权力租金,这必然导致企业家和政府官员的寻租行为。结果是,得到政策扶植的企业家通常并不是真正的创新企业家,而是套利者和寻租者。新能源汽车骗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张维迎主张,为了创新,中国企业家需要的是自由和公平竞争的法治环境,而不是产业政策的扶植。他主张废除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政府不应该给任何产业、任何企业吃偏饭。

  相关文章:

  林毅夫、张维迎北大朗润园PK了什么(一)

  林毅夫、张维迎北大朗润园PK了什么(三)

责任编辑:杨哲宇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