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 > 聚焦 > 正文


财政货币化:危险之门还是救命之门

2020年05月26日 10:1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现代货币理论有其合理的一面,却也混淆了货币与国债的本质区别。财政货币化是在实践中模糊了货币与国债的本质区别,为政府自己“印钱”自己花打开了一道闸门
财政货币化,简单地说就是政府钱不够花时,可以直接从中央银行“印钱”来花,也就是在一定条件下政府可以自己“印钱”自己花。在讨论这一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首先弄清楚中央银行“印钱”和政府不够花的含义。

  文|周永林
  中国工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

  最近广受关注的“财政货币化”问题,看似一般的政策辩论,却蕴含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论问题——如何看待货币和现代货币理论?

  财政货币化,简单地说就是政府钱不够花时,可以直接从中央银行“印钱”来花,也就是在一定条件下政府可以自己“印钱”自己花。在讨论这一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首先弄清楚中央银行“印钱”和政府不够花的含义。

  在石器时代,人们通过礼物建立社会关系、调剂物品余缺,这种礼物经济(gift economy)在西方甚至一直延续到荷马时代。到公元前4000年,人类文明发源地之一的美索不达米亚宫廷经济(palace economy)已经使用白银和大麦作为记账单位和价值标准,同时固定实物与白银之间比价,使得各种实物或实物组合都可以充当支付手段,由此神庙或宫廷才得以实施集中的大规模经济计量、规划、生产和再分配。这种经济体系以商品作货币,有债务危机却无通胀和货币危机。约公元前650年,富有传奇色彩的吕底亚王国发明金属铸币,发现货币不过是个符号,王国可以规定硬币的价值,其中含有多少金属其实并不太重要,发行铸币不仅可以彰显王国的荣耀,更可以从中大赚一笔(后人称之为铸币税),由此人类开启了操纵货币的新纪元,同时也开始品尝通胀和货币危机的苦果,特别是纸币的盛行,使得货币发行成本更低,通胀和货币危机也就更加频繁。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东昊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总统辩论 十三届三中全会 版税率 孙立平 陈有西 亟待 去杠杆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贯彻新发展理念 辅仁药业 东部战区 中央军委 货币政策 永远在路上 嘉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