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 > 聚焦 > 正文


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医疗保健成本的预测

2020年07月07日 16:3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公共政策不应以压制医疗保健的需求为目标。医疗保健开支是由收入引致的需求和生物技术的进步共同推动的,而生物技术的这些进步保证了健康干预措施取得越来越好的效果
《国民健康与社会繁荣:1700-2100年的欧洲、美国和发展中国家》书封

  文|罗伯特·威廉·福格尔(Robert William Fogel)
  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许多因素表明,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相比,在那些已迈入现代经济增长轨道的发展中国家中,医疗支出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将以更快的速度上升。这些因素中有一些是在供给方面,而其他的是在需求方面。下面我将把中国作为考察对象来说明我的观点。

  目前在中老年阶段需要治疗的慢性病数量方面,中国要比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大得多。这些慢性病带来的沉重负担,部分归因于1950年以来预期寿命的显著增加。1950年出生的中国人的预期寿命仅为41岁,这意味着婴儿死亡率接近200‰。这样低的预期寿命和这样高的婴儿死亡率,都意味着对于那些有幸活到中年的人来说,他们在子宫内、婴儿期和之后成长的每个阶段都经受了生物医学和社会经济造成的损害。尽管取得了公共卫生方面的快速进步和经济的强劲增长,但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影响生理发育的负面情况依然比较严重。正如我已经指出的那样,这种早年受到的伤害减少了后来慢性病发作的等待时间,并增加了它们的严重程度。

责任编辑:杨哲宇 | 版面编辑:刘春辉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对赌协议 转移支付 e租宝 金融危机 数字货币 十三届三中全会 社会抚养费 刘志庚 香港经济 一期一会 廉政准则 雷洋案尸检 孟晚舟 东北特钢集团 黄坤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