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彭文生  

作者简介

经济学博士,现任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部负责人。曾任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信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部负责人,巴克莱资本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香港金融管理局经济研究处和中国内地事务处主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学家。

专栏文章列表
彭文生: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几点思考
2020年11月27日 14:34

对照《中国人民银行法》修正草案,有几个特别需要关注的地方:将“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明确写入立法目的;明确央行“制定和执行宏观审慎政策”的职责定位,建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调控框架,等等

彭文生:2021重回内生波动
2020年11月11日 13:25

展望明年,疫情造成的外生冲击有望逐步消退,供给创造需求下的乘数效应可能会将经济重新推回内生的周期波动轨道,债务、通胀等因素将再次成为引发周期波动的主要因素。这样一个变化可能意味着明年的资产配置策略也会有些变化

彭文生:双循环与汇率
2020年10月28日 14:50

在疫情没有得到根本有效控制或者消退之前,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有限,甚至可能是有利的。但疫情消退后,现在的汇率升值不利经济结构的调整,对中长期的经济增长不利

彭文生:数字金融发展的变与不变
2020年10月27日 13:45

数字金融能否促进普惠金融?如何看垄断和竞争?金融科技的发展能否促进金融的稳定?金融科技的发展是会降低顺周期性,还是改变了驱动顺周期性的机制?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彭文生:如何理解内外双循环
2020年08月13日 14:31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意味着通过促消费来扩大内需,与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是并行不悖的,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同时,还要重视“双循环相互促进”

彭文生:美元走弱的逻辑及其全球影响
2020年07月24日 11:00

预计处于历史高位的美元,正处于由强转弱的拐点,即将开启新一轮长期走弱趋势

彭文生:后疫情时期经济复苏三大特征与政策权衡
2020年07月23日 12:34

后疫情时期经济复苏和一般的经济周期的复苏不一样,最理想宏观政策组合是“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

彭文生:应对疫情什么政策组合副作用更小
2020年04月09日 10:43

应对疫情需要的纾困政策重点应是帮助受冲击的民众和企业渡过难关,避免大规模企业破产和长久失业。疫情是需求和供给双冲击,也超越经济层面,宏观政策不应是传统的需求刺激导向,大规模基建不可取,指望房地产拉动需求更不应该。政策应对需要人文经济的视角

彭文生:十字路口,关于疫情冲击的几个关键判断
2020年03月20日 18:30

应对疫情的两个关键词应该是民生导向、阶段性,不应该加大宏观经济的中长期不平衡,尤其应该避免对需求端的大规模刺激,避免以刺激房地产为手段

彭文生:疫情是短期冲击,不改变经济增长趋势水平
2020年02月01日 10:49

一个基本的判断是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大于“非典”,但疫情不会对经济增长的长期趋势有影响

彭文生|致2020:不确定性的代价
2020年01月02日 15:31

如何在维护市场经济基本机制的前提下,管理和应对不确定性增加的影响是全球范围内宏观政策面临的挑战

彭文生:如何看待逆周期监管
2019年12月27日 11:48

处在金融周期下半场调整的早期,有两个现实而重要的问题,一是怎样减少金融的顺周期性,避免信用过度收缩但又不能开启新一轮加杠杆;二是如何处置风险事件

潜在增长率、“保6”和去杠杆
2019年12月19日 10:36

是否应该保增长取决于怎么保增长,在非政府部门杠杆率已经很高、房地产仍在高位的情况下,如果还是靠大规模信贷扩张的模式,那是饮鸩止渴

彭文生:下个十年看数字经济
2019年12月11日 10:28

前瞻未来10年,总体来讲难以乐观。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什么是影响中国经济未来10年发展的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新增因素,而大家的理解和认识还很不够?可能是数字经济

彭文生:中国如何维护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
2019年10月24日 12:37

财政应该发挥更大作用,需要吸取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和金融

负利率:金融之忧,财政之机
2019年08月27日 10:25

全球金融危机后,金融监管的加强,在短期内加大了货币政策稳增长的压力,导致利率下行,未来几年最值得关注的必然是主要经济体的财政扩张

数字货币如何改变金融生态
2019年07月22日 16:09

历史上有很多监管赶不上私人部门创新导致系统性问题的例子,我们在思考数字货币发展时需要特别关注其公共政策视角

贸易不确定下的宏观新平衡
2019年06月24日 17:08

中美贸易摩擦给全球贸易和投资带来的不确定性很大,不利于消费和投资需求,并非出口进口那么简单。我们要考虑到宏观政策可以起到的对冲和稳定作用,最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推动结构性改革

从“现代货币理论”看当前政策选择
2019年04月24日 14:30

现在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又是资产泡沫、金融风险、贫富分化,不必把现代货币理论看成异端邪说,应该借鉴其对我们思考当前经济金融问题有用的方面

彭文生:2019重构周期
2019年01月17日 10:50

在金融周期上半场、总体经济总需求较强劲的情况下,理想的宏观政策组合是“松信用、紧货币、紧财政”,在金融周期下半场,理想的宏观政策组合是“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