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国家主义者亚库宁——普京八大金刚之八

2012年10月12日 07:58 来源于 财新网
官员还是政治家,是两种身份兼而有之,还是与这两重身份风马牛不相及?

  【社会万象】(财新专栏作家 孙越)亚库宁(Владимир Якунин),1946年6月30日出生于苏联弗拉基米尔州一个叫梅兰季(Меленки)的小城。他的童年是在苏联波罗的海边上的爱沙尼亚(Эстония)度过的。亚库宁回忆说,当地的孩子欺负他是俄罗斯人,于是群起而攻之,亚库宁在搏斗中被他们用刀砍伤了手。亚库宁经常幽默地说,他手上留下的伤疤,是他身上留下的唯一战斗伤痕。

  亚库宁是普京八大金刚中年龄最长者,他一生官财两运皆旺,颇有天之骄子之福。他还曾受叶利钦之托,出任俄罗斯西北区(圣彼得堡地区)的总统监察办公厅巡视署署长(1997年3月至1998年5月,他曾出任总统监察办公厅厅长),就是叶利钦总统派驻普京老家的钦差大臣。200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他还曾是俄罗斯呼声较高的总统候选人,其政治实力之强,超过了普京身边所有重臣。

  殊不知,所有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首先,亚库宁经过了苏联克格勃这所革命大熔炉的磨练,其次,他和普京是生意伙伴。上世纪90年代上半期投身商海时,他的克格勃战友普京中校,已经追随圣彼得堡市长萨博恰克进了列宁格勒市政府,并且被委任为市经贸委主任,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亚库宁在普京主任的“具体指导”下挣到了第一桶金。

  神秘的克格勃

  1972年亚库宁毕业于列宁格勒机械学院(苏联时期著名军校,现已更名为波罗的海国立技术大学,Балтий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технически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飞行器生产专业,说得直白一些,就是弹道火箭生产专业。他毕业后去了列宁格勒日用化学研究所当了一名初级科研工作者。对于苏联克格勃来说,亚库宁这样的教育背景和工作身份,最适合做情报机构的侦察员,特别是外派侦察员。

  上面提到,亚库宁曾在克格勃工作。但是,亚库宁和其他有克格勃背景的金刚,如伊万诺夫和切梅佐夫不同,他当克格勃的背景在俄罗斯鲜为人知,因为他的保密工作做得万无一失,因为他所服役机构属于绝密侦察部队,简称“Т”机构,隶属苏联克格勃第一总局(Первое глав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 КГБ СССР)。而苏联克格勃第一局的主要任务,是从事科技侦察,在全球搜集针对苏联国防和经济方面的情报。欧美侦察机构的情报分析表明,“Т”机构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起,每年搜集情报的总数为25000-40000份,仅在1986年所创造的市场价值即为5.5亿卢布(1986年)至10亿卢布(1988-1989年)。这些情报所涉及领域甚广,如超级雷达技术以及所属研发公司(如IBM 和 Siemens等公司)的情报,还有导弹助推燃料和农用化肥的信息。

  目前已经公开披露的亚库宁简历中提到,他1975-1977年曾在苏联武装力量服役。准确地说,亚库宁那时是在苏军红旗侦察学院(Краснознаменный институт разведки)接受了特殊训练,该学院目前依然存在,只是易名为对外侦察学院(Академия внешней разведки)。亚库宁结束训练后,被派遣到苏联对外经济贸易部国家委员会担任高级工程师,经贸委也自然而然地成了苏联技术侦察的最佳掩护机构。

  普京时代的俄罗斯总理弗拉德科夫(Михаил Фрадков)当时就与亚库宁一起在克格勃共事。1982-1985年,亚库宁走马上任列宁格勒苏联科学院约菲物理技术学院(Физико-техниче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 им. Иоффе АН СССР)外事处处长。

  在苏联时代,所有机关的外事干部,无一例外地都是克格勃所安插的侦察员,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亚库宁就这样战斗在克格勃第一总局,列宁格勒分局组织安排的岗位上,而那个时候,普京同志恰好也在列宁格勒方向,也从事对外侦察工作,所以,他们俩是真正意义上的克格勃战友。

  那么,亚库宁的克格勃军衔有多高呢?俄罗斯一位不愿具名的前政府官员说,亚库宁同志官至中将。但是,任何对此有兴趣的人都不可能从公开传媒,或从他工作单位的干部处和俄罗斯铁路公司的秘书处的档案中,找到“亚库宁中将”的证据。假如亚库宁真是克格勃中将,那么,他在克格勃服役期间到底做了些什么呢?看来人们对此一无所知。亚库宁可以在铁路运输事业上无限辉煌,但在“看不见的战线”上,他也许只能默默无闻地融入历史。

  再说,亚库宁在苏联克格勃列宁格勒分局一干就是八年,为以后出国到西方工作做好了准备。果然没过多久,他就被派到了美国纽约。他对媒体公开说,那时他在苏联常驻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职务是苏联专家组顾问,负责监督世界航天领域开发与利用委员会的工作(“亚库宁访谈录”见2005年11月俄罗斯《总结》杂志),该委员会于1993年从纽约迁至奥地利首都维亚纳,亚库宁随之前往维也纳工作,与当地建立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关系。

  再说,苏联常驻联合国机构,是克格勃在美国最大的谍报机构所在地之一,其他两大侦察机构,一个设在华盛顿,一个在旧金山。它们的领导也非等闲之辈,绝不是一般的苏联谍报机构领导人。因为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克格勃的所有文件上都将美国称作是苏联最主要的敌人,所以,苏联在美国方向派出的谍报人员最多,情报斩获也最大。

  根据欧美情报机构的统计,苏联所获得的海外科技情报,60%以上都是侦察员在美国工作的结果,如看克格勃获取的“阿波罗”号登月推进火箭技术、波音747技术、B1和B2重型轰炸机技术(此技术后用于研发苏联图-160飞机)。

  亚库宁是一个非常走运的侦察员,因为他第一次出国就到了美国,就进入了苏联常驻联合国机构,这个工作当时只有家庭背景好,党内久经考验的克格勃骨干分子才有机会得到。亚库宁显然不是骨干分子,家庭出身不好不坏,父亲是边防部队的飞行员,母亲是个会计师,按理说,他原本得不到这个工作。但是,命运却非要给他这个机会。

  1985-1986年,美国从纽约、华盛顿和旧金山大规模驱逐苏联间谍,人数多达80余众,苏联急需补充克格勃干部到反美第一线,于是,亚库宁入选苏联常驻联合国机构。他后来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说:“我是在苏美关系最紧张的时候走马上任的。”后来,亚库宁中校在美国公干期间获得了一枚“战斗贡献”奖章,但是至今没人知道他的参加什么战斗,又做出了哪种贡献。从美国回来之后,他没有被调往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工作,而且前往列宁格勒报到,而其此前一年,普京已经从东德的德累斯顿回到了列宁格勒。

  进入商界

  1991年,亚库宁从美国回国不久,便进入商界,他在这个领域同样写下了精彩的篇章,尽管亚库宁从来不承认他是一个商人,他在接受俄罗斯《商人报》(КоммерсантЪ)的采访时说:“我的一生都与国家重托息息相关。”

  这似乎是一句实话,根据俄罗斯和国际媒体披露,亚库宁确实在不同的国企任职,他是国家安全部门的“实际预备人员”,此话来自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古特科夫(Геннадий Гудков),他曾是亚库宁的战友,在海外多年从事反侦察工作。他说:“据我所知,亚库宁从未涉足商业,他的工作一直有背景支持,他所从事的是安全工作。”

  从美国归来之后,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圣彼得堡创办了一家公司,名为国际商业合作中心(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й центр делового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表面上它的主营方向是吸引外资,实际上是一个情报机构。

  那时,进入公司董事局的成员还有普京的八大金刚之一科瓦尔丘克兄弟,后来他们另立门户,成为圣彼得堡最大的私营商业银行——俄罗斯银行(Россия)的拥有者。很多当事人都很清楚,这家银行的创始资金用的是苏共的钱,根据2007年8月20日出版的第28期《新时代》报道,1991年列宁格勒州党委通过俄罗斯银行转账5000万卢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科瓦尔丘克兄弟的银行从此步入辉煌,不在话下。

  当时,根据圣彼得堡市政府的决定,普京出任负责对外经济贸易的副市长,亚库宁进入波罗的海海运公司(Балтийское морское пароходство)和欧洲饭店(Европа)的董事局,也许,正是因为有普京副市长这一强大的背景支持,所以亚库宁才有机会涉足核心利益圈。

  1992年,他们所掌控的斯特里姆公司(Стрим)由于不正当使用联邦政府的划拨资金,卷入议会调查风波,普京、亚库宁和科瓦尔丘克兄弟,以及后来在圣彼得堡被捕的同僚库马林(Владимир Кумарин),均于1992年8月22日被传唤出庭作证。

  那时,还发生了圣彼得堡郊外共青团湖地区乡村别墅倒卖案,传媒指出该案与圣彼得堡高层有联系,后经俄罗斯媒体调查,倒卖乡村别墅的是一家名为“小湖”的别墅地产公司,该公司的主要成员正是普京、亚库宁和科瓦尔丘克兄弟等。普京和亚库宁两家的别墅比邻而建,就在圣彼得堡郊外,列宁格勒州的美丽乡间别墅村里。

  2000年5月,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10月就提拔亚库宁当了俄罗斯运输部副部长,又过了4个月,他就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国企之一“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的总裁。

  一段时间过后,俄罗斯各方面似乎对他的评价不坏,《新时代》杂志援引俄罗斯一些媒体对亚库宁的评价说,2007年,普金签署命令,将国家运输信贷银行(Транскредитбанк)75%的股票作为资产移交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一方面显示了普京对亚库宁的信任,另一方面,也说明亚库宁领导国企有方和成绩斐然。何况,时隔不久,俄罗斯铁路自己的股票就开始上市发售了。还有统计说,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的注册资金就超过了500亿美元,相比之下,俄罗斯最大的国企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注册资金不过700亿美元,另一家最大的私营鲁克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也不过350亿的注册资金。

  登上政治舞台

  200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亚库宁成为候选人之一,但他比起其他候选人,比如普京的另外两位金刚——伊万诺夫(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和切梅佐夫(Сергей Чемезов),以及普京的心腹纳雷什金(Сергей Нарышкин)等人略胜一筹,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亚库宁是克格勃侦察员出身,根红苗正,政治立场坚定,深得普京信任。

  在这些条件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和亚库宁媲美,那就是后来当选总统的梅德韦杰夫(Дмитрий Медведев),顺便说一句,亚库宁和梅德韦杰夫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都与普京有生意上的来往。再有,亚库宁与普京个人的财经顾问,同为八大金刚之一的科瓦尔丘克关系密切,科瓦尔丘克掌管的俄罗斯银行现在几乎是俄罗斯最大的私人银行。此外,亚库宁的成功还有一个最大的秘密,那就是,他进入了普京私密的教会圈子,亚库宁与已经去世的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私交甚笃,这种友谊使得亚库宁可在很多重大的宗教活动中,不仅享有与国家和宗教领袖同台祈祷的殊荣,而且与教会的合作反过来也为他的社会活动增添了有分量的砝码。

  亚库宁愿意在公开场合炫耀他与普京的关系。俄罗斯记者罗斯托夫斯基(Михаил Ростовский)和布德堡(Александр Будберг)写道,他喜欢有事没事地在普京办公室的秘书台前转悠,尽管普京根本没有邀请他去谈话。普京去教堂的时候,他也喜欢尾随其后,让记者的镜头把他和普京一起拍下来。

  曾有传言说,亚库宁欲将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谢钦(Игорь Сечин)取而代之,做总统办公厅主任,使得谢钦在一段时间之内对亚库宁产生了高度的警惕。也许正是谢钦的警惕和提醒,使得普京也对亚库宁有所警觉,据说时任总理的卡西亚诺夫曾经有意提拔亚库宁进总统办公厅,但遭普京拒绝。后来,莫斯科又有传言,说亚库宁要接卡西亚诺夫的班,当俄罗斯总理。再后来,有关他参与竞争2008年俄罗斯总统候选人的传言甚嚣尘上,他所创办的非政府组织“最早蒙召的安德烈基金会”(Фонд Андрея Первозванного)也受到莫斯科媒体的追捧。最后,他参与总统竞选的事偃旗息鼓,他本人在一个有中国记者出席的记者会上,也公开否认参与过总统竞选。

  2000年10月,亚库宁甫一出现在俄罗斯政治舞台上,便立即吸引了世界的眼球。西方人对这个原先战斗在“看不见的战线”上的克格勃当然陌生。一些人不禁发问:“亚库宁何许人也?”那时候,亚库宁却不无幽默地回答说:“我是一个怪物!”(见2007年8月号的“Smart Money”杂志)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回应西方记者对他身份的猜度,西方社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搞不清亚库宁的真实身份——不知道他到底是官员还是政治家,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而亚库宁的回答却耐人寻味。他是想说自己两种身份兼而有之呢,还是想说他与这两重身份风马牛不相及呢?他更像一个强硬的国家主义者,比如,他坚持官民关系必须以父权主义为基准,强调人民需要团结在一个铁腕人物的旗下,国家一定要依靠意识形态将人民的思想统一才是唯一治国之道。从这一点上看,他的确像个官员。

  他在博士论文中写道,国家若无强势则社会便无发展,因为,无论民间机构还是商业机构都不可能解决社会稳定和持久发展的问题。若想建立强国,今天最不可动摇的先决条件,就是做出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长远规划。亚库宁还指出,俄罗斯若想成为强国,其发展支点就是教会,东正教就是俄罗斯国家意识形态,只有在这种意识形态之下,俄罗斯才有可能复兴,重现往日沙俄帝国或者苏联超级大国的辉煌图景。他甚至觉得,一个没有共产主义思想做理论基础的苏联国体也不错,但是,未来的俄罗斯社会与经济,肯定要彻底摒弃无神论和计划经济才可以得到更大的发展。

  2007年9月4日,他在接受莫斯科之声(Эху Москвы)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东正教是维系俄罗斯人与人关系的纽带,在俄罗斯构建新社会和新国家的过程中,东正教信仰将起到重要作用。

  笔者曾经多次应亚库宁之邀,亲临克里姆林宫大礼堂参加“最早蒙召的安德烈基金会”年度奖颁奖典礼,表彰俄罗斯或者独联体国家具有东正教背景的年度优秀人物。但表彰的对象,也不乏俄罗斯政客领导人,如普京,以及亲俄的外国领导人,如伊朗前总统哈塔米等人。亚库宁每年亲派飞机前往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将恩典之火带回俄罗斯东正教中心教堂——基督救世主教堂,此事成为俄罗斯宗教盛事,一方面透视出亚库宁的政治理念,即“构建新社会和新国家的过程中,东正教信仰将起到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他鼓吹俄罗斯政治应与教会深入合作的决心。

  亚库宁婚后育有两子。老大安德烈(Андрей Якунин)现在是英国投资公司(VIYM)的联合持有人与总经理,也是俄罗斯投资公司(Тристар Инвестмент Холдингс)的联合创立人。1997年毕业于圣彼得堡大学经济系。2001年获得经济学副博士学位。2000年开始做酒店生意,2006年出任圣彼得堡波罗的海酒店(Прибалтийская)执行总经理。

  老二维克多(Виктор Якунин)现在是剑舞公司(Gunvor)的律师,这家公司的后台老板就是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大亨季姆钦科(Геннадий Тимченко),他也是老亚库宁上世纪90年代初在彼得堡淘金时期的至交。他同时还在哥哥安德烈的英国投资公司投资部工作,掌管该公司在圣彼得堡的投资项目。他2001年毕业于圣彼得堡大学法律系,2004-2007年曾在日内瓦生活和工作。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孙越

财新网“行走俄罗斯”专栏作家。旅俄作家、翻译家。俄罗斯国际笔会会员。俄罗斯国际科学院外籍院士。1990年中国首届戈宝权外国文学翻译奖金俄语文学一等奖获得者,俄罗斯军事文学荣誉奖获得者,俄罗斯圣尼古拉金质勋章获得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黄色电影 首都 北京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问题疫苗 宝能骗子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万科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