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叶青:辽宁数据做假暴露了哪些问题

2017年01月18日 19:3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统计数据的源头造假很容易做到,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基层政府就有动力,镇长、县长把数字做大,才能更上一层
资料图:叶青

  【财新网】/意见领袖(记者 周东旭)背景:1月17日,辽宁省省长陈求发在辽宁人代会做政府工作报告中解释,“我们顶着面子上难看的压力,认真地挤压水分,2015年夯实了财政收入数据,2016年以来努力夯实其他经济数据。” 2016年辽宁一般预算收入实现2199亿元,同比增长3.4%,超额完成目标。

  陈求发在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指出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2015年辽宁财政收入增幅出现了两位数的下降。

  除财政数据外,其他经济数据也存在不实的问题。政府工作报告援引了国家审计署2016年的一份文件:“辽宁省所辖市、县财政普遍存在数据造假行为,且呈现持续时间长、涉及面广、手段多样等特点。虚增金额和比例从2011年至2014年,呈逐年上升趋势。财政数据造假问题,不但影响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还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转移支付规模,降低了市县政府的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

  据媒体报道,辽宁省所辖市县虚增最高的年份是2014年,虚增比例高达23%。

  【意见领袖观点】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表示,辽宁数据造假非常严重,肯定是要表态的,但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直言,还是多少有些出乎公众意料,“这样的场合来说,也能起到威慑力,谁再造假,就要严厉处罚。”

  2014年,中央巡视组就明确表示,辽宁“经济数据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点名辽宁经济数据造假问题。

  叶青介绍,自十八大以来,地方数据造假情况有了很大好转,习近平近年曾作出两次批示,整治力度加强。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宁吉喆在调研中多次强调,“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批示精神,反对和防范统计弄虚作假是统计部门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政治任务。”

  财政数据和其他经济数据的内容并不相同,却出现相同的造假行为,说明辽宁诸多部门均参与其中。虽然近年来统计部门通过联网直报改革希冀进一步加强全流程数据质量控制,确保源头数据真实准确,但叶青表示,造假往往从源头开始,在上报之前,哪个项目怎么统计,有时也很难找到直接证据判断数据真假。所以,“统计数据的源头造假很容易做到,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基层政府就有动力,镇长、县长把数字做大,才能更上一层。”

  “数据造假往往与一把手有很大关系,自然也就会要求下属帮他实现。比如,地级市的书记因为数据漂亮提到省里,市长可能就成了书记,相对而言,一二把手有更直接的好处。”叶青说。

  无论统计经济数据还是财政收入,当前均已建立起一套较为完整的规范,造假又如何规避?叶青介绍,财政收入造假可能主要出在税收方面,比如,政府部门鼓动企业虚开发票,先以税收形式征缴入账,而后再以其他各种名义退还给企业,账面虽然完成了财政收入,但实际并没有真正表现为财政收入,此种形式也被称之为“返点引税”。或者,也有地方通过将上级拨付等款项通过反复入库等形式“增加”财政收入。

  比如,审计署2014年对东北某镇的审计发现,2013年该镇实际财政收入156万元,虚报为2690万元,虚增16.24倍。“返点引税”虽然未能给当地财政收入带来益处,却可以帮助地方官员增添“政绩”,同时,地方政府可以借助“返点”权限与企业勾结,进而从中渔利。

  经济数据主要包括GDP、投资额等。2015年,新华社曝光湖南在全国第三次经济普查中抽查发现的统计造假乱象:衡山县39家企业5.8亿元的产值上报为44亿元,有些停产的、未投产的甚至连地址都找不到的企业,还在上报“产值”;长沙市某区被核查的9家联网直报企业普查数据,有5家存在虚报,虚报数是实际数的80多倍;一些部门分解任务,伪造资料,“指导”企业上报虚假数据。

  叶青说,在专业统计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比如,企业与数字明显不匹配,上级统计部门要么直接去查或者委托地方,也可能明察暗访或抽查,这主要依据的数字分析。另一种方式是根据举报,如果收到举报信,也会到地方检查。

  “有的案件爆发之后,往往查处一连串的相关责任人,从分管的副县长到统计局长到镇长一直到企业。”叶青说,企业一般不愿经济数据造假,甚至还希望做小一点,而地方领导更希望做大一点,这就需要以企业为线索,厘清各自责任,一般是地方主政官员的责任。

  2016年,监察部发布《关于五起统计违纪典型问题的通报》。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统计违纪问题事例中,2014年至2015年5月,朔城区虚报联网直报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17.8亿元,虚报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完成投资50.4亿元。朔城区统计局授意企业上报指定数据,为企业代填代报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统计报表。最后的处罚结果是,朔城区区长刘彪、副区长温素琴受到行政警告处分,区统计局局长蔚应明、城调队队长王永受到行政降级处分,副局长谢建平受到行政撤职处分,工作人员李军、张晓伟受到行政记过处分。

  从通常的处罚结果看,虽然近年来处罚力度日益提升,且根据《统计法》等处罚也有法可依,但总体而言,“统计造假不像偷税漏税处罚那么严格,地方官员也往往感觉数字造一点假没什么。”叶青说,有问题就处罚,要形成威慑力,以前很多仍是象征性处罚,比较轻。

  叶青表示,辽宁数据造假问题值得反思,第一,要贯彻正确的税收观,抛弃简单的财政任务主义、指标主义,“征了多少税,就有奖金,这是很害人的,甚至,经济形势好,能多征也未必征,经济形势不好,由于有计划压力,就可能把企业往死里征,这种财税思路很容易造假。”第二,要不断强化正确的政绩观,彻底打破唯GDP论。第三,“依法治统”,数据作假要受到严厉处罚。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