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债王格罗斯投资展望:幸福奔跑着

2017年02月08日 14:4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一个客户最近问我美联储和其他央行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资产卖回给市场。我的答案是“永远不会”
资料图: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 视觉中国

  文|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

  译|安信证券固定收益部 林温生、张世璁、袁志辉

  译者按:虽然2003年就开始批判量化宽松的低利率货币政策无效,因为其动摇了建立在金融之上的经济系统的根基,但是目前格罗斯并不认为全球主要央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很快退出。为了控制波动率,并且稳住资产价格的下限,中央银行家们可能会(为了保持全球系统运行)被困于永远的QE循环中,购债规模可能会减少,但是买进来的资产永远不会卖回给市场。他建议投资者拥抱这种宽松货币政策,但要关注10年期国债2.6%的关键点位,并警惕不健康资本主义模式的最终清理。

  反观我国的金融市场,最近央行主动收缩金融机构套息空间,倒逼金融去杠杆,这一行为被市场解读为“加息”。实际上我国央行同样需要稳定波动率,再叠加实体经济复苏未稳,货币政策快速大幅收紧的概率并不高,但非银机构继续肆意套利的游戏确实很难玩下去了。

  幸福是想你所有,

  并且不欲你所无。

  ——释迦牟尼,公元前500年

  幸福的三大要素是:有事所为、有人所爱、有所希望。

  ——亚历山大·查莫斯

  幸福作圆周奔跑……

  幸福奔跑、奔跑着。

  ——多诺万,1969

  关于幸福,我思考良多——什么使人幸福,幸福是否应该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之类的事。我一个很好的高中伙伴在我17岁时震惊了我,他提议说我们不一定要试图保持幸福。他觉得,为了某种原因而牺牲、服务、奉献是更高层次的,尽管只是推测,因为这些行为都只是选项。其次,对这些行为的追求可能才会引领我们走向幸福。

  多年以来,我积累了一些表达什么使人幸福的名言警句。我敢肯定你也有自己积累的句子,但是它们大部分可能会和开头列出的句子十分相似:忙于做你喜欢的事;留意其他人以及你内心、你周围以及在你之上的世界;不要去触碰你抓不住的事物;找到可以分享幸福的人。这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开头列出的多诺万的歌词——他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有点乖僻的嬉皮民谣歌手——“幸福作圆周奔跑……幸福奔跑、奔跑着。”然而,这句副歌的内涵远不止一瞥所现。我尝试用开怀的笑脸来进行概括,然而笑脸在多诺万唱这首歌时并不流行。数年来,我认为多诺万乐句的主旨是那句明显的——表达因果轮回的“让爱传出去(注:pay it forward,指受惠者向第三方而不是施惠者作出回报)”的暗语——事实无疑是如此。但是至少对我来说,这背后隐含着细微差别。“作圆周奔跑”同时暗示着自我满足、自我封闭的沾沾自喜,把幸福等同于个人满足。最后一句“幸福奔跑、奔跑着”讲的是万物无常、关注倏忽的佛教哲学。多诺万可能不能和康德或斯宾诺莎相提并论,但是他的一首小小歌曲包含了强大信息。摇滚吧,“花儿”(注:指佩戴鲜花鼓吹爱与和平的嬉皮士),无论你身在何方。

  尽管幸福可能会作圆周奔跑,历史似乎也是如此——或者至少是像马克·吐温曾说过的那样押韵。下图两张笔记是我写的,但不是最近写的,而是2003年写的。它们在当今有着重大意义,正如当时一样。“金融压抑”奔跑着……似乎是作着圆周奔跑。在2003年,中央银行家们很少能想到货币政策工具会降低利率并设置利率上限的。尽管我的笔记正确地提到为了维持低融资成本的“包含‘上限’在内的一切手段”,央行资产负债表从2003年的2万亿美元扩张到2016年底庞大的12万亿美元依旧引人注目。央行不止买了10万亿美元的债券,它们还把政策利率调低至0%附近,有些甚至是负利率。所有一切的发生是为了拯救“基于金融的经济”并提高这一模式所依赖的资产价格。正如任何一位投资者会承认的那样,这些现在仍在进行的政策“灵丹妙药”已经失效——继续推高资产价格只能带来微不足道的真实增长率。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正如我经常写到的那样,资本主义已经被扰乱了;低利率/回报抑制储蓄/投资,以致我们不能重现历史水平的生产力增长;僵尸企业被救活,而非如熊彼特说的“创造性毁灭”;债务相对GDP继续上升;金融系统未能出清而恢复到风险回报平衡的水平上;非均衡替代了均衡,尽管只要波动率存在我们就难以认清这一经济幻觉的真相。

  但是为了控制波动率,并且稳住资产价格的下限,中央银行家们可能会被困于永远QE的循环中(为了保持全球系统运行)。减少刺激,如美联储过去几年那样,似乎需要通过增加对其他央行的资产购买来实现(债券和股票),如图I所示。一个客户最近问我美联储和其他央行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资产卖回给市场。我的答案是“永远不会”。12万亿美元的全球央行资产负债表是永久的——并且多亏了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这一数字每年增长超过1万亿美元。

  投资者必须知道,正是这些资金目前维持着系统的正常运转。如果没有QE的资金,即使是0%的政策利率也如美沙酮(注:镇痛药,可用于治疗可卡因成瘾)一般——能够缓解市场的饥渴,但是无法彻底根除成瘾性。所有这些和现在金融市场的关联点是什么呢?美国10年期国债之所以能够在2.45%的位置稳住,是因为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每月购买1500亿美元的本国债券,而这大部分资金都从10BP收益率的日本国债和45BP收益率的德国国债流向了2.45%收益率的美国国债。如果没有了这一剂金融“美沙酮”,全球债券和股票市场都会下沉,而且会制造出大量的恐慌。我大胆猜测,如果没有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QE,美国10年期国债会很快上升至3.5%的水平,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

  所以金融“美沙酮”有什么问题呢?各国央行维持QE,甚至有必要的话,美国重启QE,有什么问题呢?好吧,从概念上乍一看并没有什么问题。12万亿美元债券的利息所得都已经从央行回到了政府的财政部门。一只手在向自己的另一只手付钱。但是转移实质上意味着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已经联手,并且是政府部门,而非私人部门,在为自己的支出筹措资金。在更广阔的边际上,这使得私人部门能够为自己的支出筹资,并且无法区分风险和回报。比如在美国,有6000亿美元流入了公司股票回购,然而在此之前,投资于实体经济也许是更有利可图的选择。此外,个人储蓄者、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现在都被剥夺了赚取合理收益,以维持长期清偿力的能力。由于消费被提前了,而储蓄被抑制和延后了,因此金融末日也被延缓了。

  现在,投资者必须跟随,实际上是拥抱金融“美沙酮”——QE的解决方案。量化宽松还会继续,即使未来几年剂量会减少。虽然美沙酮成瘾比使用海洛因要好,但是它已经创造了而且会继续创造一种不健康的资本主义均衡,总有一天这必须要处理。收益率可能会逐渐上升(关注10年期国债2.6%点位),尽管还是会被人为地抑制在低位,这是外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恩惠。然而这不是一件好事。幸福奔跑着……奔跑着,而资本市场也会在量化宽松的人为支撑下继续运行。

  本文由安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授权发布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