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网 > 聚焦 > 正文

外储下降并非简单“藏汇于民”

2017年03月03日 20:5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判断外汇储备的下降是否是“藏汇于民”,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改变修辞并不能改变问题的实质

  文 | 肖立晟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

  本文触及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大幅迅速下降的外汇储备究竟去哪里了?它牵涉一个富有政策含义的问题:花费巨量外汇储备稳定人民币汇率,成本与收益是否匹配?这两个相互紧密关联的问题已经并将继续引来热烈的讨论。我们认为,如此重大而专业的问题应当提倡百家争鸣。

  ——编者

  2017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外汇储备最新数据。今年1月的外汇储备降至2.99万亿美元,跌破3万亿外汇储备整数关口。在2014年6月,央行曾经累积了接近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不到三年,外汇储备总量下降1万亿美元,降幅达到25%。作为国家最重要的海外资产,外汇储备的下降规模和速度令人感到不安。

  长期以来,在建立“创汇经济”思想指导下,通过维持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顺差”,中国大量积累外汇储备。当时很少人认为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超出了合理规模,损害国内居民福利。然而,现在,当央行为维持汇率稳定,大规模动用外汇储备之际,“中国外汇储备过多”又突然成为主流观点。许多学者认为,在干预外汇市场的过程中将外汇储备用掉是好事;外汇储备下降是“藏汇于民”;是外汇资产由央行集中持有向民间部门分散持有的转变过程。言下之意,外汇储备下降是资源配置的改善、国民福利的增加;因而,除非突破某个底线,外汇储备下降本身不足为虑,更谈不上是一种损失。

  近两年来,由于资本项目逆差超过经常项目顺差,中国出现国际收支逆差。国际收支逆差必然产生贬值压力。如果央行不干预,人民币汇率将会贬值,但外汇储备不会发生变化。如果央行出手干预以维持汇率稳定,外汇储备就必然下降。从恒等式的角度看,在不考虑误差与遗漏的情况下,中国外汇储备的下降量一定等于中国海外民间(非政府)资产的增加量和海外负债减少的量之和。但是,从因果关系的角度看,在这两年,是海外民间资产(如居民美元存款、对外直接投资)的增加和海外负债(如非居民人民币存款、企业美元借款)的减少导致了外汇储备的下降,而不是相反。换言之,事实并不像“藏汇于民”一词所暗示那样,外汇储备减少是一种将官方储备资产转化为非官方资产的改善资源配置的主动行为。相反,它可能是资本外流的结果。因而,判断外汇储备的下降是否是“藏汇于民”,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例如,如果外汇储备下降是居民随收入提高而增加外币资产配置的结果,外汇储备的下降确实可以称为“藏汇于民”;如果外汇储备下降满足的是海外投资者套利平仓、做空者获利平盘,或者中国居民和企业资本外逃的结果,则外汇储备的下降不能称之为“藏汇于民”,而只能说是套利平仓、做空获利平盘和资本外逃的结果。改变修辞并不能改变问题的实质。

  国际收支平衡表显示,从2014年第三季度至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外汇储备下降6700亿美元,经常账户顺差6800亿美元,累积资本净外流规模达到1.35万亿美元。其中,金融与资本账户净流出9000亿美元,错误和遗漏账户有4500亿美元净流出。在金融与资本账户下,资产方增长约1.1万亿美元,负债方增长约2000亿美元。

  从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资产方来看,本国居民持有的海外资产大幅度增加,是资本外流的主要原因。其中,“其他投资”项占比45%,其次是直接投资40%,最后是证券投资15%。在“其他投资”项下的资本外流又主要表现为:存款增加1800亿美元,贷款增加1500亿美元,贸易信贷增长1600亿美元。

  本国企业和居民美元资产迅速增长,表面上看不过是外汇储备转化为非储备资产。但问题是,美元资产的迅速扩张已经远远超出了实体经济变化的需要。以贸易信贷为例,作为企业之间的商业信用,贸易信贷主要是跨境企业之间的应收账款。预期人民币贬值,跨境企业将应收美元账款暂时寄存海外,以便以后兑换更多人民币。这样,以贸易信贷形式存留的海外资产就越来越多。以这种方式消耗的外汇储备尽管流到了国内企业手中,但并不是用于满足企业真实贸易融资需求,只是企业套取汇率收益的手段。即便企业持有美元资产(如美元存款)也是为规避汇率风险,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这并不是资源配置的有效方式。因而,企业贸易信贷资产增加导致的外汇储备下降不能笼统地称作“藏汇于民”。

  从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负债方来看, “其他投资”项从流入项转变为最大的流出项,流出规模达到4000亿美元。中国海外负债快速下降的原因包括:其一,海外投资者不再看好中国经济增长前景以及本行业在华增长前景,或担心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减少投资并加快汇回利润;其二,境内投资者和贸易商预期人民币汇率贬值,提前偿还外债和减少预付账款,提前付汇。“其他投资”项下的贷款和贸易信贷流出就是如此。这类资本流出并没有真实的海外贸易、投资背景,仅仅是为了规避汇率风险,或谋取套利收益,是一种以央行作为主要对手方的金融交易行为。其三,由于人民币由升值转而开始贬值,非居民为套利平仓减持人民币存款和其他人民币资产。这也是一个“去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国海外负债的减少在很大程度上是上述种种原因所致。与此相关的外汇储备减少也并不是真正的“藏汇于民”。

1

  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错误和遗漏项”下有高达4500亿美元的净流出。错误和遗漏项是由于统计资料来源和时点不同等原因,形成的统计残差项。一般而言,错误和遗漏项与进出口贸易规模相关,大致稳定在正负3%左右,且均值为零。然而,自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错误和遗漏账户占进出口总规模比率均值为-5%,最高曾经达到-10%,而且呈现单边流出态势。显然,该项目主要反映的不再是统计误差,而是资本外逃的规模。本轮资本外流中,错误和遗漏账户下资本的净流出已经占到累积净流出规模的33%,占同期外汇储备消耗量67%。误差与遗漏所导致的这部分外汇储备的损耗,虽然相当大部分可能掌握在中国企业和中国居民手中,但是,由于其中所存在的非法和不合理成分、由于这些钱可能已经转移到海外且不处于中国政府法律管辖范围,也不能笼统算作“藏汇于民”。

1

  总之,当人民币汇率基本处于合理均衡水平上的时候,企业和居民对各类资产的需求可以假定是符合资源合理配置原则的。在这种情况下,外汇储备向非储备资产的转化可以称之为“藏汇于民”。但是,当人民币已形成贬值趋势时,央行为维持汇率稳定持续实施单边干预而导致的外汇储备的减少,不能笼统说成是“藏汇于民”。实际上,在汇率由长期升值转而开始贬值的时期,非储备海外资产的增加和海外债务的减少经常是同做空获利平盘、套利套汇交易平仓、资本外逃等活动相联系的。作为这些活动结果的外汇储备的减少不是“藏汇于民”,而是中国国民财富的损失。

  从理论上说,这种损失是可以计算的。例如,当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7:1时,非居民预期人民币升值,用100美元购买700元人民币。于此相应,央行外储资产和负债分别增加100美元和700元人民币。两年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到6:1,非居民预期人民币贬值,于是用700元人民币购买116.67美元并撤离中国大陆市场。此时,央行外储资产和负债分别减少116.67美元和700元人民币负债。外资“一进一出”,在负债不变的情况下,央行的外汇储备减少了16.67美元。在此变化过程中,116.67美元外储的减少不仅不是“藏汇于民”,而且包含了国民财富的直接损失。更何况,在过去十几年中中国资产价格飙升。许多居民和非居民在获得丰厚投资收益之后将人民币兑换为美元“饱食远颺”。在这种情况下,伴随外汇储备减少,中国国民财富的损失更是不可低估。在过去十几年间,由于汇率缺乏弹性,热钱大举流入而后又从容撤出。在热钱的“一进一出”中,中国的财富到底遭受了多大损失,中国国际投资头寸表可以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提示。

  国际投资头寸表记录了如下关系:

  海外资产-海外负债=海外净资产

  其中海外资产可以分为民间海外资产和官方储备资产(外汇储备)两部分。

  根据国际收支平衡表:

  经常账户顺差+资本与金融账户顺差-△外汇储备=误差与遗漏

  (备注: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BPM6),资本与金融账户已经包含了外汇储备,但此处为便于分析,特单独考虑外汇储备,资本与金融账户顺差实际是指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

  由于资本项目顺差=△海外负债-△民间海外资产,经简单变换,可得到下述存量表达式:

  累积经常项目顺差=海外净资产增加+累积误差与遗漏

1

  说明:按定义,给定时期内累积的经常项目变动应等于该时期海外净资产(国际投资净头寸)变化。

  从表2可以看到,自2011年1季度至2016年3季度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累积额为1.28万亿美元。经常项目顺差累积额代表中国的资本净输出。因而,在不考虑误差与遗漏的情况下,在这段时间内,中国的海外净资产(民间海外资产+外汇储备)增加量应同这段时间经常项目累积额大体相等。然而,事实却是:在这段时间里中国的海外净资产不但没有增加,反倒减少了124亿美元。换言之,中国在这段时间的资本净输出,并未形成中国的新增海外净资产。在5年多的时间里1.3万亿美元不翼而飞。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首先, 2015年,我国国际投资头寸表开始采用新的国际标准BPM6公布数据。证券投资负债统计由成本法改为市值法导致对外负债增加了约3600亿美元。其次,价值重估也会对此缺口也有一定影响。再次,根据国际收支平衡表可以算出,在这一时期,累积的误差为6200亿美元。误差与遗漏项目的主要部分应该是资本外逃。剩下的另外数千亿美元的缺口恐怕也是资本外逃造成的。这样,我们可以说,即便考虑到估值作用和统计口径变化,累计经常项目顺差和海外净资产变化之间的巨大缺口说明: 大部分外汇储备减少并未转化为中国的海外资产(或减少了中国的海外债务)。事实是,中国国民财富遭受了严重损失。

  图2可以进一步说明这种情况,自2014年下半年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以来,在外汇储备急剧下降的同时,民间(私人部门)海外资产的增长趋势并未发生任何明显变化,而中国海外负债下降幅度也并不明显。 那么,这两年急剧减少的大量外汇储备又都藏到哪里去了?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确切答案。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外汇储备的减少,不能被轻描淡写的说成是“藏汇于民”。

  总之,由于长期以来汇率不能反映外汇市场的供求关系以及其他一些笔者无法在此讨论的原因,大量热钱的流入和流出已经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财富损失。如果继续执行汇率维稳政策,中国还要遭受更大的财富损失。中国的外汇储备确实过多,相当大部分外汇储备确实应该被用掉。但是,外汇储备不应该用于长期、大量、单向干预外汇市场以维护汇率稳定。在持续存在贬值压力情况下,如此使用外汇储备并不是“藏汇于民”,而是使热钱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顺利离场。当前普遍流行的“外汇储备的急剧下降是‘藏汇于民’,因而不足为虑”的观点需要纠正。

1

责任编辑:杨哲宇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8月19日    18:53
【上海各区落实互金监管:整改期间业务不能增长】近期,上海市多个区的金融办向辖内互联网金融公司部署了下一步整治工作要求。财新记者多方确认,8月中旬,黄浦区金融办组织了一次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闭门会议,并在会议上传达了工作部署要求。(记者 韩祎)
2017年08月19日    18:26
【洪磊:尽快出台私募基金管理条例 明确信托义务】“尽快出台私募基金管理条例,厘清私募基金的本质与边界,明确契约型、合伙型、公司型基金的信托义务要求。”8月19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强调要落实《基金法》,迎接大资管,让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见习记者 李明明)
2017年08月19日    18:14
【总投资850亿元110个项目集中落户天津滨海】从天津滨海新区政府获悉,总投资850亿元的110个项目,近日集中在该区签约落户。这些项目内外资并重,其涵盖产业领域也是滨海新区当前着力发展的方向。滨海新区国内首个GDP过万亿元的国家级新区。(新华社)
2017年08月19日    17:21
【中国东北经济现“触底反弹”迹象 专家直言“未来可期”】“当前东北地区经济处于筑底趋稳过程中,积极因素在不断积聚,经济正在逐步走出谷底。”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振兴司司长周建平在长春表示。周建平说,辽宁省经济状况较去年有一定好转,今年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已由负转正。(中新社)
2017年08月19日    15:54
【海南电网将继续投资超过2亿元 争取2020年建成充电服务体系】海南电网将继续投资超过2亿元,重点在全省各城市、重点乡镇建设一批电动汽车充电站,并依托联盟加快推广“互联网加新能源”“金融、充电、服务一卡通”“车桩一体化智能共享共用”等项目,力争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度超前、车桩相随、智能高效的充电服务体系。(新华社)
2017年08月19日    15:35
【河南住房租赁试点 开封和洛阳将列入】近日,河南省住建厅召开郑州市住房租赁试点工作推进会,开封、洛阳也将列入河南省住房租赁试点。目前,开封市、洛阳市结合本地实际,正在加快制订、完善住房租赁市场试点方案。(河南商报)
2017年08月19日    14:02
【《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7白皮书发布】据中国能源报,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指出,天然气是我国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实现主体能源绿色低碳更替的重要基础。2016年印发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力争2020年,203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分别达到10%左右和15%左右的目标。努尔·白克力是在“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作出上述表述。
2017年08月19日    13:17
【两年半仅一家完成辅导 吉林IPO面临“断层”】吉林省证监局网站上出现了东北证券对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的辅导工作总结报告。这是两年半以来,吉林省的第一份IPO辅导总结报告。没有辅导总结报告意味着没有企业完成IPO辅导,也意味着当地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较少。(经济观察报)
2017年08月19日    13:15
【甘肃:今年底前划定祁连山区域生态红线】甘肃省日前明确,将于2017年底前划定祁连山区域生态保护红线,2018年底前全面划定生态保护红线,以提升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生态功能。(新华社)
2017年08月19日    12:19
【央行殷勇:监管套利意味着存在制度短板】人民银行副行长殷勇表示,目前金融风险有易发、多发、高发的态势,主要表现为监管套利、金融体系关联复杂、乱办金融以及刚性兑付,金融风险的存在也意味着自身管理建设中存在短板。(记者 彭骎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