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作者简介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成立于1997年。博智宏观研判论坛为其举办的研究型论坛,旨在跟踪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判断短期经济形势,预估中长期经济态势,对中国经济的重大战略性问题进行研判。

专栏文章列表
张斌:如何看待宽松货币政策
2020年12月31日 15:25

用市场的手段配置资源还是政策的手段配置资源,这是货币和财政政策手段的一个关键区别

尚鸣:投资有望成2021年经济亮点
2020年12月31日 10:53

制造业投资占投资的30%以上,综合分析宏观与微观数据,预测2021年制造业投资将大幅增长,基建投资将显著加快,房地产投资将维持在中高位水平

许伟:怎么看待消费倾向偏低
2020年12月30日 17:04

消费倾向恢复相对比较缓慢,主要是因为疫情对服务消费的直接限制,商品消费若剔除价格因素,当月增速已经接近2019年同期。消费倾向偏低,但非消费性支出,尤其是购房支出与可支配收入的比值略有回升

许宪春:对2021经济增长要持谨慎态度
2020年12月30日 16:32

我们对2021年的经济增长需要持谨慎态度,尤其是由于2020年的基数较低,2021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会比较高,不能因为表面上的经济增速较高而盲目乐观

伍戈:货币政策不急转弯不代表不转弯
2020年12月30日 15:32

从货币信贷的角度而言,已经看到有转弯了。所以货币未来不是要不要转向的问题,是如何进一步转的问题

张志洲:现金价格为负,对实体经济对资产有什么影响
2020年12月30日 11:09

现在实体经济是很弱的,债务是高的,现金价格是负的,但是资产价格是在历史最高的区间范围内。这个世界未来怎么增长?还是令人担忧的

沈明高:宏观变局五问
2020年12月30日 09:15

在百年未有之宏观变局之下,有一些我们习惯的东西会消失,有一些没看到过的新事物、新趋势会逐步展现,方向是确定的,但过程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许伟:关于近期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四个判断
2020年11月06日 10:25

这一次人民币汇率应该说是在均衡位置或者距离均衡位置不远的地方,并没有系统性的低估和高估,纠正压力不大。展望未来,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利差以及利差驱动的交易

明明:对人民币升值应关注什么
2020年11月05日 15:39

人民币本身是一个宏观政策变量,但是我们不应该只关注汇率本身,还应该关注汇率升值了这么多,接下来对于政策和经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管涛:慎言人民币汇率新周期
2020年11月05日 14:30

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是制度型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没有无痛的汇率选择。惟有增强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韧性,才能更好享受汇率灵活、金融开放带来的好处

陈道富:人民币升值背后的力量
2020年11月05日 11:35

从未来的政策取向上看,中国坚持尽可能长地维持“正常”货币政策,再加上主动推动结构性改革,对人民币价值有一定支撑

李超:美元周期的根源
2020年11月05日 11:00

美元周期长期的规律不取决于短期的货币政策等变量,根源在于生产要素

霍建国:以高水平开放赢得国际竞争主动
2020年10月14日 10:46

如果中国在推进高水平开放问题上能够形成共识、下决心突破现有的障碍,对中国摆脱目前的外部干扰和挑战是十分有利的,同时也有利于中国进一步赢得国际竞争的主动

张丽平:中国加入CPTPP金融领域开放难度不大
2020年10月13日 14:38

在加入WTO之前,很多机构都在研究加入WTO可能带来的冲击,当时对“狼来了”的担心居多,可是现在谈CPTPP大家基本没有恐慌情绪

甘犁:国内经济大循环的阻力
2020年09月04日 10:27

国内大循环将受阻于订单不足、收入下降之间的恶性小循环

郎学红:汽车市场与国内经济大循环
2020年09月04日 10:18

汽车行业在美德日韩等成熟的汽车市场国家,被称为10%产业,一般能够占到GDP的10%左右,占到消费总额的10%,占到税收的10%,能够吸纳就业人口的10%左右

沈建光:疫后贫富差距扩大影响消费格局
2020年09月03日 17:29

中国最新消费的格局比较令人担心的一点,就是疫情冲击拉大了贫富差距

王小鲁:居民消费为何仍在下降
2020年09月03日 09:50

高收入居民的消费所受影响有限,而中低收入居民的消费仍然呈较大幅度负增长。高收入和中低收入居民之间收入和消费的差距正在急剧扩大

李实:收入问题影响中低收入阶层消费
2020年09月03日 09:43

对于中低收入人群来说,更大的是他们的收入问题,主要是“想消费没有钱”的问题

曹远征:财政货币政策协调机制的必要性
2020年08月11日 09:56

没有制度保障的大规模赤字融资,后果难料。制度约束是头等大事,不能因功能性财政的需要以及通货膨胀尚未发生而采取机会主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