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春霖

作者简介

张春霖博士是财新智库学术委员和《比较》编委,世界银行金融、竞争力和创新全球业务部前主任专家(私营部门发展)。2019年9月从世界银行退休之前,他工作的领域包括国有企业改革、企业家创业和竞争,以及一带一路。张春霖1999年加入世界银行,曾先后在世行北京办公室(1999-2009)、南非办公室(2009-2015)和华盛顿总部(2015-2019)工作。加入世界银行之前,张春霖在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企业改革司工作五年,担任处长。张春霖曾在南开大学和北京大学学习经济学,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吴敬琏教授获得博士学位。

专栏文章列表
张春霖:CPTPP的国企规则不是中国加入的障碍
2020年12月07日 09:40

CPTPP的国企规则没有要求缔约方把国企私有化,也无意把国企排斥在国际市场之外,旨在使国企在国际市场的参与符合公平竞争原则

张春霖:CPTPP纠纷解决机制和国企规则实施
2020年11月30日 12:08

如果中国加入CPTPP,了解纠纷解决机制的运作很重要。各项国企规则对中国的实际意义,最终取决于这些规则的含义在实践中作何解释、必须怎么做才算履行了协定义务

张春霖:CPTPP关于其国企规则的例外和豁免规定
2020年11月27日 11:50

CPTPP虽然在其第17章中就国企问题制订了相当严格的纪律要求,但同时也对这些纪律要求的适用范围进行了多方面的限定。除了对国企的定义,对适用范围起限定作用的还有一系列复杂的例外和豁免规定

张春霖:CPTPP “国有企业” 定义及对中国的意义
2020年11月24日 11:41

中国如果按既定方向对充分竞争领域的国企加大改革力度,符合CPTPP国企定义的企业数量会大幅减少

张春霖:CPTPP国企规则不是中国加入的障碍
2020年11月16日 10:14

如果20年前的国企能接受WTO规则的约束,没有理由认为今天的国企无法应对CPTPP规则的挑战。关键在于把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型开放的决心变成行动

张春霖:国企非商业性业务的成本补偿——公平、透明、可问责
2020年11月03日 11:41

在对国企非商业性业务的成本给予公平补偿时,坚持透明度和可问责十分关键。更为重要的是,对国企非商业性业务的成本给予公平补偿的同时,必须按竞争中性的原则清理和取消各种反竞争性质的补贴。两方面的改革虽然难易程度不同,但应该协调推进,不可偏废

张春霖:从数据看金融危机后国企规模的加速增长
2020年01月09日 10:52

经过十年高速增长形成的巨额国有资本,大部分不可能被“战略重点”行业所吸纳,不管“战略重点”如何界定。在国有资本管理方面区分政策性和收益性两类资本并在管理体制上区别对待,势在必行

各所有制成分对中国GDP和就业的贡献分析
2019年08月08日 11:11

按本文的估算,2017年国有企业在中国GDP中的份额应为23%-28%,在就业中的份额在5%-16%

世界银行与中国80年代以来的国企改革
2019年02月20日 10:37

世界银行没有向中国推销它给其他国家推荐的相同处方,而是采取了一个谦虚的态度,集中精力帮助中国找到改进和实施自身改革战略的方法

张春霖:如何加快国有经济布局调整
2018年12月20日 11:22

“在398个国民经济行业中,国有企业涉足的行业仍有380多个”,国有经济布局调整方面的改革欠账的确已经拖得太久

张春霖:继续按市场经济要求改革国家所有制
2018年11月26日 10:50

中国今天可以走和应该走的路,仍然是20世纪90年代初选择的那条路,就是按市场经济的要求继续改革国家所有制。这条路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因为改革的主动权基本上在政府自己手里,关键在决心

张春霖:竞争中性原则如何推动国企改革
2018年10月15日 12:00

要将国企置于公平竞争环境,一是确保国企不利用国家的权力强化自己的竞争优势;二是确保国企尽管有一个国家股东,但在其他方面和别的企业一样是独立参与市场竞争的商业实体。后者要害在于政企分开,前者可供考虑的一个改革思路是接受竞争中性原则

让民企离场?投资办企业是一项权利
2018年09月14日 08:50

问题其实早就应该反过来问:人民投资办企业是他们天然拥有的权利,倒是政府办企业需要问个为什么。这倒不是说政府不可以办企业,而是说在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人民拿自己的钱办企业不需要政府授权,而政府拿人民的钱去办企业,需要给人民有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