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作者简介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成立于1997年。博智宏观研判论坛为其举办的研究型论坛,旨在跟踪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判断短期经济形势,预估中长期经济态势,对中国经济的重大战略性问题进行研判。

专栏文章列表
外需拉动作用仍须考量
2021年06月09日 10:38

新格局下如何研判全球经济复苏,外需对我们的影响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

非常态复苏到常态增长的制约
2021年06月09日 10:20

中国能不能从投资导向型转向消费导向型,从高碳生产方式转向低碳生产方式,从传统产业向高端产业转型,仍面临着一系列制约因素和不确定性

李超:暂无须调整政策影响PPI
2021年06月08日 12:03

有关联储后续货币政策展望,我认为联储将在三季度宣布缩量宽松,四季度正式实施,2022年再考虑加息与缩表

肖立晟:重估此轮海外刺激政策的溢出效应
2021年06月08日 11:48

如果美联储在2022年开启缩表,快的话明年年底后年年初开始加息,隐含的风险跟2008年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钟正生:全球经济复苏之路走到哪了
2021年06月07日 16:18

全球修复的大方向比较确定;通胀倾向于认为是暂时的;发达国家政策短期效果非常明显,但中长期能不能使世界一改之前的“三低”增长格局,只能拭目以待。中国一段时间内宏观政策的维稳,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许伟:三个可能影响全球通胀水平的结构性转变
2021年06月07日 13:50

研判当前形势,不仅要从流动性、疫情造成的供需错配等角度看,可能还需要对中期结构性转变因素给予更多考量。从这些结构性视角观察,全球通胀的中枢可能会有一定抬升

张斌:通胀不足惧
2021年06月07日 11:44

接下来的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压力不是通胀,更担心经济二次下行,更担心通缩的威胁

李晓江:绿色低碳要关注城市和社区
2021年05月14日 12:09

这次基于社区的绿色低碳的研究和绿色技术的研究,研究思路是一定要分析碳排放未来的情景,经济增长与美好生活在未来会形成什么样的需求,以及在这个需求下用什么手段干预

徐林:碳减排需要构建更系统的激励体系
2021年05月14日 11:51

为所有碳减排行为提供融资支持的金融服务毫无疑问应该是绿色金融,但不见得都是财务可持续的金融服务。好的绿色金融既要服务于绿色低碳转型,还要做到财务可持续

碳中和要注意低成本可及技术的使用
2021年05月13日 11:26

社会可能比较关心突破性、颠覆性的技术,但实际上已经有大量相对比较成熟的技术,成本不高,节能减排效果显著,只是没有得到推广,社会层面没有被衔接

曹远征:碳中和应注重需求端的改变
2021年05月13日 11:10

在需求端,生活方式的改变对碳排放非常有帮助,而不是一味强调供给端如何减碳

张承惠:绿色金融发展迅速但不均衡
2021年05月11日 11:48

现有绿色金融发展主要靠政策引导和行政压力,政策引导和行政压力过程中的标准存在问题,政策绩效评价可能也存在问题

碳中和技术创新:迫切需要新商业思维和模式
2021年05月11日 11:35

从智能电动车可以看出,市场已经对新的商业机会发出了明确信号

高世楫:绿色低碳发展的根本出路
2021年05月11日 11:20

绿色技术创新也必须遵从国家创新体系的运行规律。消费者的选择靠价格引导,靠道德很难使所有人都向一个方向努力。这就需要有正确的价格信号把绿色产品以适当的性价比推销给消费者

刘世锦:减碳和增长如何双赢
2021年05月10日 15:30

如果转换思维方式,主动推进绿色转型,就可能抓住换道超车、建立新竞争优势的机会,机遇也是前所未有

刘培林:关注“前弯的劳动力供给曲线”
2021年02月05日 14:59

劳动力供给曲线的下端前弯,意思是工资率低于一定临界值之后,如果继续下跌,不仅不会诱导人们减少劳动供给量,反而会导致人们增加劳动供给量

曹远征:当新的需求创造变成世界问题
2021年02月05日 12:16

全球经济处于第三次和第四次科技革命的间歇期,原有的需求似乎又到了全球的地理极限。全球经济长期低迷,意味着中国现有产能的绝对过剩

李实:需求侧改革要更多强调人力资本投资
2021年02月05日 10:49

需求侧改革要改变过去那种只注重实物资本投资的做法,将人力资本投资需求激发出来,而且要实现人力资本投资的均等化

宋晓梧:深化分配改革提升消费的空间还很大
2021年02月05日 10:28

基于消费的边际递减作用,收入差距过大是制约一个国家消费总需求的重要原因

钟正生:中国制造业要避免“未富先去”
2021年02月04日 17:35

“十四五”时期,中国要把制造业放在比过去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要有更好的匹配。不管是未来消费倾向的提升,还是产业结构的调整,都需要稳定的宏观政策,所以财政货币政策的定调和配合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