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胡耀邦论作风建设:讲空话的太多了!

2015年11月20日 14:22 来源于 财新网
我们干部队伍的作风问题,要害就在这里。特别是中央、省市这两级机关,讲空话的太多了!讲套话的太多了!一般号召太多了!

  【财新网】(记者 周东旭)为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胡耀邦文选》由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人民出版社出版,即日起在全国发行,首印15万册。胡耀邦之子胡德平11月19日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版《胡耀邦文选》,是在习近平同志领头的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主持、批准下做出的决定。”

  文选收入了胡耀邦1952年5月至1986年10月这段时间内的重要著作77篇,约49万字,包括文章、讲话、报告、谈话、批示、书信、题词等,相当一部分是第一次公开发表。

  有些还是个人间的交流记叙,比如,文选中的《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的建议》(1976)即为1976年10月8日,叶剑英之子叶选宁代表叶剑英看望胡耀邦,告诉他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并征求胡耀邦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的建议。10月10日,叶选宁再次看望胡耀邦,胡耀邦谈了他的建议,并请叶选宁向叶剑英转述。建议原文为:“自古以来,有识之士总是说,大乱之后要顺从民心。民心为上。根据这种远见卓识的道理,我以为当前有三件大事特别重要:一、停止批邓,人心大顺。二、冤狱一理,人心大喜。三、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据财新记者统计,收入的文章中1980年最多,为10篇。其中,1975年2篇,1976年1篇,1977年2篇,1978年5篇,1979年5篇,1980年10篇,1981年8篇,1982年9篇,1983年7篇,1984年6篇,1985年7篇,1986年6篇。另外,1952年、1953年、1956年、1958年、1959年、1960年、1962年、1963年、1965年,各一篇(三篇文章为多年批示等辑录,统计上归入初始年份)。

  在改革转折的1978年,文选收入《关于平反冤假错案的批语》(一九七八年四月—一九七九年十二月)、《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九七八年五月—一九七九年三月)、《落实干部政策,关键在于实事求是》、《为什么对知识分子不再提团结、教育、改造的方针》、《在中央工作会议西北组的发言》5篇。

  多篇文章聚焦党风建设、政治(干部)体制改革等。比如,第一篇文章即为《革命干部的作风问题》,还有《搞好党风的几个问题》(1980)、《整党抓什么》(1984)、《形势、理想、纪律和作风》(1985)、《端正党风要认认真真地抓》(1986)等。《改革党的干部制度》(1982)、《政治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1986)等,则直陈改革图景。

  摘抄:胡耀邦论干部建设

  “四个现代化实现不了,总有一天我们大家全完蛋”

  当前,头一步工作是把干部政策落实问题迅速完成,不要拖,迅速把它完成,迅速把它了结。对被审查的同志实事求是,作出结论,不要老是拖着。如果只是认识上的错误,只是历史上的一般问题,交代清楚了,就算了。认识上的问题写了检讨就算了,不要老是扭住人家不放。落实政策不单是作个结论,结论要落实,工作也要落实,包括他的工作安排。工作安排好了,基本上恰当了,才叫作落实完了。

  整顿有六个方面,落实政策只是第一个方面。如果一个方面就花三个月,六个方面就十八个月,得搞到明年底。老牛拉破车,那怎么行呢?什么叫只争朝夕呀?口头上只争朝夕,实际上我们不争日月。

  政治家嘛,我们是搞政治的,管大事的,搞远大目标。我们搞了五十四年。前二十八年搞了一个事情,推翻三座大山。解放后二十六年打下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基础。现在搞第三个伟大目标,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在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四个现代化,有我们科学院一项;三大革命运动,有我们一项。一个四分之一,一个三分之一,我很着急,不知你们着急不着急?四个现代化实现不了,总有一天我们大家全完蛋,我们的子孙后代是要骂我们的。吃老本,什么叫老本?推翻三座大山就是老本。

  ——节选自《一定要把科研搞上去》(1975年10月)

  “天才论,特权论,等级论,盲从论,我说还是奴才论”

  同志们,我们大家都要虚心,我们大家都有很多东西不懂。你们不要以为我在台上慷慨激昂,我懂得很少,我也犯过不少错误,刮“共产风”我也刮过的。拿棍子打人,我也错误地打过几次人,上纲太高。我们说过错话,做过错事。我们大家都要谨慎,谦虚,大家都尊重实践论,一切靠实践检验。实践证明错了,我们要改;实践证明是对的,我们要坚持。不要当狂妄分子。我们互相帮助,互相监督,搞批评和自我批评,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达到团结。我们都要采取这么一套作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讨论,我觉得起了很好的作用,起了解放思想、起了真正地按毛泽东思想办事的巨大作用。这个讨论还没有完,还要深入,因为我们不少同志的思想方法不对头。我们每一个同志,过去对头了,今天对头了,今后也可能不对头。对不对头这是不能够自封的,说你那个姓张的,你那个姓李的,你那个姓胡的,你在实践检验真理的标准上面,你对头了,你以后就永远对头了?不会的,同志们,我们今后可能犯错误的。

  尊重实践论,就不要搞天才论,不要搞特殊论。有的同志不是讲嘛,实践论的对立面是天才论。我说还不够,是天才论加特权论。我的职务比你高,我的真理比你多。哪里有这么个道理呢?等级论,分等级,那是盲从论,提倡盲从。天才论,特权论,等级论,盲从论,我说还是奴才论。不能搞这个,要重实践,一切主观世界的东西,一切人都要经实践检验。

  ——节选自《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978年11月)

  “什么是理想的领导班子?”

  我们现在已经真正在搞四化了,全世界都不怀疑这一点。但国内外都有人说,我们中国搞四化有很多困难。最大的、第一位的困难是什么?我看,最大的困难是领导班子不够理想。如果同意这个说法,统一了思想,那就在文件上说清楚。请同志们注意,我说的是领导班子不够理想。这个提法跟“四人帮”在台上时的提法不同,跟“文化大革命”前的提法也不同。我不是说领导班子烂掉了,而是说领导班子不够理想,不适应四个现代化的要求。这个提法,是打气,还是泄气?我看是打气,是用积极的态度提出问题。

  什么是理想的领导班子?中央讲过了,基本的条件是,班子里的成员是坚决执行党的路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具有专业知识和组织领导能力的,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同志们一定要注意,不要随便说人家搞修正主义啦,搞资本主义啦。这样一提,就很吓人了。其实,我们有些班子,还有人在那里闹派性,闹个人主义,搞家长作风,要正视这类问题。具有专业知识,反面叫什么?你讲“万金油”人家不高兴,那叫外行吧。除此,还有懒班子、散班子的问题等等。

  ——节选自《今后两年组织工作的几件大事》(1980年5月)

  “第四件大事”

  五年多来,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最重要、有历史意义的是三件大事。现在准备做第四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粉碎了 “四人帮”。这件事不是小事。如果让“四人帮”再搞五年,我们就可能亡国了!第二件事,举行十一届三中全会。真正的拨乱反正是从三中全会开始的,这是六中全会肯定了的,也是为全党所承认了的。第三件事,就是去年举行六中全会,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做了正确的评价,对建国以来三十二年的基本经验做了正确的总结,党的指导思想上完成了拨乱反正的工作。然后调整了中央领导班子,这也是件很不小的事情。

  现在要做的第四件事情,概括地说,就是要在干部问题上来个根本的改革,从根本上改革我们党的干部制度。这件事的深远意义同前三件事情的重要性不相上下。

  ——节选自《改革党的干部制度》(1982年1月)

  “中央、省市这两级机关,讲空话的太多了!”

  邓小平同志不久前提出,少讲空话,多干实事。我们干部队伍的作风问题,要害就在这里。特别是中央、省市这两级机关,讲空话的太多了!讲套话的太多了!一般号召太多了!中央一些机关的部、局、处、科,大家都讲“原则”,拿到下面的文件似乎都是“中央文件”,一些省市的机关又照讲“原则”。所以我说句笑话,现在全国不是一个中央,而是有几百个“中央”,因为都在出“中央文件”!我常到县里去,问县里同志这个那个问题,他们往往说是按“中央文件”、“中央精神”办的,我说哪个“中央精神”?找出来一看,还不是某个部、局的,或者局下面的什么单位的!有些还是多少年以前的!

  还有,现在“表彰”大会多得不得了,一人一块奖牌。假药照样卖,牌子照样拿!必要的庆功大会、表彰大会、评比大会、展览会,是可以开一些的,但是现在开得实在太多了。有的完全是走过场,搞形式,劳民伤财,而且还都提出要首长题词。

  同志们,我们今后一定不要再搞那些自欺欺人的东西了!大家好好想一想,干工作总有个目的嘛。我们不能把有限的精力耗费到无穷无尽的空话、大话、套话上去。许多年轻同志,没有上来的时候,还勤勤恳恳,调查研究,上来以后,就忙于应付场面,送往迎来。这样的作风行吗?搞表面文章,搞应付上面,不行啊!同志们,如果现在我们的好同志用这样的工作方法来对待四个现代化,四化就没有希望!

  ——节选自《形势、理想、纪律和作风》(1985年7月)

  “政治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而不是要把它推翻”

  政治体制改革涉及的范围要稍宽一些。第一,它触及上下关系问题。邓小平同志的意见,中央有些事情统得太多太死。这就触及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问题。第二,它触及政府和经济部门的关系。现在我们许多企业由政府部门直接领导,经营自主权太少,没有活力。第三,它触及党、政府和人大的分工问题。按西方办法,完全分开不行,但要有分工。党委管什么,政府管什么,职能要明确。第四,它触及人民代表大会、民主党派的作用。这些,都涉及如何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问题。党和政府工作人员要受人民的监督。党员、领导干部受不到群众的监督不行,要做到随时能受到弹劾、揭发。

  总之,社会主义才搞了几十年,是人类历史上的新事物。我们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而不是要把它推翻。要把各方面的工作搞活,关系理顺,减少动乱,以有利于政治上的安定团结、长治久安。
  ——节选自《政治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1986年8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人民币贬值 问题疫苗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首都 北京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财新 宝能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快鹿集团 曹建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