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浩气长存——改革岁月中的胡耀邦(1975)

2015年11月19日 10:12 来源于 财新网
1975年,胡耀邦受中央委托到中国科学院领导整顿工作

  【编者按】今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近日,全国各地民众通过座谈会、撰写回忆文章、举办油画艺术展等形式的活动,表达对耀邦同志的无尽思念。耀邦同志当年是怎样以他的热情、毅力和品格为推进改革呕心沥血的?他到底做了哪些工作,引发了人们如此普遍的爱戴和怀念?财新网特刊发盛平的系列长文。通过他的梳理,来了解人们怀念耀邦之所在。

  文| 盛平

  胡耀邦,湖南浏阳中和乡苍坊村人,1915年11月20日出生在农民家庭,1926年,全家投身大革命的洪流。1929年冬,胡耀邦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中央苏区从事青少年工作。1934年参加长征,在遵义身负重伤,身上至今留有敌人的弹片。到达陕北后,他先后担任少共中央局秘书长、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抗日战争时期,他曾担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冀热辽军区代理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察冀军区第四纵队和第三纵队政治委员、第十八兵团政治部主任,先后参加了保卫张家口、解放石家庄、太原和宝鸡等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胡耀邦担任川北区党委书记、川北行政公署主任和军区政委(省级建制),领导川北人民进行土改,剿匪反霸,迅速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从1952年起,他长期主持团中央的工作,先后担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第一书记。他创造性地开辟了建国以来青年工作最为活跃并且积累了重要经验的时期。1962年,他带职下放,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1964年底,他任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他深入实际,调查研究,与广大干部和群众同甘共苦,努力发展工农业生产,推进了所在地区的经济建设。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开始。胡耀邦遭到惨无人道的批斗和殴打,之后历经长期审查和精神折磨,赋闲在家时达十年之久。1975年,随着邓小平、叶剑英在全国展开的整顿工作,胡耀邦应召出山。

  1975年年初 周恩来病重。2月2日,周恩来就各副总理的分工问题提出报告。报告建议,邓小平“主管外事,在周恩来总理治病疗养期间,代总理主持会议和呈批主要文件”,毛泽东批准报告。邓小平开始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着手对各方面工作进行整顿。邓小平强调整顿的核心是党的整顿,关键是解决领导班子的“软、懒、散”问题。邓小平认为,整顿应分步骤进行:一是抓工业的整顿;二是抓农业、教育、文艺和科技的整顿;三是抓军队的整顿;四是抓落实干部政策。邓小平提出,在整顿中要落实干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和老工人的政策;要尽快解放和使用老干部,发挥中年干部的作用,青年干部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上来;工业既要抓政治,又要抓利润,还要抓规章制度;要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学校教育以学为主,要提高教师的地位;科学院工作要整顿,要搞好科学技术;军队要抓编制、抓装备,还要抓战略,要解决“肿、散、骄、奢、惰”的问题。

  1975年7月17日 胡耀邦与国务院副总理华国锋谈话,受中央委托到中国科学院领导整顿工作,被任命负责中国科学院党组工作,兼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院长郭沫若因病休息)。华国锋传达邓小平指示:整顿领导班子,搞好安定团结,发展经济和业务,要坚决同派性作斗争。邓小平提出三点具体要求:一是了解情况,向国务院汇报;二是搞一个科学院发展规划;三是准备向中央提出科学院党的核心小组名单。22日下午,胡耀邦正式到中国科学院上班。

  中国科学院此时百孔千疮,106个研究所只剩下40多个,1965年有24714名科技人员,大部分流失各处;北京地区170多位著名科学家,有130多人被作为“反动学术权威”赶进“牛棚”,或者横遭迫害;科技人员作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土壤”;各级领导干部大多被扣上“走资派”帽子“靠边站”;全院被迫害致死229人,其中包括几十名科学家和领导干部。科研和各项业务都已停顿,院机关和各研究所多半由“文革派”帮派分子掌权,他们横行无忌,为所欲为。直属科学院的研究基地、实验设备、资料、标本等大部分散失毁损。1976年的经费比1965年减30%以上。

  1975年8月1日 下午,胡耀邦部署科技工作汇报提纲的起草工作。对提纲的框架和主要思想都讲了想法,限一星期交卷。由李昌、王光伟、胡克实各带领一个起草小组分头起草。

  1975年8月7日至11日 胡耀邦多次主持修改提纲。和起草人员边议论,边分章、分节、逐句、逐字定稿。8月11日拿出第一稿,定名为《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讨论稿)》。《提纲》共分六个部分:一、关于肯定科技战线上的成绩问题;二、关于科技工作的组织领导问题;三、关于力求弄通毛泽东提出的科技战线的具体路线问题;四、关于科技战线知识分子政策问题;五、关于科技十年规划轮廓的初步设想问题;六、关于科学院院部和直属单位的整顿问题。

  胡耀邦用十分简明的语言表达了政治和科研的关系:政治是要挂帅的,但政治工作是为科研服务的。胡耀邦指出政工干部不能作空头政治家。他说,科学院政工干部的责任在什么地方?在本世纪内帮助党培养出上千个一流的专家、上万个二流的专家,我们的历史贡献就不小了。

  关于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关系,《提纲》指出,科学来源于生产,又指导生产、促进生产。胡耀邦明确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一论断,提出科研要走在前面,推动生产向前发展。

  针对没有人敢去研究国外科技动态和成果这种情况,胡耀邦提出要实行“拿来主义”。他说:要说洋人的东西、外国的东西不能学,那马克思主义也是从外国引进来的,马克思、恩格斯也是洋人。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就是实行“拿来主义”。《提纲》指出:“要像鲁迅所说的‘拿来主义’,把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拿来为我所用。”

  在“关于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这一节里,胡耀邦毫不含糊地提出了不容混淆学术问题和思想政治问题的界限,他指出:“在科技战线要大力加强学术活动,广泛开展学术交流,鼓励学术上不同意见的争鸣和讨论,改变学术空气不浓和简单地以行政方法处理学术问题的状况。”“在科技工作中,遇有不同意见,要区分问题的性质,分清界限。有的是属于政治路线方面的问题,有的是属于世界观方面的问题,有不少则是属于不同学术观点和具体方法的问题。既要看到相互之间的联系又要区别主次,分清性质,不能混淆。”胡耀邦进一步写道:自然科学学术问题上不同意见的争论是好事不是坏事。这种是非要通过学术讨论的方法,通过科学实践来解决,不能用行政命令办法轻易下结论,支持一派,压制一派。更不能以多数还是少数,青年还是老年,政治表现如何来作为衡量学术是非的标准。不能把资本主义国家、修正主义国家的科学家的学术观点都说成是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的,随意加以否定。

  胡耀邦在《汇报提纲》的第四部分,讲到科技战线知识分子政策问题时,首先对不同情况的知识分子作了具体分析,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从政治上作了充分肯定。胡耀邦写道:

  一、从解放前旧学校毕业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是拥护社会主义、愿意为人民服务的。对他们要大胆使用,吸收他们参加一定的业务领导工作。对于受审查的,要尽快落实政策,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

  二、建国以后留学的有近万人,是党和国家从各方面条件比较好的人中选拔派遣的,现在一般都是工作中的骨干。不能认为他们到修正主义国家学习过,就是“修正主义苗子”,不能把他们在修正主义国家学到的科学技术知识说成是修正主义货色,对他们中有学问、有干劲的要放手使用。

  三、解放后我们自己培养的,占绝大多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而且年轻力壮。他们中不少人下放劳动多年,要采取措施,使他们所学的专业知识得以发挥作用。

  四、从工农兵中培养提拔的技术人员,他们技术上好,熟悉生产,有实践经验,但不少人科学理论知识不足。要为他们创造条件,鼓励他们向工农知识化的方向前进。

  胡耀邦明确指出,对知识分子的政治工作,就在于“造就一大批无产阶级自己的专家(包括改造旧的和培养新的)”,“如果我们的政治工作使科技人员不敢钻研业务,不敢学外文,不敢看业务书,那就是失败的政治工作。如果我们的政治工作是反对钻研业务,那就是空头政治,就是在政治上犯了方向错误。”这些话太尖锐了,有人主张不要写,胡耀邦说:我就这么一点创造性,你们就把它留着吧。

  胡耀邦还从“猛攻关键技术,组织钢铁、粮食两个科学技术大会战”,“为加强国防现代化,研究发展一批新材料、新装备,提供两弹、卫星、飞船、核潜艇所需的各项配套新技术”,“狠抓几项新兴技术(计算机与自动化技术、激光技术、遥感技术、仿生技术)”,“加强基础科学和理论研究,向认识自然的深度和广度进军”等四个方面,勾画了“科技十年规划轮廓”,描绘了一幅科技现代化的壮阔图景,是大气魄、大手笔的杰出构想。

  1975年8月12日 胡耀邦向邓小平征求《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讨论稿)》的意见。他边读边讲,谈了两个小时。邓小平听完,表示“很好”,并且说:“科技工作很重要,第一次汇报,长一点也可以。”邓小平进一步指出,“主要先抓科学院本身的问题,要重点解决派性问题。”“还有班子问题。”从邓小平那里回来,胡耀邦和李昌召集科学院各部门和各直属单位负责人开会,对《提纲》第一稿进行讨论。

  1975年8月15日 胡耀邦召开科学院领导干部座谈会,他明确宣布,整顿工作主要是全院领导班子的组织整顿和思想作风整顿。思想作风整顿包括:一、划清正确与错误科技路线的认识;二、划清正确与错误的知识分子政策的认识;三、划清正确与错误的干部政策的认识;四、科技战线政治工作的原则,政治工作要为科研的中心服务。党性和党风的整顿包括:一、分清党性和派性,如何克服资产阶级派性;二、什么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怎样发扬优良传统;三、什么是党的组织原则和党的纪律,我们哪些地方违背了党的纪律;四、各级领导班子的作用,是否应该是党性好,作风好,团结好,敢字当头。

  胡耀邦还指示有关部门要想方设法,尽快解决科研人员补贴工资、调整住房、两地分居、孩子入托、煤气灶具等问题。这就是后来在中国科学院传为美谈的胡耀邦“五子登科”(票子、房子、妻子、孩子、炉子)。

  1975年8月15日 ,《提纲》第二稿改出,题目没变,结构没变,只是文字有些改动,增加了一些毛泽东论科学技术的语录。这一稿还分送给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胡乔木、于光远,国防科工委主任张爱萍等人征求意见。他们分别提出一些具体意见。

  1975年8月17日 ,《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讨论稿)》第三稿改出。胡耀邦把这份稿子送给邓小平,同时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送上我们多次反复修改的汇报提纲。这一稿在几个关键的地方是按你的指点改过的,有些地方是接受了参加讨论的一百多同志的意见,乔木同志最后为我们做了很多很好的修改。这一个月我是把全部精力放在这个文件上的,用一句老话,是拚了一点老命的。我怀着一种渴望的心情,祈望得到你的进一步指点,祈望得到你对我们展开工作的支持。”

  1975年8月26日 胡耀邦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所会议上就落实政策工作发表讲话。他说:坚持安定团结的方针,认真落实党的政策,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抓紧专案处理和复查工作。下面讲六条。干部的复查工作和落实问题查清楚的,要尽快做出结论,妥善处理,头一条。一时查不清的,要根据现在材料做出结论,不能老拖下去,第二条。过去搞错的,一定要甄别平反,搞错了的,不要马马虎虎,第三条。一切诬蔑不实之辞应推倒。又一条,被逼死的,应予昭雪,恢复名誉,被迫,逼供信嘛!最后还有一条,对有些人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也要批评教育,不能迁就。本来有错误,说什么都没有,是百分之百的革命干部,你们批评我,斗争我是错了。你有错误,批评批评好嘛!对不合理的要求也要批评教育,这是第六条。听说你们这个所复查工作,干部政策落实工作,任务相当大,别的所可能比你们进展快一些,国庆节基本上完成。

  1975年8月31日 ,胡耀邦、胡乔木召集李昌、吴冷西、胡绳、于光远等讨论《提纲》的修改,中国科学院的吴明瑜、罗伟、明廷华,国务院政研室的孙小礼,教育部的甘子玉和龚育之也参加了讨论。胡乔木传达了邓小平策略上考虑的意见。胡乔木还对《提纲》如何修改提出了具体意见。他说,像第三部分的题目,就不要用“力求弄通”的讲法,这个讲法有徘徊的意思,要讲“坚决贯彻”。他提出:“要把主席(有关科学技术的)指示排一下,指示就是我们的路线、方针。”他还指出现在的稿子文字太陈旧,没有“文化大革命”以来写文件的那些语言风格。

  1975年9月2日, 胡乔木修改出《汇报提纲》第四稿,这一稿与前三稿相比,很多针对性很强的原则性问题被删掉,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文件名称由《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改为《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内容由原来的六大部分改为三大部分。其中第二大部分将收集的三十二条毛泽东关于科技工作的语录,包括“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编排成十个方面,作为“毛主席的革命科技路线”。9月3日,胡乔木将《汇报提纲》第四稿即《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报送邓小平。

  1975年9月16日 ,胡耀邦再次来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检查落实政策工作。他在核心小组会上讲:我是上月26号来你们所的,今天是9月16日,整整20天了。

  胡耀邦说:落实政策再拖好久,不利。过去担任领导工作,还没有恢复工作的有多少人?七八年了,要理解他们的心情。要号召大家站在党性立场上,一言一行都要严格地按党性,按原则、按政策办事。不是口头上,而是实际上按党的原则办事。这个要经常讲,一不注意就可能犯错误,出乱子,对党对人民的事业不利。不要以为违犯三要三不要的行为,人家不知道。你们所当前的主要工作是抓落实政策,过一段还要搞思想作风整顿,不要一疏忽犯这个错误。

  1975年9月26日 胡耀邦向主持国务院会议的邓小平汇报科学院工作并讨论《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副总理李先念、陈锡联、纪登奎、华国锋、王震、谷牧、孙健到会,李昌、王光伟、周荣鑫、胡乔木、于光远等参加会议。胡耀邦按几个部分汇报。他说:解放以来,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是比较快的,我们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走过了资本主义国家一二百年的路程。但我们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不小的差距。他说,科技战线的任务,第一,是为生产需要服务;第二,是发展新兴科技领域;第三,是研究基础科学。

  邓小平在汇报过程中插了许多话。胡耀邦汇报到中外差距很大时,邓小平说,这一点是要谦虚一点好。胡耀邦汇报说,现在不敢讲红专,邓小平说,实际上是不敢讲“专”字,应说清楚。胡耀邦汇报到落实政策问题时,邓小平说,所、研究室不调整,很难说落实。一个县、一个工厂不把班子弄好,谁来执行政策?归根到底是领导班子问题。胡耀邦讲到自己有“辫子”会被人抓住时,邓小平说,比我强一点。我说过我是维吾尔族姑娘辫子多。有时说错话,办错事,他们抓住不放,拆台。

  会议原则通过《汇报提纲》。邓小平认为把一些意见增补进去,再改出一稿,就可以报送中央了。

  1975年9月28日 《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改出第五稿。这一稿作为定稿,以胡耀邦、李昌、王光伟三人的名义上报。。邓小平9月30日上报毛泽东。10月14日,邓小平对胡乔木讲,毛主席说,不记得他自己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句话。邓小平对毛说,马克思确实阐述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观点。毛仍然说,自己不记得说过这句话。10月24日,毛泽东把《汇报提纲》第五稿退回邓小平。胡乔木按邓小平吩咐,约请胡耀邦、李昌研究后,把《汇报提纲》第五稿中“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条语录删去,并抹去第五稿中的一些棱角,改出《汇报提纲》第六稿,10月27日报送邓小平。此后因为毛泽东对邓小平领导的整顿工作,看法上有极大的转变,该稿没有再送交毛泽东,《汇报提纲》起草工作就此止步。

  “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后,《汇报提纲》成了胡耀邦的一大罪状,被打成“三株大毒草”之一,全国印发2000多万份供批判。但“四人帮”印发的是《汇报提纲》第一稿,着重批判的则是第三稿的内容。

  胡耀邦曾多次表示,他还是赞成《汇报提纲》第三稿。

  1975年10月7日,胡耀邦 在中国科学院电子所同该所党委成员谈话,他说:领导班子的好坏,调整,我们当然要解决的,都为一个根本目的,就是把科研搞上去。离开把科研搞上去而搞整顿要走偏方向的。这个,我说八级台风不行,要刮十二级台风。

  胡耀邦说,现在要一手抓基础理论,一手搞某些新技术的研制,这就是方向。不要过多地争论什么谁是谁非了。要搞基础理论,是主席的多年指示,这个大方向绝不会错,主要是这九个字,“一定要把科研搞上去”。

  1975年10月31日 下午,胡耀邦在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与所领导谈话,强调要培养成千上万一流专家。胡耀邦说,我是非常重视业务干部人选的,在今后一定时期内要大力扶持业务干部的威信,支持他们的工作,支持他们大胆放手地抓业务工作,没有这一条对于大干快上不利。第一是选好,第二是大力支持他们。

  1975年10月 中共中央正式任命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继续担任核心小组组长,胡耀邦担任第一副组长;李昌、王光伟担任副组长,刘华清、王屏、胡克实任核心组成员,后增加武衡、王建中、秦力生、郁文。

  1975年11月14日 下午,胡耀邦出席邓小平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华国锋、李先念、纪登奎在国务院召集的由胡乔木、周荣鑫、胡耀邦、李昌四人参加的会议。会议指出周荣鑫、胡耀邦、李昌三人的“错误”。

  1975年11月15日 晚上,胡耀邦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接受批判“帮助”。叶剑英、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政治局委员参加,作为毛泽东联络员的毛远新以及迟群、谢静宜也参加会议。胡耀邦和李昌事先得到通知,要准备就中国科学院整顿中的“错误”作检查。会上,王洪文发言说,他到上海去了一趟,听到下面有许多反映,对胡耀邦、周荣鑫意见很大,说胡耀邦“右倾回潮”的言行“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背道而驰”。张春桥、姚文元、江青不断讲话,指责科教方面出现“逆流”,大刮“翻案风”。

  1975年11月16日 晚上,胡耀邦列席邓小平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毛远新传达毛泽东对刘冰等来信的批评内容。会上,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对胡耀邦、周荣鑫进行指责。胡耀邦站起来大声说:“我讲些意见。主席要我们五位同志来参加会,是对我们的关怀,我在这里对主席表示衷心的感谢。昨天晚上,王洪文副主席对我讲了许多话,我在这里郑重声明,他说的那些问题我没有,说我说了什么话,我没有说过,请求中央查证。”对于替刘冰转信一事,他说:我对他说过我支持你,但我们不是一个组织系统,信要由你自己送。胡耀邦讲完后,王洪文没有吭声,会场上好久没有人说话。

  1975年11月18日 清华大学召开全校大会,批判周荣鑫、刘冰等人。同时也展开对《汇报提纲》的批判。胡耀邦主持制定的《汇报提纲·讨论稿》被作为批判文本。他们批判《汇报提纲》是“邓小平妄图从科技阵地‘打开一个大缺口’,否定毛主席的科研路线,篡改党的团结、教育、改造知识分子的政策,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账,反对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以达到他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1975年年底 中国科学院机关造反派举行批判会。造反派指责胡耀邦:你一到科学院就上窜下跳到处开座谈会、讲话、作报告,蛊惑人心,你安的什么心?胡耀邦说,毛主席指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党中央、国务院派我到科学院的任务是提出切合实际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规划,我不到各单位去调查研究,征求专家学者的意见,怎么向党中央、国务院汇报?又有造反派指责:你们在《汇报提纲》里说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要走在前面,这不是在搞“唯生产力论”吗?胡耀邦说:我不懂什么“唯生产力论”,我只知道科学技术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没有瓦特发明蒸汽机,能有英国的工业革命吗?批判会草草收场。

责任编辑:杜珂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川普 财新网 英国脱欧公投 北京昌平雷洋事件最新 首都 北京 山东疫苗 最近为什么日元升值了 雷洋 玩忽职守 雷洋尸检报告 英国退欧对中国的影响 万科股权分散 华生 万科 万能险 万科独董华生简历 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