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汪德华:如何评判中国企业税负?

2016年12月23日 16:5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结构性减税的重点应该是大幅降低非税收入,尤其是清理整顿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或取消或并入各类税种,而正式的税种减税空间不大
资料图:汪德华

  【财新网】/意见领袖(记者 周东旭)背景:近日,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关于中美制造业的成本分析,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并转变为中国制造业到底是不是在“出逃”的讨论。作为其中的一个讨论分支,中国企业税负到底高不高,甚至盖过曹德旺言论的争议,成为新的焦点。

  其中,有学者认为,目前30%-40%宏观税负对企业来说过高,甚至意味着死亡,因此也被称之为“死亡税率”。因为中国大部分企业利润率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会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

  该观点还引用另外一组银行世界发展指标:2013年,中国的企业总税率为68.7%,不仅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也显著高于发展中国家泰国和南非,仅略低于巴西。2014年和2015年,中国继续维持在68.5%和67.8的高水平上。总税率是指企业的税费和强制缴费占商业利润的比例。

  “死亡税率”一出,国税总局官网随即刊发多篇不同观点针锋相对的文章,认为“死亡税率”之说严重误导社会公众。有的文章就表示,中国宏观税负水平总体上还是比较低。比如,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适用15%税率,世界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126个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23.7%;中国增值税标准税率为17%,还有13%、11%和6%的低档税率,实行增值税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15.7%,欧盟国家增值税标准税率平均为21.6%。

  文章认为,对企业而言,衡量企业税负的轻或重,不能简单片面只看税率的高低,税率并不等于税负,应当从多维度综合衡量。从税负构成及承担者来看,中国的企业承担了90%以上的各种税费,个人承担的各类税费占比不足10%。由于中国税制结构以流转税为主体,占中国税收收入比重三分之二左右的流转税,依附于价格,受市场供求关系影响,可以实现转嫁,纳税人与负税人分离,企业只履行缴税义务,并非负担者。所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也会导致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总税率”指标计算的企业税负虚高。

  那么,到底应该如何客观看待中国企业税负?伴随掀起的新一轮财税改革,企业税负又应该如何调整?

  【意见领袖观点】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室主任汪德华表示,前些年公众讨论较多的是宏观税负问题,最近经济形势处于调整期,企业税负再一次成为关注重点。由于税制复杂,加之各国税制都有其特殊性,税负判断或对比往往与直接观感可能有较大差别,应该建立在深入分析基础上。

  首先,汪德华介绍,中国个人直接承担各类税费的占比很低,大多是由企业承担,但对“企业承担”概念需要有所区分。这就涉及法定税负与实际税负的区别,实际税负由谁承担,应该具体分析。“由于很多税种是可以转嫁的,所以,最后可能大多是消费者承担,而非企业。而中国企业整体税负到底什么情况,需要做深入研究才知道。”

  其次,涉及到产品出口,不同国别的企业税负比较应该注意权衡各方要素。汪德华举例,增值税有时未必影响税负,因为产品出口有退税,表面17%的税,最后可能会退13%,17%的法定税率并非都是企业承担。而且,美国的税制也很独特,没有增值税。世界主要大国基本都使用了增值税。如何做到客观对比,需要充分考虑到多重因素。

  再次,税制改革成效与企业切身感受,短期内未必能够直接对应。“营改增”之后,很多人认为企业并没有降低税负,汪德华对此不能认同。“对于制造业企业税负来说,营改增是很明显的,比如有一些项目可以直接抵扣,对于个别服务行业,可能是增加了,但绝大部分还是降低了的。”

  最后,汪德华表示,如何评判一个国家的税制,涉及到财政、企业与个体的关系,也体现社会公平等诸多要素。

  “中国宏观税负的确偏高,结构性减税的重点应该是大幅降低非税收入,尤其是清理整顿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或取消或并入各类税种,而正式的税种减税空间不大。”汪德华介绍,政府性基金等近年也在收缩,而且,有关部门也想砍的力度再大些,但未必砍得动,其中涉及利益太多。

  宏观税负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税负总水平,有不同的统计口径,通常以一定时期的政府收入占其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来体现。对中国而言,税负还不单纯指税收,也包括与政府收入有关的企业和国民的各种缴费。

  全口径宏观税负中近45%属于非税收入,这是比较特殊的政府收入结构。不过,汪德华也介绍,大量财政实际又通过补贴等形式返回企业,所以,比较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宏观税负下降之后,企业补贴也相应削减。

  汪德华认为,社保缴费也是未来可以考虑改革的方面之一,比如,28%的养老保险(企业缴费比例是20%,企业职工8%)。另外,“有一些小的税种,不该收的就不要收了。”

  此前,汪德华撰文建议以增加国企向公共财政上缴利润比例为前提,降低宏观税负。“未来刚性的社会福利性支出比重会越来越大,而财政收入的增速已显示出下降态势,在这样的背景下稳定现有的财力规模是有必要的。如要降低宏观税负,必须要有额外的资金来源。在当前的一个有利条件是国有企业的盈利好转,以此为补充可以从整体上降低宏观税负。”

  降低宏观税负也是中央统一部署。7月2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了“降低宏观税负”。在此之前,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2014年6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使用的表述是“稳定”宏观税负。

  近期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等联合发布《经济蓝皮书(2017)》认为,当前降低企业税费可从进一步完善增值税改革做起。目前中国实行多档的增值税税率,且行业间差距较大,因此,如何科学设计、有效简化增值税分档及税率,以及如何科学制定有关征管环节和程序,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从长期看,则有必要降低增值税税率尤其是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同时要进一步大力清理不合理收费,为企业减负。

  财税改革需要整体布局、推进,需要协调各方利益。汪德华将本轮改革内容归结为“六税一法”,包括属于间接税的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环境税,属于直接税的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等。至今,营改增、资源税改革任务接近完成;消费税改革部分启动,但主要改革任务方案尚未出台;税收征管体制改革已启动,但法律修订工作尚未结束;环境税、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三个税种尚处于改革方案制定阶段。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