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作者简介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成立于1997年。博智宏观研判论坛为其举办的研究型论坛,旨在跟踪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判断短期经济形势,预估中长期经济态势,对中国经济的重大战略性问题进行研判。

专栏文章列表
甘犁:国内经济大循环的阻力
2020年09月04日 10:27

国内大循环将受阻于订单不足、收入下降之间的恶性小循环

郎学红:汽车市场与国内经济大循环
2020年09月04日 10:18

汽车行业在美德日韩等成熟的汽车市场国家,被称为10%产业,一般能够占到GDP的10%左右,占到消费总额的10%,占到税收的10%,能够吸纳就业人口的10%左右

沈建光:疫后贫富差距扩大影响消费格局
2020年09月03日 17:29

中国最新消费的格局比较令人担心的一点,就是疫情冲击拉大了贫富差距

王小鲁:居民消费为何仍在下降
2020年09月03日 09:50

高收入居民的消费所受影响有限,而中低收入居民的消费仍然呈较大幅度负增长。高收入和中低收入居民之间收入和消费的差距正在急剧扩大

李实:收入问题影响中低收入阶层消费
2020年09月03日 09:43

对于中低收入人群来说,更大的是他们的收入问题,主要是“想消费没有钱”的问题

曹远征:财政货币政策协调机制的必要性
2020年08月11日 09:56

没有制度保障的大规模赤字融资,后果难料。制度约束是头等大事,不能因功能性财政的需要以及通货膨胀尚未发生而采取机会主义的态度

钟正生:西方的赤字货币化经验
2020年08月11日 08:47

中国离赤字货币化还有不短的距离,但西方赤字货币化的实践是个很好的学习窗口

伍戈:回归常识理解财政货币政策配合
2020年08月10日 11:05

现在财政和货币政策最大的配合是在纾困阶段中,如何把国债先稳定发好的问题

朱宁:财政、货币政策的目标与局限
2020年08月10日 10:28

目前所有的资金政策在短期能够复产复工促进经济,但更要考虑在中长期会不会导致资产价格的进一步飙升,会不会导致金融稳定进一步的不确定性,会不会导致今后财政状况的恶化,以及会不会导致今后金融风险的加大

陈道富:赤字货币化的担忧与边界
2020年08月10日 10:22

大家担忧财政赤字货币化,是担忧对政府行为的必要约束、货币发行约束的有效性和政府部门内部管理的要求等

王永利:中国必须做好运用超常规政策准备
2020年08月07日 17:06

在讨论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时候我一直强调,形式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怎么保证政府的逆向调节,财政政策也好,货币政策也好,逆向调节的效果一定要好

陆挺:央行可以买国债吗
2020年08月07日 15:21

需要增加中央赤字的比重,增加中央国债的发行力度,尤其是短期的国债发行,把国债发行的期限结构安排好,并允许央行在二级市场购买一定的国债。这有利于央行管理国内市场的收益率曲线

管涛:财政货币相协调的当务之急
2020年08月07日 14:25

现在央行和财政在利率市场化方面加强政策协调是非常关键的。通过国债无风险利率建立一个完善的收益率曲线,进而健全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是当务之急

杨志勇:积极财政政策落实中的难题
2020年06月30日 15:04

财政资金直达技术上没问题,最主要的是解决地方是不是需要这样的资金;省一级可以做到不要截留,但省一级本来要给的资金现在不给或少给呢?

张斌:提升财政效率需要汲取哪些教训
2020年06月30日 13:58

对4万亿刺激政策的主要抱怨有信贷资源的国进民退问题、效率不高问题、金融风险问题、产能过剩问题,这些问题不同程度与广义的政府支出和举债方式有关

王小鲁:改善财政支出结构的重心
2020年06月30日 09:32

中国政府支出中,民生支出比重偏低,政府投资支出和行政管理支出偏高。其中政府投资规模过大是一个突出的因素

曹远征:疫情改变了经济全球化的范式
2020年06月04日 13:35

即使在疫后,指望靠出口拉动经济,继续维持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不能说是走到了尽头,至少应该说是需要重大调整,这将成为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

疫情后的中国外贸趋势
2020年05月28日 10:30

中国和东盟之间已经面临着3-4倍的劳动工资差距,我们会让出更多的低端份额。未来要不断提高出口产业的收入,而不是出口产业的规模

王志乐:疫情后中国如何应对全球产业链重构
2020年05月27日 16:19

疫情过后,全球产业链重构不仅是地理布局的重构,还有规则重构。中国不应该自外于全球产业链重构,而应该融入和参与全球产业链重构。在规则层面,我们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管涛:应对贸易顺差要发展服务贸易
2020年05月27日 13:44

发展服务业的过程也是提升服务业国际竞争力的过程,这会改善服务贸易收支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