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聂树斌案的冰山一角

2015年04月30日 16:39 来源于 财新网
河北高院首度承认聂案存在程序等方面的瑕疵,然而,是不是所有冤假错案都因侦破手段限制或立法滞后造成?即使该案与此相关,也只影响对办案人员的追责,丝毫不影响对案件的定性

  邹佳铭|文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4月28日下午召开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案复查听证会,由此案件的一些细节浮出水面,引发公众对办案机关的质疑,河北高院再次处于舆论的风尖浪口。对之,河北高院首度承认聂案存在程序等方面的瑕疵,但是认为:“我们应该全面地、历史地、辩证地、客观地看待二十年前的案件,充分考虑到当时的法律政策规定、实际工作能力和水平、证据条件和证据标准。”

  不可否认,二十年的时间间隔,立法和科技都有迅猛的发展,办案机关的侦查水平和立法的防错机制都有提高。但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是,是不是所有的冤假错案都是因为侦破手段限制或立法滞后造成的?即使该案与此相关,也只是影响对办案人员的追责问题,丝毫不影响对案件的定性。本案签名造假、卷宗装订不规范、现场笔录错误、死刑日期存疑等问题都与技术和立法无涉,却真实地反映了办案人员的态度。而办案人员有什么样的态度就会办出什么质量的案件。即使再先进的技术和立法,让没有正确的司法理念和负责态度的办案人员来操作,一切都是枉然。正是因此,公众才会基于浮出的冰山一角质疑隐藏在下面的整个案件真相。

  从公开的案件材料来看,聂树斌定罪的主要证据是被告人供述。即使不论现辩护律师提出的刑讯逼供问题,根据1979年刑事诉讼法,仅有被告人供述也不能定罪。这是因为在刑讯逼供之下,什么样的口供都可以取到,这也反映出我国立法对被告人供述一直采取比较审慎的态度。所以该案在没有排除非法取证的前提下,河北省高院以聂树斌的供述与其他证据印证否定错案存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也说明该案存在的问题与立法没有直接关系。

  同时1979年刑事诉讼法还规定依靠间接证据定案,必须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且排除了其他一切可能性。但是该案没有脚印等痕迹鉴定、没有提取到精斑、血型鉴定来源不明。所谓现场提取的关键物证,同样也是作案工具的花上衣,没有查清来源、没有依法辨认和保管,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公开出示。而且出示的彩色照片与现场的其他黑白照片不同,这一切所谓“程序瑕疵”已经直接动摇了案件实体的真实。同时,认定被害人死亡原因的关键证据——尸检报告,得出“窒息死亡”的结论没有充分依据,无法获悉是否进行了解剖,被害人是否有胸腹部骨折等。该报告的疏漏直接影响了对王书金供述真实性的判断,有可能让该案成为一个悬案。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王书金自愿供认杀害康某某的隐蔽细节引发舆论热议之后,案件的复查并没有得到有效推进。所有这些问题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本质,就是办案人员并没有本着实事求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对待本案,这是对生命的极度漠视。还值得一提的是,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一直没有通知其家属,其父在送衣物后,才被告之儿子被执行死刑,后聂父自杀两次,导致偏瘫。聂母为儿伸冤,奔波多年,无法得到一纸判决。这些都不是具体的法律问题,反映的却是一个社会的司法文明程度。法律是冰冷的、无法言语的文字,但是司法却可以赋予它人性的温度。如果没有对人的尊重,我们的司法如何获得当事人和社会大众的认可,何来司法公信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该案比查清真凶更重要的是,反思并肃清办案机关有罪推定、忽视人权保障的错误观念。因为不论真凶是谁,逝去的生命都无法挽回,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我们能改变的,而且必须改变的是,不让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刑罚,作为现代国家不得不存在的“必要的恶”,惩罚犯罪,维护秩序的最终目的是守护生命。如果我们没有对生命的敬畏,没有对程序的恪守,这种“必要的恶”就会成为每个公民的噩梦。所以说,“一次审判不公恶于十次犯罪”。司法,请尊重生命!

  作者为法学博士、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黄色电影 首都 北京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问题疫苗 宝能骗子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万科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