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田文昌

作者简介

京都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1983年至1995年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曾任法律系副主任、研究生导师。1985年开始做兼职律师,1995年创办京都律师事务所做专职律师,现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

专栏文章列表
田文昌:绕不过的知青时代
2020年09月21日 12:45

可以认为,自1996年至2026年,历时30年,中国社会都处于“知青时代”。这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历史现象

田文昌:走出刑事诉讼理念的十大误区
2020年09月15日 13:26

中国的法治之路已经走过了40年,成就的背后更暴露出法治化进程中的种种困扰,其中亟待突破也是最难突破的,就是理念的滞后

田文昌:关于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实施中的几个问题
2020年09月11日 15:37

法官不中立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在一些案件中,法官参与过早或表态过早,在审查起诉阶段,控审双方与当事人就形成2:1的局面,法官成了公诉人的后盾,结果已经摆明了,即如果不认罪肯定要重判

田文昌: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的客观属性
2020年06月17日 15:51

在定罪、量刑时认定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永远是第一位的,离开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主观危险性也就失去了物质基础。这就是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与行为人主观危险性及其程度的辩证统一关系

田文昌:企业家刑事法律风险的分析与防控
2019年11月15日 14:29

在改革过程中付出沉重代价的企业家悲剧,可以说是中国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特殊现象,导致这种现象的社会原因,一方面是市场环境不成熟、不规范,另一方面是法治环境不成熟、不规范

田文昌:蓄志养技,做合格的专业型律师
2018年05月17日 15:52

怎样才能做一个合格的专业型律师?经过几十年的体验和思考,根据我个人的体会,有8个字与大家分享,这就是:功底、能力、智慧、责任

田文昌:保障诉讼权利方能化解辩审冲突
2018年01月12日 09:48

关于辩审冲突,两方面应当各自检讨,首先律师应当加强自律,恪守职业道德。从总体上看,辩审冲突的主要责任在法官

田文昌:看守所转隶的必要性与必然性
2017年07月05日 09:57

看守所管理中所暴露出的种种弊端和无法破解的难题,已经提出了严峻、迫切且不可回避的课题:看守所转隶已经势在必行,否则就无法消除司法改革向纵深发展的体制性障碍

田文昌:平等保护必须转变“民企原罪观念”
2016年11月18日 09:41

研究企业家的原罪问题,首先要把概念搞清楚,否则很容易误解为民营企业起家都是非正当的。赦免原罪,应该是指要为民营企业正名

田文昌:司法鉴定制度亟待改革
2016年10月18日 14:16

目前我国的鉴定体系和制度存在诸多弊端,致使司法鉴定活动缺乏必要的制约并失去中立性,成为诉讼程序中一个被忽略的“黑洞”

排除非法证据再不能流于形式
2016年07月21日 09:50

落实非法证据排除制度的有效途径,就是设定具有救济措施的保障性条款——由违反者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田文昌:公权力任性是对国家公信力的极大破坏
2016年06月15日 16:37

不能以任何理由和借口以牺牲人民群众的个人权利为代价去实现政府功能和司法功能,这正是法治国家与警察国家的本质区别

田文昌:法治在人们心中
2016年05月11日 15:54

人们之所以相信法律,崇尚法律,首先是因为需要法律。只有当人们认识法律比承诺更可靠,制度比智慧更安全的时候,才会将法律植根于自己的内心之中。而人们心中有法,才是法治社会的真正体现

审判中心主义的实现与保障
2015年08月21日 09:25

古今中外的无数事实证明,只有暴露在阳光下的公开行为,才能得到最有效的监督。阳光司法是实现审判中心主义的必由之路

审判中心主义:迟来的回归
2015年06月26日 11:20

审判中心主义需要在阳光下推行,阳光司法是实现审判中心主义的必由之路

辩护权独立性之内涵辨析
2015年06月18日 10:01

在人权保障、程序正当已成为刑事诉讼基本原则的背景下,如何正确解读“辩护权独立性”的内涵,是一个值得深思且无可回避的问题

冤假错案五大成因
2015年04月08日 14:27

形成冤假错案成因可概括为:非法取证,权力干预,利益驱动,理念误区,排斥律师。更困难的是如何才能排除形成这些原因的深层阻力

冤假错案背后的刑诉理念冲突
2015年02月12日 07:49

关于刑事诉讼的诸多理念至今还没有走出认识的误区。这些错误的认识,既束缚了我们的思想,也束缚了我们的行为

冤假错案与“不枉不纵”悖论
2014年12月18日 11:03

为了公正,为了人权,为了社会和谐,“宁可错放,也不能错判”“宁可放过坏人,也不能冤枉好人”应当成为我们坚决奉行的司法原则

让律师堂堂正正在法治社会立足
2014年12月04日 09:58

中国律师制度已经走过了30多年,而中国律师却仍处于一种近乎战战兢兢中苟且偷生的尴尬境地。这绝不仅仅是律师制度和律师群体自身的悲哀,而是中国社会的悲哀!

热词推荐:
中国官员的问责逻辑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昌平公安第二次通报 雷洋检尸案 山东疫苗事件的看法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魏洋事件 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 夏霖 跨省生源计划调控 国债收益率 聂树斌 曹建方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