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不能等到人口萎缩才开始鼓励生育

2015年10月30日 08:28 来源于 财新网
应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在出生人数再次下滑时,该像几乎所有其他低生育率国家一样,开始鼓励生育
梁建章

财新网“人口与经济”专栏作家。1999年与3位商业伙伴创建“携程旅行网”,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任CEO,并从2003年起兼任董事会主席。

2011年,梁建章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创新、创业和劳动力市场。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财新网】(专栏作家 黄文政 梁建章)中国的计划生育从1971年算起已实施44年,一胎化从1980年迄今也已实施35年,限制生育的时间远比任何其他地方曾实施的节育政策要长久,限制力度更是任何地方无法比拟。而且,那些实施过节育政策的国家和地区都在生育率降到1.6之前就果断停止节育政策,甚至立即开始鼓励生育。而中国近年的生育率甚至不到1.4,却还只是刚刚允许生育二孩,至于鼓励生育还是遥遥无期。

  就是全面二孩政策,也依然是人类历史上仅次于一胎化的最严厉的生育限制政策。虽然该政策在短期内对人口形势的影响与全面放开相差无几,但却完整地保留了计划生育体制: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可以继续存在,社会抚养费会继续征收,强制堕胎、强制结扎和强制上环等恶行还会不断上演。这种种问题在危害社会稳定,损害政府的信誉,更是转向鼓励生育的阻力。

  其他国家在生育政策逆转后,强力鼓励生育也未能阻止生育率的节节下滑。中国的低生育率危机更加严重,但对鼓励生育的必要性认识却严重不足。2015年10月27日,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建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人口政策逐步调整方向是肯定的,可能会采取分步走政策,十三五先放开二孩,十四五人口总量有可能负增长,会逐步对生育进行鼓励”。

  尽管李建民教授鼓励生育的建议值得肯定,但将鼓励生育推迟到十四五则是严重贻误时机。特别是,把鼓励生育与人口是否开始负增长联系起来毫无道理。实际上,人口总量受长期的人口惯性影响,大大滞后于生育状态的变化。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就像一个处于发育过程中的年轻人,担心自己长得太高就不断节食造成严重营养不良。而等到人口负增长才开始鼓励生育则相当于,这个年轻人认识到需要增加饮食才能改善自己的营养状况,但却坚持一定要等到身体完全停止生长才答应恢复正常饮食。

  我们之前详细论述过,所谓人口总量的控制目标本身就是臆想的产物,没有科学价值和现实意义。况且,就算大力鼓励生育,中国人口也不可能突破14.13亿,远低于之前15亿的控制目标,最多只比目前增长3.3%。可以预料,中国新生儿在2017年达到高峰后,2018年就会开始坠落,而总人口将在2024年前后开始萎缩。从2018年而非等到2024年就开始大力鼓励生育,可以争取到六七年的宝贵时间;这六七年正是中国处于生育旺盛期女性急剧萎缩的时期。

  如果在这六七年中大力鼓励生育取得成效,就算平均每年多出生200万人,那么至人口峰值的2024年也不过多出1200万人。这1200万人只相当于总人口的0.85%,对人口峰值影响微不足道,但却可以对稳定出生人口起到显著作用,一定程度避免出生人口的断崖式坠落。

  生育行为和养育机制有极大的惯性,提前六七年开始鼓励生育,可以在基数还算庞大,但也在快速萎缩的生育旺盛期女性中,塑造可持续的生育观念和模式,并建立和维持健康的养育环境,再通过她们影响到后面的人群。如果错过这六七年,适龄女性将大幅萎缩,将来再提升生育率更加回天无力。

  具体建议:

  任何民族不管在其他方面取得多大的成绩,如果在繁衍上长期处于劣势,最终必将衰弱。根据中国的生育意愿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趋势以及东亚的经验来看,将生育率恢复到维持民族正常繁衍的水平将是中国社会未来几十年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相信,这个时代在百年甚至千年以后的历史地位将取决于人口问题上的抉择。全面二孩政策只是顺势而为,全面放开乃至鼓励生育才能表现出引领时代变革的胆识和智慧。为此,我们重申如下建议。

  1)尽快召集专家进行充分交流,澄清对人口问题的疑问。在充分把握人口形势的基础上,确定人口政策的基本原则和方向。无论是从人口规模和结构,还是经济发展和公共资源的稳定性来看,人口长期均衡发展都应体现为每年出生人口的基本稳定,而不是拘泥于臆想出来的总量目标。可以预料,中国年出生人口在经历堆积反弹之后,随着生育旺盛期女性数量的剧减和生育率的低迷,将在2018年前后开始快速萎缩。因此,应该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再根据年出生人口萎缩情况,逐步加大鼓励生育的力度,最终将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理想状态是确保中华民族拥有能够取得并维持在全球的主导地位的人口基数,有效地维护中国的长期稳定和繁荣。

  2)成立直接向中央负责的工作机构,统一部署人口政策调整,并处理家庭失独、已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和计划生育黑户等遗留问题。成立涵盖民间学者的常设性专家委员会,向该工作机构提供咨询和建议。鉴于其思维惯性和历史包袱,特别是利益攸关,计划生育部门在政策的制定和评估中,应尽量回避。由于放开生育限制会产生一定程度的生育堆积,应立即着手规划配置生育、托儿、教育等公共资源。鉴于长期低生育率将严重威胁国家安全,建议将人口问题纳国家安全议题,并调查过去人口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各种严重错误,对渎职和恶意误导的行为追究责任。

  3)每一次因申请生育遭受磨难,每一次被迫放弃生育,每一次因多生被惩罚,每一次被强制上环、结扎、堕胎,每一次失独惨剧发生,都是在制造矛盾、积累怨恨、不仅伤害民众权益,也损害政府声誉,更增加未来倡导鼓励生育政策的难度;没有理由继续这些悲剧。因此,在政策衔接上,应用最宽泛的方式来诠释新政策涵盖的人群,最大限度地避免再次出现对生育的处罚。希望全国人大启动修改或者废止《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程序,让生育权回归家庭并将计划生育部门限制生育的职能转变为提供生育和养育服务。在此之前,废除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暂停征收社会抚养费,并在机关,事业单位,国企等虚化生育限制规定。

  4)把养育身心健康的孩子作为民族复兴的战略基础,在税收,教育,医疗,就业等各个方面切实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具体措施可包括,将税收和财政分配与人口规模和生育率提升直接挂钩;确保教育资源的规划和配置足以维持可持续的生育状态;将幼儿园甚至托儿服务纳入义务教育;未来的养老金分配让养育更多孩子的父母获得更高的收益。研究和借鉴世界各国鼓励生育的措施。很多国家对生育实行累进制奖励,比如重奖生育三个或更多孩子的家庭。让父亲和母亲享受相同的产假,则可降低母亲育孩负担并消除工作性别歧视。推动社会回复正常的人口观与生育观,特别是对教科书的相关内容进行全面核查和修改;考虑设立生育节,促进健康的生育文化。

  与单独二孩相比,全面二孩政策是一个巨大进步,但仍远远不够。应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在出生人数再次下滑时,该像几乎所有其他低生育率国家一样,开始鼓励生育。这样做的前提是民众拥有自主的生育选择权,完全决定自己的生育数量和生育时间间隔,而不是采取任何强制性的措施。宏观目标是提升生育率,促进人口和经济社会的均衡与可持续发展,造福全体国民;微观措施是切实减轻家庭的养育负担,让普通家庭愿意生孩子、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养得好孩子。只有这样,中国社会才可能恢复到正常的生育状态,为家庭幸福、国家繁荣、民族复兴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梁建章为“携程旅行网”CEO兼董事会主席,黄文政为“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事件 雷洋 雷洋案尸检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网络支付新规 魏则西事件法律责任分析 管清友 4.7万亿投资与4万亿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易乾 基金基础知识 中国铁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