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出生人口不升反降:国家统计局最新人口数据令人震惊

2016年01月20日 10:04 来源于 财新网
2015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这说明低生育率形势比之前的普遍估算更低,也更加验证了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效果远低于卫计委之前的估算
梁建章

财新网“人口与经济”专栏作家。1999年与3位商业伙伴创建“携程旅行网”,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任CEO,并从2003年起兼任董事会主席。

2011年,梁建章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创新、创业和劳动力市场。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财新网】(专栏作家 黄文政 梁建章)2016年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5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655万,比上年减少32万。由于单独二孩政策于2014年在全国逐步开始实施,2015年是该政策完全实施后的第二年,因此,也应该是政策新增人口的高峰年。然而,2015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这说明低生育率形势比之前的普遍估算更低,也更加验证了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效果远低于卫计委之前的估算。

  在2015年2月9日召开的中国人口形势分析与展望研讨会上,国家卫计委官员预计,“2015年受单独两孩政策影响,出生人口将比2014年多100万左右。”而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也说,在2014年出生人口跳跃式上升的基础上,2015年出生人口可能再度较大幅度攀升,或将逼近1800万。他判断,单独两孩的出生可能会大量出现,新的出生小高峰将如期而至。

  最新的数据再次证明国家卫计委和翟振武严重高估了生育水平,也说明卫计委一再声称的“单独二孩政策基本符合预期”的判断是罔顾基本事实的歪曲。首先,出生人数比2014年减少了32万人,远不是国家卫计委预计的增加100万左右。其次,2014年出生人口为1687万人,比2013年仅增加47万人,幅度仅为2.9%,完全不是翟振武所称的“跳跃式上升”;而2015年出生人口仅为1655万,也远不是翟振武所称的逼近1800万;

  导致出生人口下降有两个因素,一是适龄女性数量在减少,二是适龄女性的生育意愿在降低。2015年出生人口不增还减,说明单独二孩政策带来的出生人口增幅要远小于上述两个因素带来的减幅。虽然我们一直认为单独二孩政策对中国生育率提升的效果是杯水车薪,但2015年出生人口比2014年减少32万的数据,也比我们之前悲观的预测还要严重。

  2015年10月30日,在全面二孩政策宣布之际,我们曾在财新网上发表文章《让全面二孩政策成为鼓励生育的起点》预测:“2016年的新生儿会显著多于2015年。而生育高峰将出现在2017年,新增新生儿估计在300万到800万之间,以500万为估计中值;当年出生人口约在2000到2500万之间,以2200万为估计中值”。但从政策实施后生育群体的反应,特别是2015年的最新数据来看,我们的估算太过乐观了。按目前的数据来推断,2017年高峰期的出生人口将很难超过2000万。

  中国生育意愿的低迷早已经被各种证据所印证。比如,基于1980-2011年间开展的227项生育意愿的调查研究发现,1980年以来中国家庭生育意愿在减少,心目中的理想子女数平均在1.6至1.8之间,远低于2.2的更替水平。而且,实际生育率通常低于生育意愿。在日本和韩国的调查中,理想孩子数都超过2,但实际生育率近10年来都在1.05到1.45之间。即便是在中国生育意愿较高的农村,生育意愿也不到1.9,比日本、韩国还低。正是基于这些数据以及各种深入的分析,我们早就断定中国早已经陷入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然而,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第二年的2015年,出生人口不升还降,说明中国生育意愿的低迷比我们之前预料的还要严重。

  2015年最新的人口数据也再次说明,长期误导中央决策的计划生育部门早应该退出历史舞台。在2016年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声称“计划生育国策的长期坚持起码是二十年、三十年,到一个时期以后,随着人口形势的变化,随着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的变化,会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

  根据我国的政治架构,计划生育这种涉及到国家战略的重大决策,其决定权完全在党中央和全国人大,而不是在国家卫计委。即便从国务院行政序列来看,人口政策的酝酿和设计也属于国家发改委,而不是属于政策执行部门的国家卫计委。在中央没有表态之前,王培安这种给未来几十年的政策定调的言论有越权之嫌。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中提到:“中国人口老龄化态势明显,2014年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超过15%,老年人口比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4岁以下人口比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劳动年龄人口开始绝对减少,这种趋势还在继续。这些都对中国人口均衡发展和人口安全提出了新的挑战。”在这段讲话中,习总书记明确地表明我国人口均衡发展和人口安全构成了新的挑战的是老龄化、少子化和劳动年龄人口减少,而不是人口太多。而王培安把人口众多作为长期坚持计划生育的说辞,这完全有悖于习近平总书记的人口理念。

  尽管全面二孩政策会带来未来几年出生人口的增加,但随着堆积势能的释放,出生人口将至2018年前后开始快速下跌,这背后是适龄女性大幅减少和生育率远低于更替水平。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在未来10年,我国22岁至29岁的生育旺盛期的女性将萎缩42%。即便自然生育率能提升并维持在比2000到2014年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生育率平均值高出25%的水平, 出生人口也将在2050年前后萎缩到约800万人。

  这种变化从世界视角来看,更是触目惊心。我国人口占世界比例在1820年、1900年、1950年、1980年分别为36.6%、25.6%、21.8%、22.1%,总体上在大幅下降,虽然目前还有18.7%,但每年新生儿却不到世界12%。而如果中国在2050年前后每年仅出生约800万人,也只相当于届时世界的5%。我国要将生育率提升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再需要两三代人时间,等到最终稳定下来,我国每年新生儿占世界比例可能跌破3%。

  面对如此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我国需要的是立即取消生育限制并尽快鼓励生育。即便现在实施的全面二孩政策,依然是全球最严厉的生育限制政策。可以预料,即使立即全面放开,却不及时鼓励生育,生育率在经历短暂的反弹之后依然会一路下滑,未来人口的极度老化和急剧萎缩不可避免,规模和幅度在人类历史上都将是空前的。其后果将是经济长期低迷甚至萎缩,国力衰退,甚至中华文明式微。我们相信,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是中国未来最大的挑战,而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地位将取决于在人口问题上的抉择。

  作者梁建章为“携程旅行网”CEO兼董事会主席,黄文政为“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