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备付金强化集中存管、坚定断开直连的影响

2017年12月30日 12:5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监管政策的不断压力下,有关银行将主动断开与支付机构的支付接口直连,支付机构利用银行给予的客户备付金孳息弥补自身价格倾销、交叉补贴等不正当竞争的巨额成本的可能变得微乎其微

  【财新网】(专栏作家 赵鹞)业内人士都知道,自2016年中期开始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明确提出“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必须经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进行,要实现资金清算的透明化、集中化运作。”简单说,就是要求支付机构断开银行直连和变相从事跨行清算,彻底阻断支付机构违规经营、助长“二清”甚至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等违法违规行为。

  为更好保护客户备付金安全,维护消费者权益,央行决定在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上交央行比例,由平均20%(10%-24%)上调到平均50%(40%-54%)。因现金投放与支付需求受到季节性因素影响,央行要求有关各方逐月10%的上调集中存管比例,支付机构与商业银行在2018年4月完成平均50%的交存要求后方可达标。考虑到前期柜台请款方式过于单一,为方便支付机构在线请款,央行为其设置了电子化请款路径(通过中央银行会计核算数据集中系统ACS综合前置系统以电子化方式办理请款业务)。同时,央行考虑到备付金银行存款及规模可能发生明显的迁移,将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对冲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上调对银行流动性的影响,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有关方面评估认为,此次及未来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上交比例的上调并不会影响支付机构和客户的支付业务,也不会对用户支付体验产生不利影响。

  其实,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及切断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具有明显的政策延续性,一直是2017年监管部门关注的焦点:2017年1月份人民银行公布了《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事项的通知》(银办发〔2017〕10号),要求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缴存央行;2017年11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银办发〔2017〕217号),进一步要求银行与支付机构切断支付通道直连;2017年12月发布的《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银发〔2017〕281号)重申跨行清算政策,要求“自本通知印发之日起,各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新增不同法人机构间直连处理跨行清算的支付产品或者服务;对于存量业务,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规定尽快迁移到合法的清算机构处理”。

  回顾上述监管历程,早期的基于存管、收付、汇缴的三级账户功能建立起的客户备付金存管体系、信息核对校验机制是央行响应第三方支付行业呼声,结合当时的支付清算设施现状,平衡行业发展与监督管理的权衡之举,促进了几家大型支付机构的快速发展,使得第三方支付行业步入快车道,但支付机构的备付金银行数量、账户都比较多也造成了银行间的信息不对称,支付机构利用客户备付金存款与众多备付金银行讨价还价,甚至有备付金银行为了存款对支付机构趋之若鹜,客户备付金监督流于形式,以致存管有名无实,客观上维系了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绕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和有资质的清算机构,从事和变相从事跨行清算业务,并形成了支付机构与备付金银行的既得利益。

  2017年1月,为打破此种既得利益固化,央行建立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要求支付机构将所有备付金银行账户日终余额的约20%(10%-24%)集中上交央行。这一新政在原有的存管、收付、汇缴三级账户体系下使得支付机构唯一的备付金存管银行获得约30%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剩下的50%仍可由支付机构根据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即维系甚至扩大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网络规模对备付金银行进行“各个击破”,既继续造成备付金存管银行作为主监督人的履职流于形式,还使得监管部门通过集中存管切断银行直连的政策意图难以完全实现。

  针对此问题,今次发布的文件特别强调支付机构执行新的集中交存政策后,要确保其日终在备付金存管银行存放的客户备付金不低于当日所有未集中交存客户备付金总额的50%,也就是说,支付机构在集中交存全部客户备付金总额的50%后,要确保其备付金存管银行有其至少25%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很明显,支付机构直连的众多备付金合作银行最多只能 “分享”剩下的25%的存款规模了,较之前下降了一半!这必将明显挤压支付机构通过合意分配客户备付金规模,在备付金存管银行与众多合作银行之间“左右逢源”的套利空间;在鼓励支付机构唯一的备付金存管银行发挥监督履职的积极性的同时,其众多的备付金合作银行将因难以维持现有的客户备付金存款规模而丧失与支付机构直连模式的利益激励。可以预期,在监管政策的不断压力下,有关银行将主动断开与支付机构的支付接口直连,同时,支付机构利用银行给予的客户备付金孳息弥补自身价格倾销、交叉补贴等不正当竞争的巨额成本的可能变得微乎其微了。

  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金融监管的提出新的要求,“强监管”是整治现今“金融乱象”的一剂猛药,相关媒体舆论让市场和民众感受到了监管的声势与力量,但我们也不能忽视行政监管之“强”与市场配置资源机制之“活”具有矛盾对立统一性。通过回顾历次客户备付金监管政策时效,我们不难发现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既体现出监管部门对于切断支付机构直连银行开展跨行清算的坚定决心与强势力量,还表明监管部门善于辨证统筹行政力量的“强”与市场创新的“活”,既进一步确保了支付机构客户资金安全,压缩了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规模,减少了市场不正当竞争的可能,又再平衡了市场各方利益,使得支付业务回归本源,维护了支付服务市场健康发展的竞争环境,可谓“一石多鸟”。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