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朱恒鹏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国家财政部、人社部等多部委医改咨询专家。具有8年国企改革研究经验,10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跟踪研究,带队调研全国21个省市数百个地区,形成政策设计、分析、评估报告逾百万字。研究方向主要为:产业组织理论、卫生经济学、公共经济学等。近年来主要研究公立医院改革、医疗保障制度、医疗服务模式创新、药品流通和定价体制等。

专栏文章列表
药品谈判,财政该为谁买单
06月13日 16:54

如果把那些不是最需要的,社会收益不是最大的药品,纳入公卫支付或者医保支付,实际上得到收益的是中产阶层以上的人群,大量的贫困人口根本享受不到,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保障还没有覆盖,社会保护政策不应该是这样的

抗癌药降税,会使药价降低吗
06月11日 10:38

降税降低了药品采购成本,但药品采购成本下降不一定导致药品的零售价下降

“数”说医疗40年:中国做得怎么样?
06月06日 10:16

截至2017年底,中国基本上形成了覆盖就业群体的职工医保和覆盖农村居民和城镇非就业群体的居民医保两个制度;在统筹层次上,则基本实现了地市级统筹为主的基本医疗保险格局

为何要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
06月01日 11:00

新机构建立后,医保基金将得到高度统合,构成医疗费用六成以上的集团购买力量,为政府集中力量有效引导医疗资源合理配置、规范医患双方诊疗行为提供经济支撑和组织基础

解决看病难,单靠政府介入行吗(四)
05月07日 10:25

对于那些由市场自发形成信息披露机制成本过高、周期过长的领域,政府的介入是需要的,但是政府介入的模式是什么,是否公平并且有效率?

解决看病难,单靠政府介入行吗(三)
05月04日 10:12

民营医院不可靠并不是由于其私营性质,也并不意味着私营不可靠,而恰恰是卫生行政部门现行的管制模式,导致民营医院形成目前的格局

解决看病难,单靠政府介入行吗(二)
04月27日 10:47

如果市场中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由政府介入就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吗?现实的情况往往是政府的介入使信息不对称进一步加剧

解决看病难,单靠政府介入行吗(一)
04月25日 10:34

有些市场失灵问题确实需要政府介入,但是政府介入的方式是什么?为什么只要政府介入市场失灵就必然消失呢?政府真的不会失灵吗?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互联网医疗的好为何难体验
04月19日 16:46

没有医生的自由流动,就没有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遑论医疗资源优化配置

公私合作办医风险大,何不另想办法
04月17日 15:30

消除公立医院和社会资本合作办医的风险,釜底抽薪之策是尽快在医疗行业废除事业编制制度,将医生由单位人变成社会人,使医生成为自由执业者

新机构改革能否突破多年医改僵局
03月21日 13:52

如果不能同步推进医保经办体制的转型,仅仅将分散在多个部委的职能集中到一个部门并不能解决“九龙治水”问题,并不能解决扯皮和推诿问题,也无从实现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和经办的现代化

如何“付钱”给医生(三)
03月16日 16:03

中国距离“形成激励相容的支付机制,引导医疗资源优化配置”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如何“付钱”给医生(二)
03月16日 10:22

从欧美等国发展经验看,在没有政府介入的情况下,医疗服务供方和需方的诉求推动,自发催生出适宜的医疗保险模式,政府的介入使得医疗保险走向普及化和法治化

如何“付钱”给医生(一)
03月15日 11:19

理清医疗服务供方、需方、保险之间的互动机制,建立激励相容的资源配置机制,是提高医疗资源配置效率和规范医患双方诊疗行为的关键。而形成激励相容的资源配置机制的关键,则是医疗服务供给体系和医疗保险支付机制能够良性互动

药价虚高、流通繁复,谁是罪魁祸首
03月12日 10:19

“药品流通环节多推高了药价”这种说法完全颠倒了因果关系。但是,中国的药品流通环节多、效率低是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