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复杂思维为何艰难

2014年06月09日 18:22 来源于 财新网
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建立并维持了一套人人都可以不负责的制度,既然如此,人人就都可以简单思维——因为这是最省力的思维
汪丁丁
财新传媒学术顾问,财新网“丁丁随笔”专栏作家,《新政治经济学评论》主编。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返聘教授,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东北财经大学行为与社会科学跨学科研究中心主任及学术委员会主席。著有《行为社会科学基本问题》《经济的限度》《经济学思想史讲义》《经济学思想史进阶讲义》《行为经济学讲义》《新政治经济学讲义》《行为经济学要义》等作品。

  【财新网】(专栏作家 汪丁丁)我必须首先定义“简单思维”,否则根本无法谈论复杂思维。可是为了洞察简单思维,我在2009年发表了一篇冗长的文章,标题是“哈耶克《感觉的秩序》导读”(《社会科学战线》)。虽然,至今国内也没有人来翻译哈耶克的这部艰涩作品。读者不妨在网上检索阅读我那篇“导读”,于是很容易理解我这篇文章的开篇。

  我们脑内的神经元网络结构,哈耶克在年轻时正确地猜到了,是生物个体对外在环境和内在体验的一套复杂庞大的分类体系。外在的和内在的体验,被哈耶克求学时代的心理学家视为“刺激”,类比于最简单的“刺激-反射”系统。只不过脑对刺激的“反射”早已演化到非常高级的阶段,甚至有了“信仰”(也被宗教心理学家称为“符号行为”)。不论如何,当我们的脑系统接收到一项刺激时,从漫长的演化(几十亿年)经过“物竞天择”繁衍至今的个体生命的脑,形成了一套基本的功能,就是对这项刺激进行分类,将它归入某一类别。有了符号能力的生物体(例如人类),表现出这样一种符号能力:仅仅接收到有限多次的同类刺激就可建立足以为无限多次的这一类刺激分类的“范畴”(概念或观念或理念)。金岳霖先生喜欢将范畴当作动词来使用,因为我们范畴我们的体验,这就直接描述了我们脑的分类活动。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视听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胡新娜 信用卡提现 负面清单 全国人大常委会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地方债务 布雷顿森林体系 秦晓 二胎政策 股灾 强奸罪 三个有利于 社会抚养费 雷曼兄弟破产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