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魏尚进:货币政策如何远离多事之秋

2021年07月28日 10: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我们研究中重要的一个发现是,浮动汇率制度并没有起到把发展中国家的本国经济和国外的负面冲击割断的作用。不管国家有没有浮动汇率制度,只要金融结构不好,就容易受到负面影响
魏尚进
魏尚进,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及国际关系与公共政策学院终身讲席教授、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访问教授,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与区域合作局局长、哈佛大学公共政策副教授、国际货币基金研究局助理局长。在国际金融学、国际贸易学、宏观经济学与发展经济学等领域有多项具有国际影响力与高引用率的学术贡献,曾获2019年度当代经济学奖、2015年度与2020年度孙冶方经济学论文奖、2014年度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论文奖、2016年度与2020年度浦山世界经济优秀论文奖。

  【财新网】(专栏作家 魏尚进)过去60年里,全球跨境资本的增长远高于世界GDP增速,最近的10一20年里,也高于货物贸易的增速。理论上讲,跨境资本会带来很多好处,所以很多国家对金融开放兴趣浓厚,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不愿“误了班车”;然而,跨境资本也可能会带来经济、金融的动荡,甚至会连带政治动荡,因此,很多国家害怕金融开放后反而弄巧成拙。从这层意义上说,金融开放像大海——可以载舟,亦可覆舟。

金融开放何以载舟?

  从新古典经济学角度出发,金融开放有很多好处。因为,金融不开放,跨境资本流动会遇到障碍和额外成本。如果这是唯一的扭曲时,经济学上一般认为额外的成本越少越好。但还有一个重要定理是,当经济体存在多个扭曲时,仅仅去掉一项扭曲并不一定能提高经济的整体效率。因此,支持金融开放者认为,金融不开放(对资本跨境流动设限)是一种扭曲,所谓金融开放就是把跨境成本降到最低。而反对者认为,经济体存在很多扭曲,只去掉一项跨境资本限制或许整体结果更糟。如果决策者就此问题去咨询本国的金融机构,并不一定会得到准确的答案,因为金融机构从金融开放中获益,并不一定表明整体经济会获益。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边放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罗姆尼 商誉 秦晓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香港经济 启东事件 同洲电子 政法委书记 贸易战 总统辩论 三个有利于 商誉 sdr 郭瑞民 陈小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