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电力部门将迎长期绿色投资热潮

2015年01月21日 15:57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为实现峰值目标,未来非化石能源建设和投资的规模、增速面临较大挑战,主要挑战都直接或间接来自于电力部门
柴麒敏
柴麒敏,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副主任、清华大学现代管理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贵州理工学院兼职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青年访问学者,曾任六盘水市钟山区副区长兼六盘水市发展和改革委副主任,作为政府代表团成员参与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关注政府绿色新政改革方向、碳要素市场和金融创新、气候公平和西部发展,倡导生态文明大众化进程。

  【财新网】(专栏作家 柴麒敏)中国在新常态下正在逐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继2013年国民经济三产比重首超二产后,根据能源局新近公布的2014年的全社会用电量,三产用电量增幅6.4%,超过二产3.7%的增幅,这预示着好的趋势。

  彭博新闻社近期发布了2014年全球清洁能源投资数据,中国清洁能源投资增长32%,达到89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并毫无争议地成为全球第一,同年美国增长8%,投资额为518亿美元。彭博新闻社另一篇文章展望了至2030年的清洁能源投资,认为主要的增长动力将来自中国新近宣布的2030年碳排放峰值目标,而主要的增长及挑战来自于电力部门,用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20%左右的目标推算,如果都用核能来满足的话,需要1000个核反应堆;如果单独依靠风能或太阳能来满足,则分别需要50万个风机或5万个太阳能发电站;该目标意味着中国的清洁能源在2030年前平均每年要完成相当于目前西班牙全国的电力装机;以上述装机量来估计,中国未来大致需要2万亿美元的新增投资。

  中国真的需要建1000个核反应堆吗?

  中国为实现峰值目标,未来非化石能源建设和投资的规模、增速确实面临较大挑战。非化石能源发展的主体在电力部门,当前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两大重要举措——节能(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结构调整(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的主要压力也来自于电力部门,因此主要挑战都直接或间接来自于电力部门。

  首先,中国至2030年面临电力装机和消费量翻番的高速增长,并主要依靠非化石能源。从目前的预测看,中国实现203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其能源消费总量至少应控制50亿至59亿吨标准煤以下,相应的电力装机约为24.5亿至28.4亿千瓦(消费量9.8万亿至11.4万亿千瓦时),其中新增装机的63%至76%需要依靠非化石能源来满足,另外近1/3主要依靠天然气和高效清洁煤电。根据IEA和BP能源统计数据,西班牙2013年的发电量约为2853亿千瓦时(电力装机约10228万千瓦),彭博社称中国未来每年清洁能源发展的新增规模大致相当于西班牙全国水平基本是可靠的。

  其次,经济新常态下中国要持续保持过去十年的电力装机高额增量难度较大,一般预测年均增速将低于7%。根据中国能源局和中电联的统计数据,中国2013年的发电量约为53474亿千瓦时(电力装机124738万千瓦),比2012年新增发电量3741亿千瓦时(新增装机约10559万千瓦),虽然中国从2003年以来每年新增发电量除个别年份(2008、2012年)都超过西班牙,特别是中国“十一五”电力装机规模的年均增长率达到了13.3%,远超过经济增速11.2%和一次能源消费增速6.6%,但未来在经济中高速增长的情况下电力行业是否还能保持如此高的增长确实存在挑战。

  第三,中国电力装机高额增量所需的投资量也非常巨大,非化石电力年均投资额将接近于翻两番。中国至2030年每年新增电力装机约1亿千瓦,单位装机成本约在1000至1500美元/千瓦,到2030年总投资约为2万亿美元,这与IEA估算的1.77万亿美元大致相当,大致每年需新增投资1250亿美元,与2013年中国电力投资7611亿元人民币相当,其中非化石电力投资将达到900亿美元以上,是中国2013年新能源电力投资1542亿元人民币的3.5倍以上,这还仅仅是发电部门的投资,包括提升能效的整个能源部门总投资约为5.5万亿美元。

  电力部门将迎来长期绿色投资热潮

  随着新常态下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的变化,中国应该有信心实现上述有雄心的目标。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将有效降低过剩产能及高耗能产业的扩张,未来能源消费总量将转向中低速增长;经济结构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将经济支柱逐步转向战略性新兴产业,其多元分散互联特性也相应带来能源结构调整的契机;发展动力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将投资需求逐步转向更为基本的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和科技的创新,这为技术研发和产业投入更多从传统能源转向新能源创造了条件,这都为实现峰值和非化目标增加了可行性。

  首先,未来电力建设的发展速度将约为能源发展速度的两倍以上,至2030年中国年均电力发展增速接近5%即可完成高额增量。电力增速高于能源增速一方面由于建筑、交通等终端消费的电气化程度将更高(电能比从目前的40%左右提高至50%),另一方面是由于一次能源中非化石能源比重的上升及其能源转换技术限制导致的(非化石能源比重20%意味着非化石电力比重45%),因此在中国经济和能源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在当前全球最大装机容量的基数水平上高额增量仍是可能的,略低于5%的平均增速即可以实现电力装机和消费量的翻番。

  其次,通过核能和风能、太阳能等主要可再生能源多措并举,至2030年中国可实现新增非化石电力装机超过9亿千瓦。峰值和非化比重要求至2030年每年大致需新增2500亿千瓦时左右(新增装机约6千万千瓦),以单堆功率900兆瓦计(大型堆),需要建1000个核反应堆;以单机核定功率1.8兆瓦计,需要建50万台风机;以单站功率18兆瓦计,需要建5万个光伏电站。但如果天然气、核能和可再生能源齐头并进,核能新增装机容量约2亿千瓦(约220个反应堆,平均每年14个)、太阳能新增装机容量约4亿千瓦(约22万台风机,平均每年14000台)、风电新增装机容量约3亿千瓦(约1.7万个光伏电站,平均每年1100个),确实任务艰巨,但通过努力应该可以实现。从发电量上来看,核能将可能在2030年超过水能成为第一大非化石能源,其发电量也将超过风能和太阳能的总和,其反应堆的总数目将超过当前美国的两倍。

  第三,未来能源投资结构将发生较大变化,至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投资将占新增总投资的一半以上。2013年我国能源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合计29081亿元,增速约14%,非化石能源领域投资约占14.3%,未来虽然能源总投资增速将出现下降,但非化石能源投资的比例将大幅上升,投资增速将保持在20%以上,事实上美国在过去10年中即使在3%左右的经济增速下仍然保持了可再生能源投资增速20%以上。根据预测,未来中国新增能源消费量的39.0%至73.8%需要依靠非化石能源,相应的新增投资的48.9%至80.8%将来自非化石能源领域,投资额约为2.7万亿至4.4万亿美元,其中核能投资约9300亿,太阳能约12400亿,风能约6200亿,年投资额是目前的三倍左右,是届时美国预测数的两倍,累积带动的相关投资约17万亿美元,2030年非化石能源发展将真正成为经济新的增长点。

  作者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副主任、清华大学现代管理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人民币贬值 融资融券T+0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周其仁 财新网 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南海 新华社 太湖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