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让全面二孩政策成为鼓励生育的起点

2015年10月30日 11:01 来源于 财新网
与单独二孩相比,全面二孩政策是一个巨大进步,但仍远远不够。应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在出生人数再次下滑时,该像几乎所有其他低生育率国家一样,开始鼓励生育
梁建章

财新网“人口与经济”专栏作家。1999年与3位商业伙伴创建“携程旅行网”,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任CEO,并从2003年起兼任董事会主席。

2011年,梁建章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创新、创业和劳动力市场。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财新网】(专栏作家 黄文政 梁建章)一、全面二孩政策可喜可贺,但远远不够

  2015年10月29日,中共第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这是自1971年计划生育,尤其是1980年一胎化以来,人口政策最为重大的逆转。虽然来得太迟了,但依然可喜可贺。特别是,计划生育思想浸淫党政体系数十年,决策层迈出这一步体现了非凡的魄力和担当,这是国家之幸、民族之福。

  在2013年11月15日“单独两孩”政策宣布当天,我们曾撰文《放开单独二胎对生育率恢复正常杯水车薪》,而之后政策实施的效果印证了我们当初的判断。那么全面二孩政策会带来何种变化?

  符合该政策的家庭远多于单独家庭,所以全面二孩政策对短期生育率的提升将大大超过单独二孩。由于长期被限制的生育意愿得到释放,2016年应出现再生育申请高峰,但很多申请者是高龄母亲而未必能如期生育,实际出生人数会明显少于申请数。

  我们预料2016年的新生儿会显著多于2015年。而生育高峰将出现在2017年,新增新生儿估计在300万到800万之间,以500万为估计中值;当年出生人口约在2000到2500万之间,以2200万为估计中值。这是1991年以来乃至未来百年之内新生儿最多的一年。但纵向来看,2017年生育高峰的新生儿甚至不到1963至1990年的平均水平,更要远低于1960年代中期、1970年代初期和1980年代末期的生育高峰。

  全面二孩政策的新增新生儿很大比例会出现在城市,由此带来的医疗、养护、教育需求容易被社会感知,因此可能会造成一定舆论压力。但我们相信,孩子是民族最宝贵的财富,在严重的低生育率下,婴儿潮更是中国的福祉。只要立即着手规划,适当投入就可应对峰值压力,长远的回报将远大于有限的投入。

  真正的危机不是婴儿潮压力,而是2017年高峰之后,随着堆积势能释放,生育旺盛期女性剧减和低生育率惯性的双重作用,将导致出生人口出现断崖式下跌。首先,由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可确定,从2015到2025年,中国22至29岁的生育旺盛期的女性数量将萎缩42.35%。其次,即便国家统计局近年公布的生育率低估10%,实际生育率也不到1.4;在2.2的更替水平下,这意味着每一代人减少36.36%(1.4/2.2)。

  在这两个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就算完全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能将实际生育率提升30%,中国年出生人口在一两代人内,即2050年前后将萎缩到现在的47.70%((1-0.3636)*(1-0.4235)*1.3),即约800万(0.477*1687)的水平,而年死亡人数将达2300万。两者比较,每年将减少约1500万人。只要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以上,人口萎缩将将一直持续下去。无论是从资源、环境、经济、科技还是文明传承来说,严重衰微的人口趋势有害无益,对民族复兴更是釜底抽薪。

  从全球比较来看,中国未来的人口萎缩更是触目惊心。过去200年来,中国占世界人口比例总体上一直在下降,虽然目前还有18.9%,但每年新生儿却不到占世界12%。而中国在一两代人之后每年出生的约800万人也只相当于届时世界的5%。在强大的低生育率惯性下,中国要将生育率提升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再需要两三代人时间,等到最终稳定下来,中国每年新生儿占世界比例可能跌破3%。除非之后中国生育率超过世界平均,中国占世界人口的最终比例可能不到3%。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黄色电影 首都 北京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问题疫苗 宝能骗子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万科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