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盛希泰:IPO速度正常化,中国资本市场垮不了

2017年06月06日 14:4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IPO必须市场化常态化,当前最要紧的是加速,不应进入“悲哀”的停发怪圈
IPO发行速度的正常化,才是中国资本市场真正的未来。图/视觉中国
盛希泰
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资本控股董事长,资深投资银行家,前华泰联合证券公司董事长。盛希泰与俞敏洪于2014年共同创立洪泰基金,基金覆盖种子、天使、成长、新三板、PreIPO、并购等全生命周期策略,管理的基金已投资超100家中外企业。其中在天使投资阶段,已投出了多家独角兽和准独角兽公司,并于2015年获评清科年度最佳天使投资人TOP10。
盛希泰最新文章

  【财新网】(专栏作家 盛希泰)先说说最近发生的几件事。第一件事是媒体报道,证监会发布新政策,对公司上市后创投的股权解禁有新的规定。第二件事叫做“一顿午饭引发的血案”,本周IPO批文发布,数量降到了只有4家,上周是从每周10家IPO变成了7家,而此前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发了将近200家,平均每周10家。

  如果按照这个减速的程度,不禁由此想到股票停发(暂停IPO,编者注)。我们国家历史上有过9次股票停止发行,这其实是件很悲哀的事情。2008年,证监会某位领导在上海召开会议,会议宗旨是向市场呼吁股票停发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行为,尤其对二级市场没有好处。会议也请我去论证了一下这个观点,我在准备材料的时候发现,这9次停发原因都是二级市场,但实施的结果是停止之后,只有一次对二级市场有帮助。后来几年之后,市场又经历了一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股票停发,2012年11月开始到2014年,时间非常漫长。当然这次停发意外催生了中国很大的并购市场,原因就是很多企业对IPO绝望了,就转向了并购。

  此前,每周10家这样的发行速度是令人惊喜的也是应该的,本来, IPO发行速度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如果能再坚持一下,可以向股民传达信心,IPO速度是可以正常化的,或者说这就是实质上的注册制。

  其实IPO对于股票市场来说冲击并不大,比如说去年再融资规模大约1.5万亿元,IPO规模大约1500亿元,从流动性角度来说市场并不差钱,IPO的融资对市场影响不大。实际上,IPO数量的增加是回归本源。

  IPO正常化是中国资本市场进入良性轨道治本之策

  从1990年到现在,中国证券市场历史经历过很大的重启。1993年中国证监会成立,此后经历过一次很大的重启,即2005年开始启动的股权分置改革。我作为亲历者,觉得这次改革真是伟大得难以形容。从2001年到2005年,总共关停了40多家证券公司,市场一片风声鹤唳,我当时作为证券公司的总裁,感觉2005年的市场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股市到达历史最低点998点。2005年之前上市公司70%的股份是不能流通的(包括国家股、法人股),股权分置改革开始后,迎来了2007年股权全流通时代,也迎来了2007年那场空前绝后的大牛市。2017年IPO市场化的发行,本来也是有可能树立类似的丰碑的,因为这是真正市场化的发行。

  很多人有疑问,说中国这么快的发行速度,会不会出现“仙股”,美国资本市场搞了这么多年,也才几千家上市公司,中国怎么能这么快?我觉得不一定任何事情都要跟美国学,我做创投这几年,看到现在硅谷有很多项目都已经从Copy to China变成了Copy from China。而且中国的国情和很多国家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有8000万个经济体,企业一两千万家,而目前上市公司只有3000多家,这个比例多么?这个比例是严重不对称的。我的观点是,上市公司数量在达到1万家之前,市场绝对不会有问题,壳也永远值钱。在20多年之前我就提过,上市公司就是个准金融机构,这两年的增发潮印证了这个观点。什么叫金融机构?可以融钱,可以花钱。

  IPO正常化对中国资本市场乃至经济发展的意义再怎么强调都不够!

  我觉得IPO的速度根本不应该停下来。IPO正常发行的意义是什么?

  第一,中国需要成为一个以资本市场为主体的国家。世界上不同国家有两类金融体系,一类是以银行为主体,一类是以资本市场为主体。往上延伸的话,英美法系的国家基本是以资本市场为主体的,而大陆法系的国家大多数是以银行为主体的。追溯历史,几乎所有的创新都来自于英美法系、也就是以资本市场为主体的国家,这里说的创新不仅是金融创新,还包括大多数的发明创造。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凡是恢复得比较好的,基本也都是以资本市场主体的国家。而以银行为主体的国家,复苏很慢,或者基本没有复苏,比如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移动互联网最近十年的发展,也基本和以银行为主体的国家绝缘。

  中国毫无疑问应该向着以资本市场为主体的目标去发展,但可惜的是我们目前的股票融资比重少得可怜。2000年之前,证券公司比保险公司牛很多,而以2000年为分水岭,保险公司和证券公司却是完全两种天地。除了业务模式本身的区别以外,其实很大原因就是资本市场发展的节奏与政策问题。

  第二,加快发行是扩大资本根基的重要手段。现在国际上经常有人攻击中国、唱空中国,说我们政府与企业的债务都过高。但其实我们的钱有很多,而把这些钱更好地通过资本市场注入实体经济,扩大资本,才是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其中,加快股票发行是扩大资本根基很重要的手段。

  事实上,中国IPO市场持续十年的“堰塞湖”现象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以至于一直有六七百家企业堆积着无法上市。去年,我一个朋友的公司终于上市了,董事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激动到落泪。这家企业2009年就报会了,八年抗战,何其荒唐,任何企业都有可能被拖垮、拖死。本来上市的目的是为了更快更好地发展,但中国的怪圈是一旦报会了,企业就不敢再动,唯恐不符合原始报材料的条件。这么一来,反而阻碍了企业的发展,这种现象在全世界绝无仅有。

  一家企业从报材料到发出来,运气好四五个月,运气差,八年!这在国际上是绝无仅有的荒唐现象。所以,IPO正常化、IPO提速、市场化发行,是促进资本市场与国际接轨和经济发展的必然的、非常实际的选择。

  从市场需求来讲,市场嗷嗷待哺,特别需要新生力量进入市场,需要新的企业上市。新企业上市不但不会对市场指数造成下行冲击,反而会因IPO带动资金入市,促使指数上行。

  IPO的堰塞湖现象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顽疾,没有之一。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了,其意义之伟大,不亚于2005年中国资本市场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迎来全流通时代。

  IPO加速有利于调整互联网企业估值泡沫,对并购和新三板都有深远影响

  而今年年初IPO的开闸增速,我觉得对现在的资本市场,又有三点特殊的意义。

  第一,我做创投这几年,发现这块市场确实是有泡沫,尤其是互联网公司的估值,一般都偏高。我从业投行20年,现在PE与VC都在做,举个例子,跟大家分享下PE和VC的区别,有一天上午,我们开PE的投决会,有一个项目马上就报创业板,希望我们为它上市提供些帮助。公司大概有5000万的税后利润,给我的估值很低,不到9倍市盈率,4个多亿的估值,也就是我们投4200万,可以拿到10%的股份,每年还有30%增长。数据很清晰,会计事务所也很有名。但是旁听的VC投资部成员就说,这个项目不性感、不过瘾,不应该投。当天下午,我们又去开VC投决会,有个大数据的项目,曾经读过40万张肺癌的片子,对肺癌的诊断能力据说超过最牛的外科医生,估值3亿美金,但每年亏损1个多亿。这时PE的人一听就晕了,这种项目能投吗?但VC的人觉得这个项目很性感,必须得投,而且空间无限大,下轮肯定到5亿美金估值。这就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们每一次投决会都会经历这种场景,这就是PE/VC思维的不同。

  本来我认为,年初的IPO的开闸提速,可能会重塑互联网公司的估值。现在有一些互联网公司发展迅速,估值达到5亿美金、10亿美金,而很多上市公司,几千个职工辛苦奋斗20年,1亿税后利润,也就是几十亿人民币的估值,这就是现状。IPO加速会是一个很好的调整过程,可以夯实互联网公司的估值。但如果这个趋势像最近这样放缓的话,确实是很大的损失。

  第二,IPO开闸将会对并购市场造成很大影响。这几年的并购市场过于火热,也需要一个重塑的过程。

  第三,IPO开闸也会对新三板产生冲击。新三板首先需要理清定位与发展思路,按照我个人观点,应当把深交所创业板、中小板合并,把创业板的名字给新三板,事实上创业板和中小板没有任何区别,除了人为的一些规定以外,没有任何区别。

  IPO数量和质量决定中国资本市场未来,要限制主发起人套现

  关于上周新政,我也发了篇文章,表达了比较旗帜鲜明的观点,我认为此次限售股份的新政,方向对了,但是内容打偏了,或者说道对了、术偏了。为什么这么说?资本市场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上市公司的质量。而上市公司谁控制的?应该是主发起人。大家没做过投行,可能对主发起人这个概念不那么清晰。什么叫主发起人?我从一个私人公司变成一个公众公司,把老百姓的钱弄进来,这个过程谁负责?主发起人负责任。大家可以发现,主发行人这个概念绝对可以更好地框定实际控制人。

  其实在我的投行经历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败笔。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案子,这个案子让我痛心疾首,当时那家公司提供的银行对账单全是假的。后来我也说过,上市公司如果刻意造假,中介机构是没有办法的。你好不容易抢到一个单子,如果你说我要查查企业提供给你的对账单是否真实,客户就会等得不耐烦。如果你问题太多,对不起,换一家新的投行,那么多人等着抢这个单子呢。所以你只能假设企业都是好人,如果企业真的是坏人,那就只能等死,所以那个案子我们也特别冤枉。

  反过来讲,上市公司质量也是一样的,主发起人需要有一个责任意识,把其他人的钱拉进来是要负责任的,不要随便想着套现离场。所以我早就提过建议,3年锁定期太短了,最起码要5年,用各种方法限制主发起人套现,包括股权质押。证监会在审核企业上市时,最起码假设该企业有一二十年的存续期,比如煤矿,如果开采期低于10年,是无法过会的。所以如果主发起人没有长远打算,那就不要随随便便上市。如果锁定期是5年的话,还可以带来额外的好处,因为如果一个企业造假上市,或许可以撑过三年,但一般撑不过五年,到时候很可能还没套现就暴露了,就可能被抓,那他还造假、上市干什么呢?结果就是清除一些恶意上市的公司,净化中国资本市场。

  上市公司质量是资本市场的核心,而上市公司质量的核心是主发起人,限制套现应该针对主发起人。而对于其他机构都应放开,没有任何理由去限制其他投资人正常套现获利。所以我说这个政策方向对了,内容偏了。

  IPO速度正常化将重构中国资本市场,中国资本市场垮不了

  说回对资本市场趋势的解读,其实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我个人有三个观点:

  第一,市场垮不了。近5年经济形势低位徘徊,目前的经济形势已经是个底;股市3000点也在低点,还能跌哪儿去呢?所以我觉得市场未来不会太差,至少不会影响IPO的发行,这是毫无疑问的。

  第二,并购市场有可能会被激活。并购业务最近半年被打得太惨,包括再融资,有点矫枉过正。并购作为资本市场的活跃因素,还是有其必要性的。

  第三,等监管部门想明白了,年初IPO发行速度的趋势还会继续,不能因为一顿“午饭”、有人反对就调整。IPO发行速度的正常化,才是中国资本市场真正的未来。

  总而言之,作为20多年的资本市场从业人士,我相信中国资本市场发行正常化、市场化,真正跟国际接轨,是必然的趋势,对于这一点我非常看好。

  作者为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资本控股董事长。本文为盛希泰6月3日在深圳举办的“资本寒冬季的华山论剑”第二届中国股权投资人大会上的主题演讲

  【财新私房课】创业是极具挑战性的社会活动,是对自身智慧、能力、气魄、胆识的全方位考验。如何驾御风险,度过从起锚到抵达理想彼岸的漫长过程?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将在财新私房课为您分享创投历程中的独门经验,以全新视角向学员描绘当下创业的时代蓝图。课程详情:《盛希泰:变革时代的创业秘籍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