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资中筠:忆小妹资民筠

2019年09月13日 10:1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我常想,她若是“只专不红”也许会好些,最多在某个“拔白旗”运动中受批判,但是作为自然科学而且是尖端科学的人才,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在国际交流中开拓眼界,更可以大有作为。国内外不少科学家不通人情世故,不事家人生产,也不鲜见。在当今的社会,她未尝不可以做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有成就的科学家
资中筠
资深学者,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退休研究员、原所长。参与创办《美国研究》杂志与中华美国学会,曾任杂志主编与美国学会常务理事,创办中美关系史研究会并任第一、二届会长。1996年从社科院美国所退休,仍继续著述,并应邀参加各种学术活动。除有关国际政治和美国研究的专业著述外,撰有大量随笔、杂文,并翻译英、法文学著作多种。

  【财新网】(专栏作家 资中筠)小妹民筠离我而去已有四年。如果在世,今年该是她过八十整寿。我想起她时总是感到无限惋惜。她去世后,陆陆续续写下了记忆的片断,一直没有发表。偶然遇到她的旧友提到她,想起这篇未刊之文,或可发表聊以慰思念之情。

  我是老大,两个妹妹都已不在,独留我在这里纪念她们。大妹资华筠是名人,如果她是时代的幸运儿的话,小妹民筠正好相反,是时代的悲剧。她与华筠出生相隔两年,但环境迥异,正好是1938年,天津沦陷之后,先天条件就与华筠不同。母亲怀她时刚经过丧母之痛,身体虚弱,她不足月就出生,先天不足。外加母亲因奶水不足而必须补充奶粉,她在襁褓中因吃了劣质奶粉而大病一场,九死一生,所以幼时发育较慢,比较瘦弱,与华筠的活泼、精力充沛成鲜明对比。她是家中第三个女孩,按传统,亲友们都希望我母亲生个男孩。父亲怕她因而受歧视,加倍宠爱,母亲因为她体弱,也给予特别照顾,而且一反对我和华筠的严加管教,对她特别放松,并且因为她身体不好,特意晚一年送她上小学。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杨胜忠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