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一带一路”的干货要点

2015年03月30日 11:10 来源于 财新网
一方面中国希望“以开放促改革”,即通过对外开放为内部改革引入压力;另一方面,中国更希望通过本轮开放,在日益多极化和治理规则重构后的全球经济政治格局中发挥更主动的作用
邵宇
邵宇: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融学博士,牛津大学John SWIRE学者,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暨研究生导师,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兼职教授。曾任职上海宝山区发改委副主任,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副系主任、CFA项目主任。2011年加盟东方证券研究所,目前任首席经济学家、首席策略分析师和固定收益负责人。 代表作品包括《穿越镀金时代》、《危机三部曲》、《微观金融学及其数学基础》、《金融创新与体系设计》、《证券投资分析:来自报表和市场的见解》等。

  【财新网】(专栏作家 邵宇)全球化并不神秘,它总是关于贸易、投资、货币、人员和文化的交流。它也不会总是一马平川或者高潮不断,会停滞,消退甚至崩溃,世界大战、恐怖主义甚至埃博拉病毒也是全球化的几种极端激烈形式。近代历史来看,全球化已经经历了三波浪潮,分别是全球化1.0即大航海时代,全球化2.0即英国和英镑时代,全球化3.0美国和美元时代。

  尽管上一轮全球化极大的推动世界经济的持续增长,中国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但美国和美元主导的全球化3.0模式具有先天缺陷,单极货币和需求驱动容易诱发全球贸易和投资不平衡,因此具有先天的危机基因。事实上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已经对全球化形成了永久性的伤害。根据IMF的测算——全球经济在08年危机以后没有走出去,按照以前所发生的情况,下跌之后都有一个强烈的反弹,然后逐渐回归的曲线,这次危机唯一的例外是下跌之后再没有走出去,由此全球丢失了1.5%的潜在增长水平和能力。其中核心的原因应该是由于美国的需求内卷化(再制造业化和能源独立),导致对全球其他经济体(包括制造国和资源国)的滴涓效应下降,从而导致全球化停滞和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在全球化3.0时代,一般美国经济好,大家都开心,现在是美国经济一枝独秀,大家都不开心。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郭艳涛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张翔 极右翼 熔断 三年自然灾害 曹建海 埃博拉病毒 中央军事委员会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两弹一星 去产能 熔断 国九条 无线输电 中债登 银监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