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靳毅

作者简介

国海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研究团队负责人。曾任国海证券资产管理分公司固定收益总部同业投资部总经理,申万宏源证券资产管理事业部固定收益总部产品总监等职。北大金融家俱乐部理事,固定收益领域大型NGO"固收汇"创始人。

专栏文章列表
汇率的涟漪
2022年05月09日 14:29

出于对资本外流风险的担忧,年初以来央行谨慎宽松。而下阶段中美利差延续倒挂,资本外流压力不减,央行很难大幅降息

疫情之下,出口影响有多大
2022年04月18日 10:34

历史上来看,出口订单压力向出口传导时滞为3个月左右。基于我们对供应链扰动持续到5月上旬的判断,短期内,目前订单存在的外流风险,或将加剧国内二、三季度的出口压力

疫情再袭,工业生产压力有多大
2022年04月15日 16:12

对工业增加值增速影响最大的是疫情整体的持续时间。结合目前各地管控的严格程度,二季度全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或放缓1.6个百分点左右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有多久
2022年04月06日 11:28

疫情对居民消费的冲击大概持续4-5个月,对基建投资的制约持续2个季度左右

地产回暖,需要重视哪些信号
2022年03月23日 16:46

观察本轮地产周期,当下正处于从“政策底”到“销售底”的这一关键阶段:若“因城施策”式的地产托底政策持续推出,叠加上中央释放“稳地产”的积极信号,不能排除在今年二季度见到“销售底”的可能性

俄乌冲突,美联储加息会否有变
2022年03月01日 10:34

由于本轮俄乌冲突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有限,因此,3月份美联储很难因此而停止开启加息的步伐,但第一次加息会稍显谨慎,大概率只加息25BP

“猪油”同落,宽松可期
2022年01月13日 08:45

央行执行宽松政策的窗口期将进一步压缩,而国内通胀的减弱将使得宽松在短期内的操作空间进一步加大

降准可期,12月资金面怎么看
2021年12月06日 11:19

从历史上来看,总理提及降准后,政策大概率于1-3周后落地。因此我们判断降准具体落地时间可能在12月15日左右,方便用降准部分置换12月15日当天到期的9500亿MLF资金

2022年,中国出口是否会再超预期
2021年12月01日 10:44

在当前疫情扰动、美国供应链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的背景下,本轮美国企业的补库意愿将会更高,对明年中国出口的支撑时间可能更长

“稳地产”见效还有多久
2021年11月16日 10:47

从历史上来看,地产周期的转向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从“政策底”到房地产投资数据的底部,还需要经过“销售底”“拿地底”两个拐点

就业瓶颈会否将美国推向“滞涨”
2021年10月26日 15:14

持续上行的通胀,将有可能引发“戴维斯双杀”,使得美股出现较大回调压力

经济降速,谁将成为压舱石
2021年10月19日 10:50

随着专项债的发行提速,年内基建投资或将逐渐企稳,率先成为中国经济的压舱石。与此同时,在“保供稳价”的政策指导下,如何疏导工业企业成本困局也将是围绕着四季度的“主旋律”

凛冬将至,能源通胀将再掀波澜?
2021年10月12日 10:50

纵观过去10年欧美绿色能源的升级进程,石化能源发电量减少的一半几乎均由可再生能源接棒,而另一半则依靠天然气补位。今年极端气候的频发是天然气困局的主要导火索

美国债务上限危机的影响有多大
2021年09月28日 10:47

整体来看,本轮债务危机出现“技术性违约”的可能性依旧较小。美国债务上限问题最大的敌人是时间,随着“违约日”的临近,债务上限问题将对资本市场产生一系列潜移默化的扰动,进而加剧市场波动

美国通胀“猛兽”离开了吗
2021年09月23日 11:00

8月份的价格数据很大程度受到疫情扰动,现在判断美国通胀拐点已现或许为时过早。通胀继续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高,但是短期内也难以下行

美国地产的“疯狂”周期
2021年07月06日 11:23

美国本轮地产热究竟因何而起,又该如何收场?

黄金未来怎么走
2021年05月11日 12:29

在疫情整体可控的前提下,短期内,目前的黄金上涨行情可能存在技术回调和市场对通胀预期再定价的因素。中长期来看,假设疫情能够进一步得到控制,今年下半年,一旦美联储开始逐渐退出购债计划,实际利率将上行,黄金价格将相应下跌

加息涟漪将如何演绎
2021年03月30日 11:49

海外方面,未来1-2个季度将看到更多制造型新兴市场为应对通胀而开启加息。本轮各大新兴市场在加息上将显得更加谨慎,在具体操作上可能会呈现出幅度小,频率高的模式

违约的涟漪
2020年12月14日 16:03

违约的阵痛尤在身边,短期看,它甚至有加剧的风险。但对很多人而言,长远看,一场更大的时代红利也已走到了我们身边

当弱势美元降临
2020年08月07日 14:10

疫情对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冲击非常有限,短期内美元难以被取代,但中长期美元储备主导地位存在不确定性。从长周期来看,美元指数已阶段性进入顶部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