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王黔  

作者简介

先锋领航投资策略及研究部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拥有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杜克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以及北京大学国际经济学学士学位。

专栏文章列表
对抗通胀,多国央行或将上调利率至中性水平之上
2022年09月09日 15:43

鉴于全球人口结构的变化、风险规避需求以及全球储蓄过剩,预计所有利率在长期均将有所上升。这既包括政策和市场利率,也包括理论上的中性利率水平

市场波动下,股债六四组合还有效吗
2022年06月17日 10:55

“股债六四之死”这样的说法抓人眼球,且无需复杂解释,甚至站在如今不容乐观的市场环境中来看,这说法似乎不无道理。但它忽视了投资的本质,仅聚焦短期表现,不利于投资者保持自律、追求长期目标

美联储计划加快缩表,释放何种信号
2022年05月19日 09:53

各国央行当前面临着稳定通胀的挑战,而政策利率上调的节奏与效果或许依旧是未来的焦点

美国收益率曲线变化背后的信号
2022年04月22日 12:18

从过往经验来看,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确可以看作是经济衰退的风向标,但要正确解读这一信号并非易事,尤其是当前还面临着美联储政策、劳动力市场以及国际冲突等诸多不确定因素

投资预测就像天气预报,投资人该怎么做
2022年02月25日 11:36

天气预报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气象部门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提高预报准确率,而投资预测就像天气预报,投资者应该将其视为参考信息,而不要完全仅凭它去制定投资决策

高通胀之下,股债六四平衡还能奏效吗
2021年11月01日 10:50

我们研究检验了从1950年至今影响股票和债券相关性的主要因素。其中,长期通货膨胀是截至目前来看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整体复苏,节奏各异: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
2021年09月03日 16:31

预计在未来几个月,美国和英国的核心通货膨胀将超过央行制定的目标,而中国和欧元区的通货膨胀将低于目标水平

消费复苏乏力,全年增长预期下调至8.7%
2021年07月01日 10:37

尽管距离疫情暴发已一年有余,但中国消费者的不确定性/风险规避分值仍然相对较高

政策趋紧,发达市场债券收益率将呈何等变化
2021年06月11日 10:27

预计政策利率的上升和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缩小对收益率的提升作用有限,且在此轮十年余下的时间里,债券收益率都将低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解读美联储利率决议:为何短期内不会加息
2021年03月24日 10:48

在可预见的未来,预计劳动力市场的恢复有很长的路要走,通货膨胀预期仍然保持稳定,加息的时点仍然相对遥远

从最强春节档看中国政策正常化挑战
2021年03月09日 13:17

现阶段的问题不再是中国人民银行是否以及何时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而是正常化的步伐和规模。预计政策收紧将是逐步推进的,且取决于经济表现

美股和非美股的20年:“凡是过往,罕为序章”
2021年02月25日 10:58

未来十年非美国际股市的收益率将高于上一个十年,而美股年化收益率则将比上一个十年低约8个百分点

疫情以来美股强势回暖,是疯狂还是理性
2020年08月28日 10:53

股市上行由基本面改善支撑,美国股票市场目前的反弹是合理的

直面疫情冲击:2020年中经济及市场展望
2020年08月04日 14:53

总体而言,全球经济复苏的轨迹更可能是一个拉长的U形。相比之下,中国的经济复苏将更为迅速且呈V形

A股波动之下,投资者何去何从
2020年07月24日 11:18

对于投资者而言,最重要的是放眼大局,将关注点放在市场的增长潜力和投资组合的长期回报上,而不是每日的涨跌

新兴市场的挑战时刻
2020年07月20日 10:45

各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复苏速度和轨迹均可能因国家和地区而异,而新冠疫情的发展则是其中的决定性因素

大规模防疫举措过后,将如何偿还代价
2020年06月29日 15:04

长期来看,虽然我们对发达市场的债务可持续性较为乐观,新兴市场面临的挑战更大,可能难以轻易摆脱债务负担。但观察最近数月的情况,全球复苏似乎已见希望

为什么现阶段不必过度担心通货膨胀
2020年06月08日 15:06

未来一段时间,通货收缩即通胀增速下降的可能性更大。因失业率的上升及居民消费的持续低迷,短期内经济疲弱带来通胀下行压力将大于上行压力。长期来看,通胀终将卷土重来

为何全球其他国家经济复苏节奏可能不及中国
2020年04月24日 10:04

只要不出现第二波大规模疫情,中国经济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恢复正常,但发达市场经济将滞后三到四个季度,也就是到2021年底才能恢复正常

2020:充满不确定性的新时代
2019年12月03日 10:53

预计2020年大部分时间经济增长都将延续疲软状态。长期来看,在不确定性持续高企和全球化步伐放缓的背景下,投资低迷将限制资本深化,技术和思想的传播受阻也将抑制生产力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