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刘胜军:国企改革需要更清楚的方向

2015年10月03日

国企改革需要更多的讨论,需要给出更清晰、可操作的原则与路径,方向清楚了,原则性问题解决了,改革才能推得动

铁路混改改什么?

2015年10月02日

此次《意见》点名铁路行业试点改革混合所有制,在业界看来,不过是“再喊一嗓子”,没有从源头开始的市场化改革,铁路混改不可能有新的突破

张文魁:改革的核心应是国企,而不是管国企的构架

2015年09月14日

如果国有企业本身没有市场化机制、没有活力,再加几个部门和机构去监管它、去运营它,也达不到改革的目的

国企改革有待“1+N”

2015年09月14日

改革文件中并不太清晰或在后续细节及执行中需要进一步明确的方面包括:过分强调国有企业的做强做大做优,容易与“尊重市场自身的规律”的原则产生矛盾;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在执行中仍需要细化

国企为何非改不可

2015年09月08日

国企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已造成广泛的不满,如果民企不能成长为真正的市场主体,中国经济会在将来遇到大麻烦

赵昌文:国企改革首要目标是做强做优

2015年09月08日

商业性国企要推进股份制改造;公益性国企要加强内部治理结构,提高效率;自然垄断型国企,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

从习近平“三个有利于”看国企改革

2015年07月20日

我们不应再为政府在国企中的持股比例下限是多少而郁闷纠结,不应继续在国企“去行政化”方面止步不前,不应再为推进管理层激励而缩手缩脚,不应继续一看到让民企控股国企就惊呼国有资产流失

国企宿命:改革进与退

2015年07月10日

国企存在的逻辑和国企改革的历程,似乎预示着国企改革只有再次到了困难时期才能有实质性的突破,但愿这样的“螺旋式”变化不会太拖累中国经济

国企改革方向没有变

2015年06月10日

当前国企改革的核心任务就是继续推进十四届三中全会、十五届四中全会未竟的蓝图,防止国企陷入“半政府半企业”的“半拉子工程”

寻路东北经济

2015年05月29日

投资拉动、政府主导的增长模式行至“末路”,短期应对“断崖式”下滑也应立足长远,作减法,培育市场机制

赵昌文:国企改革顶层设计为何迟迟不出

2015年04月30日

国企改革要抓主要矛盾:国有资本究竟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国有企业究竟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这是本质,是主要矛盾,是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陈清泰:国资改革十一问

2015年04月28日

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框架可设计为三层次结构:国家所有权管理,属于公共职能;国有资本的投资运营机构;投资运营机构持股或控股、受公司法调节的股份制公司,其主体是各类混合所有制公司

混合所有制是一条中间道路

2015年03月31日

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要引入大宗的非国有股份,实际上就是要引入负责任的非国有积极股东,这才使混合所有制有实质意义

邵秉仁:以反腐败推进国企改革

2015年03月27日

国企改革面对的既得利益太大,不通过反腐败解决不了。邵秉仁还认为国企改革当前主要还是打破垄断,推进市场化改革

刘世锦:国企改革需正本清源

2015年03月27日

石油领域的改革应打通国内国际,我们的企业有竞争力,但是只有处在竞争性环境中才能体现这样的竞争力

关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几点思考

关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几点思考

2015年01月14日

完善顶级层面国有资本管理体制的一个可供选择的思路,就是成立一个由国务院领导挂帅的、由国务院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参加的国家国有资本管理委员会,将现在的国资委、社保基金理事会等改为其办公室或办事机构,对委员会负责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邱晓华 天下没有不破的泡沫 债券市场 侧改革是什么意思 人民币贬值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论坛 为何读书 俄罗斯经济 房价还在涨 资金 为何 期货暴涨 加州海滩灰鲸腐尸 日本地震的消息 俄罗斯 以色列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