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无需恐慌的2016年

2016年01月25日 08:37 来源于 财新网
当前经济形势尽管严峻,但远非历史上最困难。可以预期,2016年金融市场虽然波动率比较高,但在合理的政策措施与一定的信心保障下,应该不会巨幅下挫,甚至可以企稳回升
华秀萍
现任宁波诺丁汉大学国际金融中心副主任,金融学助理教授(副高);北京大学法学与经济学双学位,英国谢菲尔德大学金融学硕士与博士。此前曾担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研究员、英国科学院资助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访问学者、《欧洲金融杂志》客座主编等职务。研究以中国与欧洲金融市场为主,兴趣包括金融产品定价、衍生品投资、中国金融市场与企业融资。
华秀萍最新文章

  【财新网】(专栏作家 华秀萍)2016年中国经济发展与金融市场到底何去何从?翻开各种媒体文章,不少权威人士或者经济学家用“困难”与“复杂”来形容当前的情况,甚至不乏“最困难”、“最复杂”的用语。而新年之后的股票市场、外汇市场、债券市场波动性大增。即使取消了熔断机制的股市,依旧没有回春。而汇市,“你买美元了么?”在中产阶级以上的朋友圈子内,就像询问“你吃饭了么?”一样稀松平常。

  在不少爱用阴谋论看待世界的人眼里,“你跌我贬”的股市和人民币汇率无疑是在上演一出竞相“恶意做空”的金融战争。更有甚者,有人宣称: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已经在中国上演,现在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而是最坏的时代。而这一轮金融风暴的核心,恰恰是中国经济发展与金融市场中的不稳定性。

  集合了各种信息的中国金融市场,无疑是敏锐的,虽然不一定是有效的。2016年,毫无疑问,将是非常困难的一年。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决策层提出2016年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并要求化解过剩产能、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化解房地产库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专家提出,这五大任务的提出,部分地强化了市场的悲观预期。

  我们可以推敲一下这五大任务。首先看看去产能。会议提出,需要研究制定全面配套的政策体系,并要依法为实施市场化破产程序创造条件,加快破产清算案件审理。同时,资本市场也要配合企业兼并重组。会议并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增量,防止新的产能过剩。这里头的任何一条,都需要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合作,以及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协同,还有对市场运营规则的保护与尊重。谁都知道,这些要求之中的任何一条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毫无疑问,产能过剩问题短期很难解决。

  而地产等行业的去库存,也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会议提出,要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扩大有效需求,消化库存,稳定房地产市场。同时要落实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允许农业转移人口等非户籍人口在就业地落户,使他们形成在就业地买房或长期租房的预期和需求,等等。方向是对的,但各级政府有多大的力度去真正落实这些改革措施, 还有农民工们实质上有多大的购买力,都是需要打问号的。因此,再心急,房地产去库存的热豆腐,也不是短期就可以吃下的。

  而在去产能与去库存的基础上,倘若再加上多维度多市场的去杠杆,在不少企业家与投资人那里,那就有点儿“雪上加霜”的节奏了。目前部分银行已经针对不少产能过剩的行业的企业压缩贷款与暂停票据贴现业务,降低风险敞口。而股市的快速去杠杆化过程,也生生地震撼了市场。由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从事杠杆配资业务的公司类型众多,加上不少配资业务的平仓手段是电脑的自动平仓系统,导致一旦股票下滑,自动斩仓的场外配资公司们因为争先出逃而发生踩踏事件,导致数次超过千家股票跌停的局面。衍生品市场也是人为地快速去杠杆化。

  至于降企业成本,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跌跌不休,以及不断地去产能、去库存,原材料成本下降也是趋势之中的事情。实体企业最需要的是整体运营成本的降低,因此除了原材料成本,还有人工成本与融资成本,以及政策环境成本,包括税收成本,等等。虽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提出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社会保险费、企业财务成本、电力价格、物流成本,等等,但到底改革力度有多大,市场同样不太有信心。

  五大任务的最后一条,补短板,方向大都认同,但改革重点与秩序,则是见仁见智的了。目前中国经济与金融的短板是什么?国有企业改革?财税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养老金制度改革?随便一条拎出来,都是可以被评论上很久。哪一块最重要?又哪一块可以先行,然后哪一块可以跟进?仅仅这些问题,就可以费掉无数顶尖经济学与金融学研究人员的脑细胞,兼口水无数。争论都争论不清楚的事情,当然市场就更不那么容易买账了。

  分析完这五点,就可以轻易地看出:政府的政策导向,看上去完美,但可以落实的程度有多高,市场上明显存在非常多元化的预期,特别是偏悲观的预期与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过程互相影响,从而导致中国金融市场看上去有些风雨中飘摇。

  但2016年到底有没有必要恐慌么?其实市场的确是有些过度反应了。我们不妨跳出此刻的时空,采用更大更远的视野。回顾历史、考察现在、展望将来,很难说现在的中国的经济与金融形势,是属于最困难的时期之一。根据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CEEM(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1月15日刚刚发布的《全球宏观经济季度报告》,尽管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但美国也好,欧洲也好,日本也好,不少发达国家的经济都在增长,虽然增长速度快慢不一。同时,中国的出口形势虽然依旧可能比较严峻复杂,但回暖迹象也已展露,2016年实现预计增长在1.1%-4.7%之间。

  看完这些全球与中国的宏观数字,再探究一下中国当前的服务业与创新经济发展近况。在制造业比较低迷的格局下,服务业已经成为当前经济的主要稳定力量。其中,依赖互联网与信息技术的服务创新非常活跃,电子商务交易也发展强劲。与此同时,其他相关的服务业,比如,创意设计、节能服务、远程诊断、远程技术支持、系统流程服务、设备生命周期管理服务等,发展态势也比较良好。

  此外,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感召下,2015年开始到现在,省市县到高校纷纷各类创业孵化器。随着创业孵化器数量的增多,孵化器的盈利、项目资源等将迎来越来越多的挑战。即使是项目源比较充裕的创业孵化器,也需要一定的投资与运营周期,才能扭亏转盈。但这些资源的投入,在管理经验不断提升的情况下,既会吸纳不少高等层次人才的就业,也会逐步培育出一批创业与创新的人才。而孵化创新企业所需要的股权投资以及其他分散风险的金融工具与服务,也会推动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建立,同时推动会计、法律等第三方服务机构的发展,充实创新经济或者知识经济所需要的人力资本市场。

  一言以蔽之,当前经济形势尽管严峻,但远非历史上最困难。而当前金融市场虽然波动率很大,但不少是市场过激反应。可以预期,2016年金融市场虽然波动率比较高,但在合理的政策措施与一定的信心保障下,应该不会巨幅下挫,甚至可以企稳回升。

  当然,稳定市场预期,不仅仅是政策制定者的责任,也属于市场每一个参与者的能力范围之内。2016年,我们只需脚踏实地继续努力改革与工作,无需恐慌。现在与未来到底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更多在于我们自己的理念与行动。

  作者为宁波诺丁汉大学国际金融中心副主任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特区 疫苗生产安全总结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雷洋尸检报告 黄於新 国际法庭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高考名额外调 盐业改革最新消息2017 中部战区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骑士夺冠照片 江门市委书记 曹建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