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考分数普涨:“人人大红花”害苦学生和教育

2016年07月11日 13:38 来源于 财新网
升学考试需要回归选拔性,应加大考试的难度,取消“考试说明”,让升学考试无试可应
陈志文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长期从事教育治理,教育+互联网研究。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志文)北京中考分数发布,不仅出现了全科满分的学生,更主要的是“分数普涨”,接近满分的学生比比皆是,舆论哗然。

1

数据来源:北京教育考试院网站

  一位海淀区的中学生根据官方公布的成绩,在网上详细分析了此次中考成绩的分布情况。在满分为580分的中考中,在海淀区超过满分(含加分)的为14人,达到560分(含加分)以上的达到了1481人,而此前几年达到这个分数的人分别为23、347、405。如果换算为百分制,均分在98以上的有200人,95以上的有将近3500人,对比14000人的报考人数,也就是说有四分之一的考生达到了95分的水平。这几乎是人人一朵大红花了。如果想上海淀最好的中学,每门功课扣分不能超过3分。该学生称,如此完全丧失了“考察初中学生升入高中后继续学习的潜在能力”,并质问:这难道是你们要的教育公平?

  其实,何止中考,北京的高考也大同小异。在考生连续下降的同时,北京的高分考生却不断创下新纪录,在2006年到2015年的9年间,北京考生的平均分,文科涨了100多分,理科总分上涨70多分。最夸张的是2015年,考生再次下降4212人达到历史最低的同时,650以上的高分考生却再次增加了1732人。要上清华北大,已经不是考了多少分,而是不能被扣掉多少分。

  因此,此次中考,反应了这种选拔性考试水平化、模式化的现状,也把中小学考试的简单化问题展示在世人面前。这是近年来各类升学考试中一个值得重视的趋势,其背景无非是一个荒唐的逻辑:试题难度与学生负担成正比,为降低负担而不断降低难度。其实,考试的难度与负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而与期望值相关联,无论想在哪里考第一名,客观上的负担都是很重的,而非试题的难度。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舆论与大众对以高考为代表的升学考试口诛笔伐,无限上纲上线,动辄就指责大学教授也不会做什么题之类的标题比比皆是。考试试题难度被认为直接影响甚至决定学生的负担,试题难度大,压力就大。在舆论压力下,各种考试开启了新模式,难度不断降低,考试越来越水平化、模式化。从高考到各地各级考试,纷纷推出考试说明,越来越像托福、雅思等水平化考试。考生的成绩越来越高,似乎皆大欢喜,岂不知害苦了教育。

  首先,考试简单化、水平化、模式化,大大降低了考试的区分度,完全破坏了选拔人才的功能。因为诚信等各方面原因,我们虽然不断改革,但最后升学考试还是要回到分数这把刚性的尺子上来。这时,没有区分度,或者区分度越来越低的尺子,对于人才选拔的意义就越来越小,甚至起到的是反作用,选拔出的更多可能是中间人才。分数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分分计较,1分2分有区别吗?当然没有,但是为什么?

  区分度降低,难以选拔出优秀人才还可忍受的话,那么考试简单化、水平化、模式化,则直接强化推动了应试教育的发展,是我们坚决不能接受的。这种低难度的考试,最后较量的是熟悉程度,是谨慎不出错,拼的不是能力,而是不丢分。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训练,连续不断的重复训练,这也就是全国弥漫性的应试教育难以根除的重要因素之一,学习变成刷题,因为这种重复训练是有意义和有效的。这可能是一些专家名人在批判考试难时始料未及的。同时,区分度降低,前所未有地强化了分数的价值,分分必争成为一个普遍而现实的问题,推动的只能是应试教育的加剧。

  这种升学考试,最后褒奖的不全是最优秀的人,多数是最擅长刷题的人。

  在应试教育的问题上,我认为主要是家长过高的期望,社会上以学历为核心的评价在推动,教育部门更多是被动的承受者。但是,在考试这个问题上,教育部门的确需要承担责任,无论如何,我们无法改变任何一个考试都是客观上的指挥棒,那么,这种低水平、水平化、模式化的选拔性考试也必然起到恶劣的指挥棒的作用,即容易重复训练。

  这一问题还与盲目学习美国的考试方式有关。

  不同的考试,其定位与目的,效果和作用是不同的,简单从功能上来说,一种是水平考试,一种是选拔性考试。原则上讲,水平考试难度相对较低,从测量角度看,区分度较低,是粗颗粒的,只是一个大致分层。但是选拔性测试不同,它更强调对优秀人才的区别与选拔,要求区分度更高,是细颗粒的。我们所熟知的美国的各种考试多数都是前者。美国“高考”SAT实际上相当于我们的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美国的中考SSAT类似我们初中的学业水平测试,同样,托福也是一种语言水平测试。前者满分为2400分,但是再低的人,一般也不会低于1200分。

  美国盛行的这种水平化考试,是与其录取制度配套的,即,水平考试作为一个基础学术评价,学校在此基础上综合评价后招生录取。这些成绩是基础,但不是唯一依据。中国则不然。因为诚信等原因,最后还不得不回到分数这个唯一的刚性依据上来,这时,盲目套用美国的水平测试,那几乎是一场灾难。人家用一个粗框架的水平评价作为一个评价基础,我们却需要把这个东西作为唯一,怎么能不出问题?

  考试简单化、水平化,尤其是升学考试简单化、水平化,对中国教育,显然是弊大于利的,是时候采取措施予以纠正。一方面,必须加大考试本身的难度,拉开分数差距,加大区别度,回归选拔人才的基本定位,同时,也需要彻底改变选拔性考试本身的思路,取消各级“考试说明”,不应该像水平测试一样,过于追求选拔性考试的稳定性,让选拔性考试无规律可循,无试可应,在一定程度上将有效遏制“刷题”的中小学教育现状。

  新的高考改革已经启动,在考试上综合了选拔性考试与学业水平测试,期望新高考,带来新的考试,新的气象,为教育的进步,做出贡献。

  作者为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