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世界银行的SDR债券:它究竟能带来什么

2016年09月30日 11:2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SDR并不是中国目前最紧迫的任务,中国需要进一步发展国家的资本市场,而同等重要的事情还包括确保规章制度的总体框架和透明度
钱德勒
(Marc Chandler):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BBH)高级副总裁及全球货币策略主管,兼任纽约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助理教授,并出任该校全球事务中心咨询委员会成员。

  【财新网】(专栏作家 钱德勒)从10月1日起,中国的人民币将正式被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这兑现了一年前做出的决定。人民币加入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行列,成为国际基金组织(IMF)储备资产(SDR)的一部分。20世纪70年代以来,尤其是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后,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而人民币加入SDR就是对这种进步的一项认可。中国已经开始更为频繁地使用SDR,既将其作为美元的一项替代品,同时也是提升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一种方式。

  在中国的敦促下,世界银行发售了价值约7亿美元的三年期多币种债券,以IMF的SDR进行计价。对于市场来说,这可谓是号角齐鸣,有媒体报道这是30多年发行的首个SDR债券。

  该债券在中国大陆发行。投资者使用人民币购买此债券,收益同样用人民币进行支付。中国的政府官员似乎认为,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实现了一举两得的目的。首先,这促进了人民币的使用与国际化。其次,SDR债券可以用来取代这些官员眼中的美元/美国霸权。

  显然,这种看法是过分夸张了。目前,SDR债券的规模仍然太小,无法催生这样的变化。事实上,世界银行计划再次发行多批SDR债券。中国第二大债券承销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未来几年里,中国SDR债券市场的规模有望增长至50亿SDR单位(约合70亿美元)。首个SDR债券的发行规模相当于5亿SDR单位。即便达到70亿美元甚至700亿美元,SDR债券市场依然不具备改变全球金融体系的规模,也无法显著地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

  多币种债券虽然存在,但市场规模很小。SDR债券的组成与债务管理者的责任并不匹配。二级市场是不存在的。世界银行债券的回报取决于SDR货币篮子的表现,但这其实是一个人民币债券,并没有什么新颖性,也不是特别有吸引力。考虑一下,该世界银行债券的收益率约为49个基点。而中国三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则为2.42%。美元是SDR的最大组成部分(约占42%),而去年9月美国三年期国债的收益率约为86个基点。

  据报道,该世界银行债券获得了2.5倍的超额认购,这表明市场环境不错,但也没有达到极好的水平。接下来的问题是,谁将有望成为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发行的SDR债券的最终投资者?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是显而易见的候选者。有报道称,一些国家的央行正在购买大陆人民币债券,将其用作货币储备。也许,如果储备货币的管理者希望持有一些人民币资产,但又担心未来出现贬值的可能性,购买与SDR挂钩的人民币债券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这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较低的收益率)。

  关于中国所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市场同样存在一些辩论。有人把它视为IMF和美国霸权的竞争对手。然而,除了缺乏美国和日本的参与外(加拿大最近加入了AIIB),AIIB也并没有远离目前的体制。它正与其他开发银行展开合作。此外,大家还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AIIB的成员国都是采用美元进行认缴的。而AIIB的对外贷款也都是以美元计价的。

  总的来说,人民币将越来越多地扮演储备货币的角色。根据IMF的估计,人民币目前约占全球储备货币的1%左右。外汇储备大多投资于主权债券市场。而中国的国债市场规模太小,无法吸收大量的全球外汇储备(总额为1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大陆和香港占3.56万亿美元)。SDR并不是中国目前最紧迫的任务。中国需要进一步发展国家的资本市场,而同等重要的事情还包括确保规章制度的总体框架和透明度。

  作者为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BBH)高级副总裁及全球货币策略主管,兼任纽约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助理教授

  免责声明:本文所表达的观点基于2016年9月27日的市场情况,仅作为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BBH)看法的一般指南。这里所表述的观点仅反映BBH此时对市场的最佳判断。基于最新信息、未来事件或者其他因素的发生,我们并无任何责任更新或者改变我们的观点。本文的内容不构成购买或出售任何证券、或投资任何特定国家、行业或资产类别的建议。BBH不隶属财新。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