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展望2017:政治因素压倒经济因素

2017年01月10日 15:0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过去的一年里,英国决定离开欧盟,美国选出唐纳德•特朗普担任下一任美国总统,这两者都令人感到惊讶,但也让未来初露端倪
钱德勒
(Marc Chandler):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BBH)高级副总裁及全球货币策略主管,兼任纽约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助理教授,并出任该校全球事务中心咨询委员会成员。

  【财新网】(专栏作家 钱德勒)投资者们应该会很熟悉那些经常驱动资产价格的宏观经济变量。例如,大部分投资者都听说过企业资产负债表、价格收益率、自由现金流与Q比率等变量。

  然而,相比之下,投资者很难将政治因素融入他们的分析中。这将是未来一年中的主要挑战。在很多方面,政治因素将会压倒经济因素。在过去的一年里,英国决定离开欧盟,美国选出唐纳德•特朗普担任下一任美国总统,这两者都令人感到惊讶,但也让未来初露端倪。

  未来发生的事情也许会更令人惊讶。我们已经预计到了英镑的大幅贬值,但是其下滑速度却还是让许多人感到猝不及防。英国经济的表现要优于一些经济学家的预期,虽然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英国央行的激进政策。作为刺激措施的一部分,英镑广义贸易加权指数100日移动均线已下跌了11%。此外,英国央行还降低了基准利率,为银行提供了廉价资金,并恢复了主权债券购买计划,其中包括首次购买公司债券。在这些政策的激励下,英国经济保持住了前进的势头。

  针对美国大选出乎意料的结果,市场反应强烈。债券市场(特别是长期债券,包括美国国债市场)出现了大量抛售。这些曲线的陡峭程度是许多高收入国家想要获得却又无法操控的。虽然利率大幅上升,股票市场的组成与主导行业已经改变,但增长强劲。美元兑几乎所有货币(包括G10与新兴市场货币)的汇率都大幅上涨。

  其他的市场力量也正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发行更多债券的基础上,中国经济正趋于稳定。沙特阿拉伯放弃了自己的新战略,重新扮演起石油“摇摆生产国”的角色,与竞争对手伊朗和俄罗斯达成了相关交易。此外,库存和制造业给美国经济带来的阻力已减弱。在经历了三个季度的亚趋势增长后(美联储的估计值为1.8%),2016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的增幅加速至3.2%,为两年来最快。同时,这也是2010年初以来排名第四的季度增长。而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同样高于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不得不针对个别事件进行分析梳理,感觉将会有一股更大的浪潮席卷全球。这就是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也是英国退欧与美国选举之间的“纽带”。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英国与美国是表现最好的两大经济体。决策者们积极应对金融危机,两国都接近充分就业状态。经济增长虽然说不上惊人,但也比较稳定。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势力在欧洲呈现出上升的势头。欧盟与欧洲货币联盟本质上是需要一体化的,同时要求成员国交出一些主权来换取战略目标(比如获得和平与繁荣的更大机会)。因此,民粹民族主义的势力会变得特别强大。

  一个全新的、非正统的美国政府将于1月底正式就职,但特朗普所带来的影响已非常明显。股票和债券市场对这次美国大选结果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1980年里根当选总统时的情况。美元的表现已跑赢大市。

  我们看涨美元,这是因为我们意识到金融与货币政策分歧的重要性。除此之外,我们还考虑到了欧洲更不稳定的政治局势。事实上,随着2016年美国总统初选不断深入,当时我们就越来越清楚,无论谁赢得大选,美国的财政政策都会变得更加宽松。

  在经历了里根-沃尔克时期的美元反弹以及德国统一后德国马克的超调后(这无意中制造了一场危机,催生了货币联盟的建立),我们很快认识到,这种新的政策组合(宽松的财政政策与收紧的货币政策) 对货币是最为有利的。这进一步加强了我们看涨美元的观点。

  目前,我们尚不清楚在竞选期间公布的政策中,哪些是期望政策,哪些是声明政策,哪些又是实际操作的政策。此外,我们同样不清楚,立法部门中的共和党人会在多大程度上与白宫里的共和党人保持合作。当选总统特朗普可能会发现,民主党人会支持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而共和党人会支持减税。

  尽管存在许多未知数,市场似乎更期待企业税率的降低、管制的放松与利润的增长。此外,市场还预期通货膨胀率会有所上升,同时美国货币政策逐步正常化的进程将会加快。在竞选期间,当选总统特朗普曾对耶伦美联储进行批评。投资者也许会惊喜地发现,特朗普在就任后很可能会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

  特朗普很可能会将美联储塑造成他想要的中央银行。目前,由七人组成的美联储理事会有两个空缺。当耶伦于2018年2月届满卸任时,其中的一名理事将有望接任美联储主席。而菲舍尔副主席的任期将于2018年6月结束。

  根据多德-弗兰克法案的要求,特朗普最初的官员任命将会包括一个负责监管的美联储副主席(即便这个职位后来有可能会换人)。目前,这个职位已任命塔鲁洛州长担任,一些市场人士预计在找到新的人选后,塔鲁洛将会辞去这个职务。同样,有人猜测,布雷纳德州长(曾被认为有望出任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有可能退出理事会。目前的问题是,在未来一年多的任期内,特朗普任命的官员将可能占美联储理事会的大部分。

  2017年,我们预计耶伦将继续推动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在 2016年12月的FOMC会议上,美联储决定加息。基于经济方面的预计,2017年美联储可能还会加息三次。当然,这并不代表美联储的承诺,也无法昭示财政政策的任何潜在变化。

  我们预计市场会出现上行风险。美联储的充分就业与核心PCE平减指数 2.0%的目标有望实现。如果工资增长明显并得以持续,紧缩政策可能会来得更快一些。我们预计美国政府会出台一些财政刺激政策,虽然可能达不到市场广泛讨论的1万亿美元。尽管如此,美元实际贸易加权汇率的快速上涨可能会使美联储停下脚步、仔细思考,尤其当全球范围内的需求增长并没有实现时。

  即便当新任总统更为详细地描述了他的财政政策意图后,美联储也不可能先发制人地采取更加激进的政策。美联储只可能采取谨慎与实际的态度,看看最终的协商能达成什么结果以及何时才能实施相关政策。如果经济环境像2016年年中那样疲软,政府可能会在适当的时候推出财政刺激政策。相反,如果失业率有望跌至4%以下,经济增长超过趋势,且价格正在加速上升,政府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反应。

  作者为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高级副总裁及全球货币策略主管

  免责声明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基于2016年12月的市场情况,仅作为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BBH)看法的一般指南。这里所表述的观点仅反映BBH此时对市场的最佳判断。基于最新信息、未来事件或者其他因素的发生,我们并无任何责任更新或者改变我们的观点。本文的内容不构成购买或出售任何证券、或投资任何特定国家、行业或资产类别的建议。BBH不隶属财新。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丁璐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