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房地产市场的“质变”

2017年02月20日 10: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目前房地产市场的库存销售比处于较低的位置,但是2017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不会剧烈下降,可能到下半年开始感受到压力
刘陈杰
Upright Capital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原高盛中国策略分析师。中国新供给经济学五十人论坛成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业界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学士,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曾在世界银行和银华基金工作,从事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研究。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陈杰)本文谈到房地产的“质变”,意在抑制房地产市场的资产泡沫,恢复其基本居住功能。一般而言,房地产集基本居住功能的耐用消费品特征和资产配置属性的投资品特征,对于中国经济短期波动、中期转型和长期发展,以及中国金融领域的稳定,都具有重要的影响。房地产泡沫的肆意蔓延,不利于中长期经济发展,对于收入阶层处于弱势的居民而言,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痛苦感加剧和阶层之间财富存量的拉大,不利于经济社会稳定。长此以往,容易造成社会分层的固化和金融风险的集聚。我们总是希望一方面规避房地产的泡沫,一方面逐步恢复房地产市场正常居住耐用品的功能,但现状仍需努力。本文就目前房地产市场的四大“不一样”之处展开论述,讨论新时期房地产市场的特征。同时,根据我们测算的一系列短期风险监测指标,探讨目前房地产市场风险和未来所剩的居民杠杆空间。第三,结合决定房地产市场投资、需求的核心因素,对库存状况进行合理估算,模拟未来一段时间中国房地产市场可能的图景。房地产市场的问题,也许并不仅仅在于房地产本身,这与我们一直强调的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降低导致的资金空转有关。关于房地产市场的税费制度、土地制度、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的协调等,将成为决定房地产市场中长期发展的核心因素。

  2014年之后,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四大变化,这将深刻影响今后一段时期房地产市场发展和相关的政策措施。第一,表现形式不一样。我们的研究发现,2014年以前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大宗商品市场等之间存在较为明显的正相关性。我们认为,这些资产类别之间相关性的背后都是坚实的经济基本面,结合当时流动性的松紧,推动资产价格的涨跌。但是,自2014年以后,房地产市场价格和股市之间展现出非常显著的负相关性,两者之间表现为价格的轮动而不是以往的正相关性。因此,第一个“不一样”,就是这轮房地产市场泡沫更多表现为资产之间的轮动,而不是以往受到背后实体经济基本面的推动。第二,驱动原因不一样。中国短期房价的主要影响因素有三个:居民收入预期、货币条件和居民的风险偏好。2014年之后,房地产上涨的背后并没有居民收入预期好转的推动,主要是货币条件和风险偏好的变化所引起的。然而,我们注意到我们要产生单位的GDP所需要的货币量增加了很多,单位GDP的融资总规模的加速度从2013年已经开始增加了,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增长的效力在下降。资金不往实体经济去,民间投资一直起不来,主要是中国资本回报率,特别是工业部门的资本回报率自2014年开始低于中国的融资成本,资金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而更愿意进行一些金融市场的投机行为。因此,在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背后是过剩流动性的推动,而不是扎实的经济基本面。第三,政策空间不一样。以往我们的房地产调控力度都很大,范围也很广。中国的金融体系深化已经到一定程度了,按照相关部门的测算,影子银行支持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直接贡献已经达到27%了,如果加上其他间接贡献,可能要超过三分之一。按照我们对中国金融周期的测算,中国的金融周期指数处于1985年来的最高点。这轮房地产市场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思路采取“一刀切”和大力调控的方式,很可能引起金融风险。因此,我们更多的是看到“一城一策”、“做而不宣”等的精准化调控方式,这里面就体现了这轮房地产泡沫调控的政策空间“不一样”。第四,区域形势不一样。目前而言,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差异化较以往加大,具体表现为:一二线城市存在泡沫,三线城市还有去库存压力。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涨幅都在30%以上,已经存在一定程度的泡沫。然而,广大的三四线城市目前来讲库存还是偏高,去库存压力不减,伴随着中长期人口外流等因素,未来的形势依然严峻。总结起来,这四个“不一样”,主要表现了2014年以后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的泡沫化压力,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房地产市场迫切需要完成“质变”。

  还有多大空间、多长时间留给房地产市场完成抑制泡沫的“质变”?我们从三个方面看短期的房地产泡沫风险。第一,从杠杆交易上来看,交易杠杆率(交易杠杆率=(居民中长期贷款+公积金贷款)/(新房销售额+二手房成交额))已经从2014-2015年上半年的30%上升到40%左右,如果把部分短期贷款计入,则交易杠杆率升至45%,房地产市场成交金额中接近一半以上是银行信贷推动,这一比例已经接近于历史的峰值。第二,目前的房地产需求中有多少是投机性需求。我们把房地产需求分为刚需(因为人口、收入、改善居住等基本面因素引起的需求)和投机性需求(流动性、风险偏好等因素影响)两部分。利用显示性偏好的原理,我们可以大致把投机性需求占房地产需求的比例测算出来。从最新的数据来看,目前房地产销售中投机性需求大约接近30%,与最高峰(2007年和2010年的40%)相比还有差距,但比过去两年已经大幅提高,值得引起重视。第三,目前房贷按揭与居民收入现金流之间的比例。按照公开数据,当前我国居民平均房贷按揭与收入现金流的比例为0.42左右,低于2007年触发美国次贷危机时的水平(0.56)。从交易杠杆率、投机性需求比例和房贷按揭贷款占居民收入现金流的比例来看,我国房地产短期泡沫立刻破灭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投机还有空间,居民加杠杆似乎也还有空间。然而,泡沫并不一定需要出发某个精确的界线才能出现问题,如果关键性因素发生变化,情况很快会逆转。如果说还有多大空间、多长时间留给房地产市场完成抑制泡沫的“质变”?我们认为,目前的房地产泡沫不轻,但仍然有时间和空间留给政策制定者从容应对。只要我们不慌不忙,下定决心,研究调查清楚目前房地产市场的结构特征、居民部门的杠杆情况和金融机构的风险敞口,就有能力使得房地产市场产生“质变”,抑制资产泡沫。

  2017年房地产市场怎么看,政策建议如何设计。我们构建的房地产投资预测指标,主要从供给、需求、房价预期、土地市场、房地产金融相关状况和宏观环境六个方面出发,运用时差相关分析和卡尔曼滤波状态空间方法,编制出房地产投资的领先指标。同时,我们考察了房地产部门的累计库存销售比指标,这一指标的意义在于能相对的测度当前的库存水平。如果库存销售比较高,那么房地产销售对投资的传导时间和程度就更加直接。即开发商一发现销售水平下降,就开始降低房地产投资,因为相对库存已经很高,当务之急是消化库存。如果库存销售比很低,那么房地产销售对房地产投资的传导时间和程度就比较缓慢和间接。即开发商注意到了房地产销售下降,但是由于库存水平处于低位,房地产新增投资未必会很快下降。按照我们的测算,目前房地产市场的库存销售比处于较低的位置,即便销售增速在2016年四季度已经开始下降,但是2017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不会剧烈下降,可能到下半年开始感受到压力。同时,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和投资于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和投资有望出现更为明显的分化。我们认为,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由于服务业的发展,使得人口具有进一步聚集的趋势和内生动力。我国人口在城市圈和城市圈内部可能将呈现出进一步集中的趋势,那么对于人口净流入的很多一二线城市,房地产投资和房价依然具有较好前景。

  综上所述,房地产泡沫的背后是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过低,经济陷入“庞氏增长”,资金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都在追逐资产泡沫。我们认为,第一,改变土地财政、征收房产税是抑制房地产泡沫的重要方面,将从根本上改变房地产市场的短期泡沫行为。同时,增加二套房交易环节的税费也是抑制房地产泡沫的有力手段。第三,从货币政策的角度而言,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环境,也有助于缓解资金空转和房地产泡沫,促进房地产市场产生“质变”。

  作者为望正资本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中国新供给经济学五十人论坛成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