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关停学而思孩子们的负担就能降低吗

2017年05月19日 10: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我们的确到了系统反省减负做法的时候了,中国辅导班的不正常火爆,只是再次给我们提了个醒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志文)学而思在成都被叫停,成为各媒体的头条。官方的说法是办学资质问题,但也有传闻说涉嫌在竞赛中漏题。后一个说法不好确定,但更有可能的触发因素是学而思替一些学校考试筛选学生,遭到家长举报。

  学而思如果违规被叫停,理所应当。近年来培训班的异常火爆,已经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此前一些地方政府已经约谈。在政府部门看来,课外辅导班是加重学生负担的罪魁祸首之一,必须加以严管。上海市主要领导年初已经公开表明了这个态度,抨击课外辅导班加重学生负担,并表示要打压课外辅导机构。

  2017年,好未来(学而思)收入增长68.3%,学生人次增长70.3%,利润增长17.2%,市值突破100亿元,与老牌的龙头老大新东方平起平坐。而此前的2017第三财季,学而思收入大涨129.8%,学员增长74.6%。这种增长速度,只有互联网企业发展初期才会出现,但是学而思(好未来的前身即学而思,2013年8月19日正式更名为好未来)已经成立十余年,这在成熟企业里是罕见的。为什么增长这么疯狂?

  无论怎样,从客观数据上讲,学而思都是挣了学生负担的钱。但如果真是学而思的辅导班增加了孩子们的负担,批判治理,甚至关停都有理,我相信大家都举双手赞同,但关停了学而思孩子们的负担就能降低,就没有了吗?答案是显然的,不可能,没有学而思,还会有新的学而思。

  眼下就已经有一个新的学而思了。2016财年起,新东方的第一收入就已经不再是出国考试培训,而是国内的中小学培训了,其中小学板块优能中学同比增长36%,而出国板块增长仅有8%。2017第二财季,新东方K12收入也大涨45%,学员增长78%。

  我们需要思考和回答的是,为什么孩子与家长会拿着钱去给自己增加负担?为什么过去没有这么疯狂,现在却这么严重?

  第一个原因,也是一个基础原因,就是我们的文化特性,或者说传统。我们有一个口头禅,砸锅卖铁都要送孩子上学。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个政治口号也是在中国文化背景下才会诞生。也正因此,中国人走到哪里,就会把辅导班开到哪里,就会把学区房的价格不断推向高峰。在美国,华裔的负担也是最重的,华人街上辅导班比比皆是,就是最好的例证。

  我想提醒的是,所有辅导班都是家长主动报名去的,不是学校强迫的,他想要,他需要。

  第二个原因,就是家长真的有钱了。在前面讲的文化传统背景下,第一投入方向就是孩子教育,第二才是房子,这也是中国目前最火爆的两个产业。事实上,新东方业务结构的变化已经深刻反映了这一点。过去新东方收入主要是出国考试培训以及中介服务,挣的是一少部分富贵人家的钱,但是现在教育上的投入越来越多,不仅是出国,国内培训也迅速增长起来。

  第三,就是我们教育部门的减负政策的推动。我曾经与一个上市公司的高管聊起课外辅导班的非正常增长,他一句玩笑话值得我们所有教育工作者深省:感谢政府神助攻!理由有二,第一就是减负。一刀切的减负,甚至规定死放学时间,孩子们放学了,家长还没有下班,怎么办?去辅导班成了一个重要选择。第二,不加区别的减负,做减法,学校教的少了,学的少了,尤其是对一部分对自己有高期望值的孩子与家长,不得不选择辅导班加餐。此外,在减负的力压下,包括中考、高考在内的选拔性考试不断等级化、水平化、模式化,而水平考试、等级考试,谁最擅长?一位培训机构的基层负责人骄傲地说:你别忘了,我们是靠什么起家的?托福,GRE,SAT都是水平测试,你们一般人干不过我们。

  这边压下去,但需求是客观的,于是就在那边长出来。课外辅导班不想火爆都不行。

  在这些多重因素的叠加下,课外辅导班愈来愈火爆,甚至加速发展,成燎原之势。如果说前两个因素是我们不能改变的,也是向好因素的话,那么,能调整的,也只有最后一个了。调整减负政策,不搞一刀切,让想多学的孩子,尽可能留在学校里,多学一点,多做一点作业,而不是把他们推进辅导班。

  在这个政策的调整上,我们首先需要纠正长期以来的一些错误观念。从相对角度看,负担是一个心理感受,如果你喜欢玩游戏,三天三夜都不是负担,如果你不喜欢学习,10分钟可能都是负担。第二,从绝对角度看,任何对自己有期望的孩子,负担都会是很重的,无论在中国还是英美,无论是私立学校还是公立学校,区别只是付出的方向不同,内容不同。我经常给别人讲伊顿公学的例子,我也经常给别人介绍爱德华休慕斯写的惠妮中学成长记(虎妈女儿所在学校),我想在这里重复一下。在这本书的第一章,纪录了一个高三女生的一天,标题就是:魔鬼数字4,睡4个小时,喝4杯咖啡,得4.0的GPA。我想,放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她都比我们绝大多数孩子辛苦。

  事实上,无论从AP课程,还是IB课程内容看,英美高中学习内容的宽度是显著超越我们中学教育的,这给了一些优秀的孩子,或者说对自己有高期望的孩子更广阔的学习空间与环境。一个在美国常青藤大学读二年级的中国学生给我讲了他的意外:在我们的高级经济学课上,我突然发现,我的数学没有美国同学学的多,学的深。

  我至今还记得,去年某市在减负的指导思想下,取消小学低年级英语课时,遭到了家长的强烈反对。

  在我们一刀切减负的做法下,我们并没有给这部分孩子机会,不仅是在客观上把孩子们推进了辅导班,在另外一方面,这种做法也严重损害了我们对拔尖人才的培养,也违背了基本的教育规则:因材施教。

  日前复旦大学陆一老师在中国青年报公开谈到日本30年减负的一系列负面后果,其中之一就是辅导班的兴盛,家庭经济负担加重,与今天中国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我们的确到了系统反省减负做法的时候了,中国辅导班的不正常火爆,只是再次给我们提了个醒:我们需要在承认文化传统背景、国情发展阶段的前提下,对一刀切的减负政策做策略性调整,通过学校教育体系,给一部分学生以机会,而不是做助攻,把他们推入辅导班,这比关停更有效,更科学。

  作者为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财新私房课】中国作为世界留学热门国家最大生源国,留学低龄化也愈演愈烈。然而国外到底安全吗?什么样的孩子适合出国?不同的年龄段需要做什么样的规划?如何才能进入名校? 这些答案,您都可以在财新私房课本期系列课程里找到。课程详情:《陈志文:海外留学准备课——从认知到选择》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