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我们时代的起源 (3):知识分子的心态与巴枯宁的忏悔

2017年07月12日 11:2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当知识分子成为对手时,一个社会就处在了危机中。对人类品格的最大侮辱,是取消让优秀、宝贵的品质成为社会的积极力量的机会
李晋马丽
李晋,曾从事经济学和经济史研究,前康奈尔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中心访问研究员(2009-2010),目前为加尔文大学博士生,研究哲学认识论和现代早期思想史。马丽,康奈尔大学社会学博士(2010),现为加尔文大学亨利政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财新网】(专栏作家 李晋 马丽)只有在现代社会中,知识分子才成为可能。在人类社会中,每个时代都有其知识的创造和记录者。

  在古希腊,知识的批判是由哲学家来承担,他们将哲学转化为城邦中公共的事件,然而古典哲学家在秩序和真理中的探求与城邦群众间的张力已经有了一些现代知识分子的特征 。从罗马晚期到中世纪瓦解之前,知识的传承和保留通常是在各个修道院的修会中,无论是奥古斯丁还是阿奎纳,没有人认为自己是知识的创造者或者社会的批判者,而是在自然和恩典张力下的阐释者和普通大众的教师。古时候的中国,政体向知识的承载者们,特别是儒家是开放的,在官僚体制和社会秩序中,只有官员和文人,或者是维系社会秩序的道德伦理。当然,即使在今日,我们也不难发现这种暧昧的关系的延续。而对于现代的知识分子,雷蒙▪阿隆在《知识分子的鸦片》中指出,这个词最早的使用大概是在19世纪的俄国,通常是指大学毕业并且接受过西方文明的社会团体,这些人一般出身是贵族、小资产阶级或富农。阿隆对知识分子的定义是,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