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养老金融:“下一个风口”在哪

2017年07月21日 13:3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养老”是一辈子的事情,养老金融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不过,养老金融是什么?如何界定?这仍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新生事物

  【财新网】(专栏作家 董登新)养老金融是一种绿色金融,它不仅产业关联度高,而且还是一个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幸福产业。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超过2亿,随着人口老龄化现象日益加剧,我国养老产业与养老金融被推向了下一个“风口”。那么,养老金融是什么?如何界定?这仍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新生事物。

  一、中国养老金融的实践与政策

  养老金融的出现,是中国养老服务实践及政策驱动的必然结果。 “十二五”规划的出台,拉开了中国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政策序幕。

  自1999年我国宣布进入老龄化社会以来,人口老龄化加速,老年人口基数大、增长快并日益呈现高龄化、空巢化趋势,需要照料的失能、半失能老人数量剧增。因此,我们必须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建立起与人口老龄化进程相适应、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协调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党的十七大确立了“老有所养”的战略目标,十七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优先发展社会养老服务”的要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和《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都将养老服务业纳入了战略目标。

  2011年12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1-2015年)》。规划明确: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应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着眼于老年人的实际需求,优先保障孤老优抚对象及低收入的高龄、独居、失能等困难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兼顾全体老年人改善和提高养老服务条件的要求,并提出到2015年建设目标:基本形成制度完善、组织健全、规模适度、运营良好、服务优良、监管到位、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达到30张;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服务网络基本健全。

  2012年7月24日,民政部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实施意见》。该意见提出了七款33条,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与养老产业:(1)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2)鼓励民间资本举办养老机构或服务设施;(3)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提供基本养老服务;(4)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产业发展;(5)落实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优惠政策;(6)加大对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资金支持;(7)加强对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指导规范。这是“养老金融”的政策启蒙。

  在中国,“养老金融”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2012年。2012年6月19日-6月20日,在云南香格里拉天界神川大酒店,招商银行和招商基金联合举办了一场名为“中国养老金融论坛”的会议,会议主要包括三个议题:第一,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第二,养老社区的建设与银发商机的开发;第三,养老金融领域同业合作的现状及展望。参会代表主要是金融机构及政府机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会议并未对“养老金融”这一概念作出正式定义,更没有明确“养老金融”的内涵与外延。

  实际上,早在2012年,兴业银行就创设了国内首个面向老年客群的专属养老金融服务方案——“安愉人生”。它除了提供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之外,还在健康管理、财产保障、法律顾问等方面提供符合老年客户需求的专项增值服务,集“产品定制、健康管理、法律顾问、财产保障”等服务为一体。

  2013年,上海银行成立国内首家养老金融专业支行,成立养老金融支行,旨在通过环境设施、产品配置等方面的适老性调整和差异化设置,突出体现银行服务于养老的特色。银行在引入“老年导银志愿者”的同时,上海银行还推出了养老客户专属卡——“美好生活卡”,它能让老年客户享受包括专属旅游线路、体检套餐优惠、入住高端养老社区、专业居家康复护理等消费优惠或专属体验等多种服务。

  2013年,民政部先后发布了系列养老机构建设与管理的相关政策,具体包括《关于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在内地举办营利性养老机构和残疾人机构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养老机构管理办法》、《关于开展公办养老机构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关于开展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2013年7月1日生效的新版《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政府投资兴办的养老机构,应当优先保障经济困难的孤寡、失能、高龄等老年人的服务需求。

  2013年9月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35号),这是我国养老服务业步入全面大发展的政策起点。该文件在政策措施上明确指出:完善投融资政策。要通过完善扶持政策,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培育和扶持养老服务机构和企业发展。各级政府要加大投入,安排财政性资金支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金融机构要加快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拓宽信贷抵押担保物范围,积极支持养老服务业的信贷需求。积极利用财政贴息、小额贷款等方式,加大对养老服务业的有效信贷投入。加强养老服务机构信用体系建设,增强对信贷资金和民间资本的吸引力。逐步放宽限制,鼓励和支持保险资金投资养老服务领域。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鼓励养老机构投保责任保险,保险公司承保责任保险。地方政府发行债券应统筹考虑养老服务需求,积极支持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及无障碍改造。这是我国“养老金融”政策的雏形。

  2015年11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把保障老年人基本健康养老需求放在首位,对有需求的失能、部分失能老年人,以机构为依托,做好康复护理服务,着力保障特殊困难老年人的健康养老服务需求;对多数老年人,以社区和居家养老为主,通过医养有机融合,确保人人享有基本健康养老服务。推动普遍性服务和个性化服务协同发展,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的健康养老需求。对符合条件的医养结合机构,按规定落实好相关支持政策。拓宽市场化融资渠道,探索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投融资模式。鼓励和引导各类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加大金融对医养结合领域的支持力度。有条件的地方可通过由金融和产业资本共同筹资的健康产业投资基金支持医养结合发展。用于社会福利事业的彩票公益金要适当支持开展医养结合服务。积极推进政府购买基本健康养老服务,逐步扩大购买服务范围,完善购买服务内容,各类经营主体平等参与。

  2016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民政部、银监会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为应对人口老龄化,改进完善养老领域金融服务,将探索建立“养老金融事业部制”,加大对养老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同时,为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将探索拓宽养老服务业贷款抵押担保范围,并推动符合条件的养老服务企业上市融资。这是官方文件第一次提出“养老金融”的概念,“金融支持养老”的政策取向也是官方文件对“养老金融”的内涵及外延的间接界定。

  2016年12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它提出发展文化、旅游、健康、养老、体育五大幸福产业,建设小型社区养老院,改革农村养老院,以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为目标。《意见》提出了“适老金融”的概念,并明确规定了发展适老金融服务、稳步推进养老金管理公司试点、拓宽投融资渠道等方面的具体措施。

  二、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应运而生

  2015 年 12 月 9 日,中国养老金融 50 人论坛(China Ageing Finance Forum,CAFF50)在北京正式成立。它是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和中国人民大学董克用教授联合多家机构共同发起设立的,致力于成为养老金融领域的高端专业智库,旨在为政策制定提供智力支持,为行业发展搭建交流平台,向媒体大众传播专业知识。

  2016年2月27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首届峰会于2016年2月27日在北京召开,参会代表200多人。本次峰会的主题是“养老金政策、运营与投资”,旨在探讨我国养老金体系的改革、运营模式的完善以及投资管理能力提升等问题,以期为我国养老体系的可持续发展献计献策,回应社会关切,推动养老事业发展。

  2016年6月8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CAFF50)首届学术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姚余栋所长担任学术委员会主席。这是对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组织架构的进一步完善与规范。

  2016年7月10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CAFF50)上海峰会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办,参会代表200多人。论坛主题为“发挥养老金长期投资价值,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北京峰会到上海峰会,这既是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快速成长的过程,也是养老金融逐渐得到社会认可、不断扩大社会影响力的过程。

  2016年8月19日上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和乌兰察布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全国养老产业暨金融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研讨会”在内蒙古隆重召开,本次研讨会的主题为“医养结合、市场化养老、金融支持养老产业发展”,旨在探索养老产业发展方向与路径,促进金融与养老服务业融合发展,不断健全养老服务体系,推动全国养老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2016年9月26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CAFF50)核心成员闭门研讨会在吉林市成功举办,论坛主题是“金融支持养老产业的定位与思考”。

  2016年12月10日,在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CAFF50)成立一周年之际,论坛在北京召开2016年年会,参会代表300多人。本次年会主题是“引领中国养老金融新纪元、新蓝海、新征程”,旨在深化社会对养老金融的认识,不断推动养老金融市场完善,促进中国养老事业健康发展,满足国民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需求。年会还举行了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成果发布仪式,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副总编蔡继辉、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共同为《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 2016》揭幕。这是我国首部养老金融蓝皮书的面世。

  2017年1月22日下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举办专题会议,对《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进行政策解读。

  2017年2月5日,国务院发布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农村金融创新,鼓励和引导金融资源向广大农村地区聚集。为积极响应中央政策指引,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于2017年2月25日在北京召开了主题为“聚焦农村养老问题,探讨金融支持路径”的内部闭门研讨会,凝聚专家学者智慧,探讨金融支持农村养老问题的新途径。

  2017年3月22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闭门研讨会,会议主题为“职业年金政策与实践”,从多视角探讨中国职业年金市场化投资运营的发展之路。

  2017年4月8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在成都举办“金融支持养老产业发展成都高峰论坛”,旨在汲取各界专家学者智慧,探索金融资本支持养老产业发展新路径,引导金融资本向养老产业汇聚。

  2017年5月20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在深圳主办2017国际峰会,主题为“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养老金投资”,旨在借鉴国际养老金投资管理经验,探索养老金投资管理新途径,推动我国养老金管理运营水平不断提升。

  2017年7月15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2017上海峰会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顺利拉开帷幕,来自政府、学界、商界的近300名专家学者共聚一堂,以“改革发展中的养老金管理与受托责任”为主题,展开了全面而深入的研讨。

  三、养老金融的内涵与外延

  目前,养老金融已成为一个流行术语和热门话题,并得到了我国政界与学界的普遍认同。但关于这一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却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还需要进一步探讨并达成共识。

  养老金融是一个“中国化”的全新概念。很显然,养老金融不是简单的“养老+金融”,当然,养老金融也不能等同于西方流行的教科书《养老金金融》(pension finance)。究竟该如何定义“养老金融”?

  2016 年 3月 31 日,由中国养老金融 50 人论坛与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联合举办的“关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加快发展指导意见”政策解读专题研讨会召开。在会议上,中国养老金融 50 人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董克用发表了题为《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需要把握三大抓手》的主旨演讲,他指出:第一个抓手是金融对养老产业的支持;第二个抓手是金融参与养老金体系建设;第三个抓手是对老年人金融服务的支持。实际上,这既是董克用教授对“金融支持养老”政策的精准解读,同时也是他代表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对“养老金融”这一概念做出的正式界定。

  2016年12月10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发布我国首部《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 2016》(蓝皮书),在该报告中,董克用教授与孙博博士对“养老金融”的定义架构,作了进一步完善与规范:养老金融是指围绕社会成员各种养老需求所进行的金融活动的总和,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养老金金融,指为储备养老资产进行的一系列金融活动,包括养老金制度安排和养老金资产管理;二是养老服务金融,指为满足老年人的消费需求进行的金融服务活动;三是养老产业金融,指为养老相关产业提供投融资支持的金融活动。这是国内专家第一次对“养老金融”给出的正式定义。

  孙博博士还另外撰文指出:“养老金融不仅涵盖养老金金融,还包括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三者都是养老金融的组成部分,但是各有侧重:养老金金融的对象是养老资金,目标是通过制度安排积累养老资产,同时实现保值增值;养老服务金融的对象是老年人,目标是满足其年老后的金融消费需求;养老产业金融的对象是养老产业,目标是满足养老产业的各种投融资需求。”(摘自孙博文章《应对老龄化需要大养老金融思维》)

  此外,也有专家提出采用“老龄金融”替代“养老金融”的主张。不过,我认为,“养老金融”应该包含了“老龄金融”,或者说,老龄金融只是养老金融的一个组成部分。

  实际上,“养老”是一辈子的事情,它贯穿着人与家庭的整个生命周期。养老金融既是人们从摇篮到天堂的养老储蓄过程,也是“以养老为目的”的家庭投资与家庭理财的过程,同时,它也是一种养老保障的广义保险机制。因此,养老金融涵盖了缴费储蓄、托管投资、年金及老年保险等多种金融行为。而“老龄”则仅指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即老年人阶段,比方,人们在年满60周岁以后,才步入老龄阶段。很显然,养老金融包括了老龄金融,或者说,老龄金融是从属于养老金融的。因此,养老金融与老龄金融不是一回事,也不能划等号。

  “养老金融”这一概念的英文表述为:ageing finance或aging finance。

  所谓“老龄金融”,是指专门针对老年人口或老年用品提供的金融服务,英文可表述为old age finance。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清华大学杨燕绥教授建议:按照个人生命周期重构养老保障机制,她主张养老保障安排应当尊重个人生命周期,按照先买房、后存养老金的顺序制定家庭成员养老计划。杨燕绥教授的这一观点,实际上也支持了养老金融应该包括老龄金融的观点。

  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总数占全国总人数的15.53%,65岁及以上人口占10.06%。人口结构决定我国现已进入加速老龄化阶段,居民养老的结构性需求迅速增加。加快发展养老产业,已成为我国深入推进经济结构调整,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举措。而养老金融作为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的重要一环,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未来的发展空间巨大。

  不过,中国特色的“养老金融”究竟会是怎样的?这仍有待中国“养老金融”实践来作出进一步探索和思考。这是一项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需要我们去探索、归纳、总结、提炼,并反过来指导我们的养老金融实践。

  作者为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