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益与商业的左右之争

2017年09月25日 11:3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为什么在现实社会中,在多数人的眼中,公益与商业存在如此之大的距离?这无关“左右”(组织的目的),而在竞争、资金和人才
郭沛源
清华大学管理学博士,商道纵横共同创办人、总经理,商道融绿董事长,商道学堂校长,系企业社会责任、绿色金融及责任投资知名专家。郭沛源博士于2012年发起中国责任投资论坛(China SIF),任理事长;2015年参与发起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任理事;同时担任中国银行协会绿色信贷培训项目特聘专家。郭沛源博士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师大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讲授《企业经营与可持续发展》及《战略企业社会责任与社会创新》课程。

  【财新网】(专栏作家 郭沛源)近日,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先生出版了一本专著,书名是《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该书的核心主张是:公益要学习商业思维、讲求效率,此所谓“公益向右”;商业也要考虑社会元素,承担社会责任,此所谓“商业向左”。他进一步指出,这是世界潮流,二者融合会诞生出一种新型组织,即“社会企业”,这是一种以社会目标、环境目标和财务目标为共同目标的组织。

  不久,徐永光先生的老朋友、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院长康晓光教授发表文章《驳“永光谬论”: “公益向右,商业向左”还是“人类向善”?》,对这本书的观点进行了言辞激烈的批判。康认为,徐的分析方法“浸透了偏见与错误”,拿商业的好的地方与公益的不好的地方比较,得出美化商业、贬低公益的结论,徐的观点“否定人有利他、相爱、向善的可能”,吹捧企业与商业,“颂扬没有爱、没有温情,自私自利的商业世界”。徐康二人都是公益界名人,如此公开争辩,引来大量围观。

  我认为,这场公益与商业的左右之争太过“二元论”,学术探讨可以,拿到现实中争辩意义并不是很大。不过,倒是可以借此争论,引发公益组织对商业、商业组织对公益的思考。

  总体上,我认同徐永光先生所说的,公益可以更市场化,以便更有效率,并能引入更多资源,可以解决更多规模庞大的社会问题。但我对徐所心仪的社会企业并不抱有太大信心,这不是因为社会企业本质上不好,而是因为这个概念在国内已经被公益标签化了,形成许多先入为主的认识误区,修正的难度很大。对康晓光教授的观点,我赞同人是有利他的一面,公益组织和商业组织都有各自存在的道理,如果世界上只剩下商业,是很可悲的,但我不认为这样的论述必然导出“永光谬论”的结果,更谈不上说徐是资本代言人了。总之,我觉得两人争辩的不完全是一件事情。

  从本源上说,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其实都是广义上的社会组织的一种,就像苹果和梨都是水果界的一员,两者没有可比性,无所谓高下之分。喜欢苹果的人会觉得梨没那么好,喜欢梨的人会觉得苹果没那么好。所以,当其他内外部条件完全一样的时候,公益组织和商业组织只是目的上的不同,一个是为了公共利益而存在,一个是为了股东利益而存在,这两个目的,一个对应“左”,一个对应“右”。在上述假设前提“当其他内外部条件完全一样”下,“左”“右”除了目的以外是没有区别的。比方说,公益组织也好,商业组织也好,都可以运用科学管理的方法提升自身效率,因为科学管理的方法可以适用于任何由人组成的组织;又比方说,公益组织也好,商业组织也好,都可以申请ISO14000的认证成为更环保的组织,因为很多ISO标准的适用对象是“组织”。

  那么,为什么在现实社会中,在多数人的眼中,公益与商业存在如此之大的距离呢?我认为,这无关“左右”(组织的目的),而在竞争、资金和人才。

  公益圈的竞争还远远不够充分。虽然这几年已经有所改善,公益圈竞争也加大了,但到了商业圈,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残酷的现实。在现实的商业世界,公司绩效不好,就只好关门(除非你有钱一直烧着);员工绩效不好,就只能收包袱走人(除非你有人罩着);情怀和理想在这个商业圈里当个甜点可以,当主菜就等着饿死吧。但在公益圈,做不好主业却仍然能晃晃悠悠好些年的个人和组织并不鲜见。优胜劣汰机制缺位的结果,便是公益组织的效率相对低下。

  深究一层,为何公益圈的竞争不够激烈?有观点认为,这是因为公益组织的绩效不好量化,难以评估,所以“公益市场”甄别和淘汰“懒人”的成本比较高。这有一点道理,但我认为并非深层次原因。深层次原因当是资金和人才的问题。公益这个圈子的资金体量太少。2017中国慈善蓝皮书显示,2016年我国社会捐赠总量约1346亿元,这点钱相当于余额宝这一个金融产品的资产规模的10%。更别说这1346亿元中还有7成是来自企业的捐款。资金太少,有能力且愿意来争抢的人也就相对少了,因为不值当。所以公益圈就像小马圈,草料不太丰盛,只养了些瘦马,大家可以轻轻松松跑着玩,也不用背负太多绩效指标(在很多公益组织,绩效和工资并未挂钩)。

  再深究一层,为什么投入公益圈的资金太少?这是个历史题。自打世上有了重商主义,商人的地位提升了,社会的规则也发生了变化,人们越来越以金钱衡量身边的组织、人和物件,使之成为一种价值准绳,小至个人收入大至国民经济核算皆是如此。客观来说,资金流通主要发生在商业领域,所以资金以及用资金衡量的资源自然也就向商业圈倾斜,公益圈的资金和资源要少得多。

  釜底抽薪的办法,自然是改变社会的价值准绳。当社会以做公益为荣、非以当首富为荣时,公益圈的大繁荣时代就会到来。前几天读到一篇报道《"五假副部"卢恩光的神奇升迁之路》,文中提到,卢恩光“本是小有名气的私营企业主,攒下上亿身家。但他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1992年卢恩光看到乡里有的企业老板名片上印着公司党委书记的头衔,深感羡慕,萌生了混入党内的念头”。如果卢当年看到印着“公司基金会理事长”的头衔,深感羡慕,萌生了混入公益圈的念头,社会的价值准绳就变了。但很显然,也很无奈,这只能是个玩笑,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场景几乎不可能发生。

  既然如此,我们只好面对现实。可行的方法应该是引入更多资金,做大公益圈的盘子,吸引更多人才,制造充分竞争,提高组织效率。公益向右多挣钱、商业向左多花钱都可以直接或间接地给公益圈带来更多资金,这一点我赞同徐永光先生。这也符合国际上企业社会责任(CSR)的大趋势,一些大企业确实正在探索从“问题制造者(Problem Makers)”转向“解决方案提供者(Solution providers)”,但这一转变属于康晓光教授所说的“利他”还是“利己”动机?说不清楚,见仁见智。

  然而,我也必须要提醒公益伙伴和商业同仁,无论是公益向右还是商业向左,都不容易,绝不是换个招牌就万事大吉。前段时间有个朋友跟我说,想把自己一手创建的公益组织改为企业。我问为什么?答曰改为企业可以多发钱、就会效率高。我说,这不是改个名字就能自动实现的,要改“基因”。要改的“基因”包括:商业模式、组织文化、管理制度、人事任免等。若是这些“基因”不变,改成什么名字都没有用;若是这些基因变了,就算是公益组织也无妨。这个道理看似简单,但却是很多标榜社会企业的机构没有搞明白的。同理,商业向左,也绝不是拿钱设立一个企业基金会就可以了,还有很多方面要做更周详的安排,特别是结合自身特点思考如何将商业优势与社会需求匹配起来。

  如果按康晓光教授说的,公益不向右,商业不向左,公益圈是不是就没有出路呢?也不会。社会各类组织能各行其道,做好自己也是不错的。若按马斯洛理论分析的人性,当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一些溢出到公益领域。公益圈这个盘子也会逐步扩大,只是这样的有机增长,时间会慢一些。过去一两百年间,资本主义的公益和商业也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发展壮大的,各显其能,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的差距就没有中国那么大。在欧美国家,顶级商学院的毕业生去做公益组织或社会企业,虽非多数,但绝不会被视为异类;收入不太高,但也谈不上微薄。不过,我们也要注意,最近这几十年欧美的公益圈也在改变,公益和商业的边界在模糊化,不仅是公益向右、商业向左,有时还是公益把商业控制了,让商业服务于公益目标,譬如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就拥有德国博世公司九成股份,基金会就用每年公司上缴红利来做公益。固守公益和商业原有的定义和边界一点不放松,我觉得就好像认为只有烧汽油才是汽车一样,太古板了。

  总之,从宏观角度看,公益行业要想方设法将更多资金引入公益圈,把盘子做大,只有体量大了才可能吸引人才,才可以有更充分的竞争,进而通过竞争提升公益组织的竞争力;从微观角度看,公益组织要提升自身能力、学习商业思维,把专业做好,不必天天想“我是谁”的问题。

  作者为清华大学管理学博士,商道纵横共同创办人,系企业社会责任、绿色金融及责任投资知名专家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