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银行业小微信贷制胜之道(2):小微信贷存在的问题

2017年10月31日 10:5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分类不准确,管理模式混杂;不了解信贷风险管理的本质;研发投入未触及信息对称工作的重点
嵇少峰
互联网金融知名撰稿人,16年金融监管经历,后从事私募、融资担保、小额信贷工作,小微金融的践行者、思想者,小微信贷机构管理及风控专家,全国小微信贷行业著名培训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嵇少峰)(接上篇《银行业小微信贷制胜之道(1):信贷机构的技术、战术与战略》)根据《朴素信贷风险控制学》的观点,我们从技术、战术与战略的三个维度来谈一谈中国银行业在小微信贷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一、对小微信贷市场分类不准确,管理模式混杂。当下银行业对小微信贷市场及产品的分类是极其模糊的,绝大部分按贷款金额的大小,部分参照国家统计部门标准,有的甚至把个人消费信贷与个人经营类信贷归为一类,风险管理逻辑混乱。从信息对称、风险控制的基本原理出发,我们首先应把消费类信贷与经营类信贷严格分离,其次应该把小型信贷与微型信贷作严格分离,因为这四种类型的信贷产品,信贷机构在信息对称的工作安排,包括获客的方式、应采集信息的总量与维度、信息对称失能后能采取的措施等方面均存在明显的差异,银行应根据不同的产品特征与信息对称的要求进行风险管理,组织对应的信贷技术与战术。

  二、技、战术逻辑不清,绝大多数银行从业人员不了解信贷风险管理的本质,未搞清IPC与信贷工厂等主流小微信贷模式的要义与局限性。

  1、以IPC(德国国际项目咨询公司)小微信贷技术为例,它是目前国内小微信贷领域最具代表性的风险解决方案之一,按我的理解,它实际上包括了信贷技术与信贷战术两个方面的内容。在技术层面,IPC通过对信贷员的标准化教育,使信贷员的能力提升到可以有效收集、识别客户信息及风险的程度,通过信贷员将信息有效传递给信贷机构决策层,最终实现信贷机构、信贷人员与信贷客户的信息对称。这种做法如果管控良好,可以解决信息对称工作的两个基本要求,一是通过信贷员对客户信息的准确性进行识别、对信贷对象主要信息进行较大范围的覆盖,二是对可能引发客户还贷变化的不确定性信息及影响程度进行评估。

  IPC在信贷战术上虽然也包括内部制度的建设与流程管理的内容,但其侧重点仍在于对人的管理。其主要优势是信息对称的自由度高、成本低、模式相对固定,信息传递的路径短且直接、不易失真,因此对信贷流程及IT建设的要求不高。这种解决方案,长期以来重视对人的培养与管理,对互联网及其它能有效推动信息对称的新技术、新场景研究与应用不足,信贷人员拘泥于传统的扫街模式、人工分析客户数据,风险评估也大都局限于客户本身,对外部因素引发的风险基本无感。这种解决方案严重依赖于信贷人员的敬业、道德及业务素质,使机构的发展受困,对外部环境、市场竞争充分度等反映迟缓。机构到达一定规模、管理层级变长、网点数变多后,容易出现管理与发展的瓶颈,甚至出现系统性管控风险。

  2、信贷工厂是当下另一个被银行广泛采用的小微信贷风险解决方案,发端于淡马锡富登。它也包括信贷技术与信贷战术两个方面的内容。一、在信贷技术层面,机构首先要拥有一套完整的信息对称方案。信贷工厂要求,机构需要先确定目标客户群,然后对这个目标客户群进行详细的调查、分析,对不同行业、区域进行详细分析,以此为基础建立风控模型及IT管控体系,使信息采集、分析工作实现标准化、流程化与批量化。二、在信贷战术层面,要求建立工厂流水线式的操作流程,提升机构信息传递的准确性与效率,同时对岗位作严格切割,防范操作风险与道德风险。

  仔细分析信贷工厂的要旨后,你会发现信贷工厂在信息对称方面的工作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第一、信贷机构对信息对称工作的把握重点不在于信贷人员,而在于首先应拥有一套完整、可靠的信息采集、分析、评价的工具,这套工具还要与当地的市场、行业、地域特点吻合,并且要具备连续跟踪和及时迭代的功能。这对信贷机构的能力、时间、成本的要求巨大,自我开发基本是不可能的。当下的做法是向外部信贷风险方案服务商购买。客观地评价,这种系统可以解决信贷机构60%的需求,但同质化肯定是非常严重的,很难适应不同的小微信贷机构与市场的要求。除此之外,对信贷客户的信息采集工作仍需要信贷员手工作业,这个环节的风险并没有得到有效防范,而且既然要实现全程数据化,则采集的信息特别是非标准的、无法量化的信息采集失真度很高。小微客户群体过分复杂、数据源不确定、受市场影响、区域影响太大,模型的迭代很难跟上现实的需求,事实上也不可能存在一套这样的系统,可以适合几乎所有的机构在任意区域对信息对称工作的需求。这个方案在防范信贷员操作风险、提高机构效率的同时,也扼杀了信贷员采集非标准化信息、软信息的能力,更扼杀了信贷员的责任心。这个模式下,把人当作运作机构的一环,对信贷员的培养与管理比不上IPC的全方位要求,容易使信贷员在采集信息的准确性、全面性方面出现问题;在强制切割岗位后,一线信贷人员的信息最终传递给决策系统时,往往会带来更大的失真,特别是软信息很难脱离人而以数据的形式实现可靠传递。技术系统建设的滞后或风险评估模型不人性化,容易出现信贷人员修改客户原始数据以适应审批要求的现象。

  在实现信息对称的技术安排上,期待有一套科学、准确的IT系统与风控模型来一次性解决问题,本身是违背了小微信贷的市场规律,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梦想。信贷工厂的信息对称的准确性不如IPC,过分依赖系统的功能抹杀了人在非标准化信息采集过程中的优势,但信贷工厂最大的好处恰恰是IPC最大的弱点,即机构容易做大规模和快速标准化复制。信贷工厂的长项是战术方面的流程化管理,即擅长把信贷操作层信息高效传递给决策层,但并不能解决信贷操作层与客户之间信息对称的要求,这就是说,源头上信息采集不太可靠的、不太全面、僵化教条,信贷决策如何能够做到科学、准确?信贷工厂一般来说只适合非常标准化的、对采集信息量要求较低的信贷产品,很难适应小微信贷的需求。

  正因为IPC与信贷工厂的优缺点,业界才会出现将两者融合的做法,即前端的信息对称工作仍由IPC信贷员来完成,中后台管理使用信贷工厂的流程化管理手段。根据我的观点,这种做法其实是IPC的信息对称技术与信贷工厂的流程组织战术的结合。这种做法表面上解决了两个方案的缺点,但事实上很难调和,因为IPC是以信贷员中心化为基础的,而信贷工厂则是要让信贷员去中心化,这两种体系的管理逻辑与企业文化是完全不同,操作不当有可能让两者各自的优点均得不到发挥,反受其累。

  我对IPC及信贷工厂的评判并非是对他们的否定,这两种解决方案对当前银行业来说仍是最重要的、主流的小微信贷风险解决方案,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与传承,但对他们进行改造与提升是非常必要的,银行业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太少。

  三、对信贷技、战术的研发投入未触及信息对称工作的重点,过多地关注信贷流程的管控以及抵质押保证措施的落实,对信贷机构与客户之间的信息对称技术开发重视程度不高。国内外为银行提供风险解决方案的公司同质化严重,这些技术关注的重点也多数在于常规信息的采集、信息传递、工作流程的严谨。银行当下所采集的信息,多数局限于客户的基本信息、一些银行流水、合同、三表及财务数据的收集等,信息占有量小、自动化程度低,绝大部分银行对本行的对账单分析都还依靠人工判断,殊不知道诸多互联网企业早已使用了网银流水自动分析软件,而且这几乎是举手可为的极简单技术。小微企业受外部因素影响非常大,所以其风控模型的维度、权重等设计应该随着政治、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企业所处的行业、区域不同而进行及时调整。银行应建立长效动态跟踪及连续迭代机制,根据内、外部的海量数据及时修订风险策略、作出准确的预判。这是银行需要重点打造的核心竞争力,不能一味依赖向外部公司简单的购买。中国的银行面对互联网企业的大数据羡慕不已,却对自身巨量的数据及场景资源置之不理。对外部经济环境、行业数据与风险预警信息的利用,也往往只停留在领导的工作报告中,很少用来指导信贷实践,钢贸行业就是一个明显的案例。

  四、受困于大公司病,机构越大、层级越多,信息对称难度越大。小微客户的信息复杂且多元,不易真实取数,机构也很难控制信贷人员取数的过程及质量,人为的因素影响巨大。中国的银行业国有及政府主导占绝对主流,从上到下都是职业经理人及打工者的心态,很难设计出长期利益有效绑定的绩效制度,股权、分红权等激励方式也无用武之地。因此,当银行只能以当期业绩对信贷人员进行绩效考核时,短期行为特征就会非常明显,加剧了信息失真的可能,产生操作风险与道德风险便成为一种必然而不是偶然。这种必然,随着机构膨胀及绩效考核的简单粗暴而逐渐加剧,甚至会形成倾覆性的系统性风险。近几年多家银行都遭遇了这种风险,导致谈小微色变,纷纷失去了对信息对称及信贷人员的信心,一致转向追求抵押物,这虽然说是权宜之计,但从信贷机构的能力建设角度看,的确是懒惰、无能的做法。

  中国银行业在信息对称工作本质的理解是有欠缺的。风险管理水平的提高,本质上是信贷机构在客户、信贷操作层与信贷决策层之间信息对称能力的提高,而我们的银行却把工作重点放在了信息不对称带来损失时可能采取的防范措施上,这是信贷战术中的防御手段,是被动的、原始的、几乎任何机构都会使用的简单手段,而我们绝大多数银行竟然把这当成几乎唯一的信贷战术,这是中国银行业的最大悲哀。互联网金融刺激了信息对称技术的发展,出现了互联网金融颠覆银行这种说法,这种说法虽然逻辑上不通,但它使信息对称技术的价值得到了充分体现,是对银行不作为的嘲讽。

  客观地讲,当下很多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过分地夸大了已有的信息对称技术,这些技术对小微企业信贷的作用还相对有限,只是在个人消费信贷、个人小额信贷方面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突破。但这种突破已经带来了互联网金融企业与传统银行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在这些领域,信贷技术与信贷战术之间的组织边界已经被模糊,信贷机构与客户之间的信息对称不再有信贷员介入、信贷操作层与信贷决策层也不再是实体的人及评审会,信息传递与决策完全被计算机风控系统所代替,人工智能、机器自我学习、系统自动迭代已非常普遍,技术人员、业务人员、风控人员已形成交集,跨界的组织力量开始显现。这些企业的第一大优势是技术优势,第二大优势是思维方式,他们敢于创造场景、使用数据、相信信息对称的价值,其创新的意识值得我们银行业反思与学习。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互联网创新的一些金融产品,其风控的本质是概率致胜,对客户基本信息的采集范围非常狭窄,主要依靠用信贷结果来对决策引擎进行修正,这虽然有一定的依据,但这种方法存在三个致命的缺点,一是纯数据驱动的信贷产品很容易被模仿与复制,大量乱入者会使市场受到严重冲击,风险状况及决策模型失真或失效;二是纯数据驱动的信贷产品,在初创期需要牺牲大量资金与时间来进行验证,稳定后一段时间内也能做到相对可靠,但一般不容易跨过经济周期的洗礼,因为这种产品对客户的基本信息了解太少,无法以此预测客户未来的趋势,风控的基础是以结果为导向的,当外部经济、信贷环境突变、不良大量出现时,机构已来不及调整。因此很难抵抗系统性风险;三是欺诈与反欺诈的技术斗争会长期存在,技术是一把双刃剑, 既可以为信贷机构所掌握,也可以被不良者所利用,这种产品需要信贷机构长期在技术上进行投入,成本巨大。

  五、受困于公司治理结构机关化的特点,中国主流银行的信贷战略缺乏可持续性与完整性。公司治理不科学、高管利益与银行利益无直接相关性;总行董事长、行长的频繁变动使得机构经常调整战略规划。小微信贷投入与收益期较长,如果不被当成长期战略,则很容易被冷落而陷入困境。客观地讲,近十年来中国银行业在信贷战术与技术方面的努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但最大的缺陷就在于信贷战略方向摇摆不定,其根本原因在于银行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迟迟无法落实。不合理的追责机制和高管的免责心理,导致机构高管与信贷人员本能地为可能的信贷风险寻找退路。对高风险、高收益的小微信贷产品而言,收益高低被体制所忽视,而高风险显然要被追责,对免责的第一诉求使银行从业人员很难萌发对小微信贷及新的信息对称技术试错的勇气。新技术的应用还需要银行调整IT架构与复杂的组织流程,短期投入大、见效慢,因此银行在当下的管理环境中更愿意直接引入背书或担保机制,来补充对新技术信任感的不足并保持现有的决策习惯。这些问题都需要银行的最高决策者拿出勇气和决心才能突破。

  六、二元制体制导致银行对非公有机构的合作心存疑虑,傲慢与自私的心态完全破坏了与外部机构合作的基础。银行受机制所困,在小微信贷方面借助外部的力量是必须的,这个外部力量既包括为其提供技术与信息服务的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也包括提供风险外包、劳务外包的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保险公司等。从风险产生利润的原理看,风险外包的同时,利润让渡是必然的,而且应与风险程度相匹配。如果银行不愿承担任何风险,却仍强求获得最大的收益,这是违背经济规律的。零风险则零利润,银行最多获得一些国家存款人身份带来的监管套利的机会,而不可能安全与利益兼得。不想让渡利润的风险外包,带来的结果必然是互相欺骗与两败俱伤。

  比较好的做法,应该是银行把信息对称的部分工作外包给合作机构,借助体制外的小机构解决大机构人员成本过高及信息对称工作中体制的缺陷。小机构特别是民营机构,在人的管理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比较容易建立稳定的契约关系。银行依靠外部机构提高信息对称的效率和质量,降低信息对称的成本。银行与担保机构、信息服务商之间的保证金、担保机制,主要的目的是确保外部机构的服务质量,而不是为了转嫁全部风险。

  在客户的选择上,银行要改变自己的自私心态,把自己认为高风险的次级客户推给担保机构是错误的。银行应该从向其输送直观上安全、但微观上需要做很多信息对称工作的客户。外包给担保机构的表面上是风险,实际上应该是信息对称的工作,选择的应该是银行自己不了解、尽调成本高、信息不易采集、银行无风险控制抓手之类的客户。银行应将担保机构、信息服务商当成共担风险的兄弟与战略合作伙伴,对他们的诉求应该是信息对称的有效性及风险处置的灵活性,而不是纯粹的兜底者。

  在互联网科技发展到当下的阶段,这种合作关系就更加明朗了。以BAT为例,他们与银行合作显然承担了三种角色,一是获客服务,即客户信贷有效需求与机构的信息对称工作;二是客户相关信息、数据的服务,即信贷机构与客户之间信息对称的工作,三是风险分摊者。担保机制与联合贷款只是为了提高信贷机构对其服务质量的信心,而不完全是为了风险兜底。事实上,传统的担保机构承担的也算是这种工作,只是单个的效率没有BAT等互联网机构高而已,但是他们在小微企业信息对称上的接地优势,也是互联网公司不具备的。

  目前这个矛盾已经到了解决前的窗口期,科技公司、Fintech企业非常希望银行来购买他们的服务,但他们不愿意承担风险,因为承担风险对其科技企业的身份与估值会产生负面影响,而银行无法识别或不相信这些机构的技术能力与服务质量,不愿意客观评价数据工作的价值,仍习惯用传统风险外包的方式来处理彼此的关系,免责的心态更加剧了这一矛盾。过去银行的这种强势行为没有对手可以与之谈判,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对手已不再是一个个弱小的担保公司与小贷公司,而是强大的、拥有垄断互联网场景、自我募集资金能力及议价能力的巨头,部分中小银行已开始松动,不及时跟进有可能落入被动挨打的地步。各家银行要通过积极学习互联网科技、提升自己的技术能力与科技鉴别能力,还要全面改变自己的惰性与自我为中心的落后思想,这样才能有效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不被时代所抛弃。

  (未完待续)

  作者曾在人民银行、银监会系统从事金融监管工作16年,现为江苏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南京金东小额贷款公司董事总经理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