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美国营利性医院并购看散点式医院投资的弊端

2017年11月07日 10:4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并购是医院投资方做大规模的常见办法,但过于分散的收购会增加行政成本,难以让收购标的之间形成协同,很难在当地产生包围式的优势,过于分散的中档标的可能会造成成本上升并拖累盈利
赵衡
财新网“村夫日记”专栏作家。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大健康产业的长期关注者。本专栏主要将视角投射在医疗投资这一资本市场的新热点,记录医疗产业投资的大变局。近作《互联网医疗大变局》于2015年11月出版。微信公众号:cunfuriji。

  【财新网】(专栏作家 赵衡 特约作者 孙雯艺)全美第二大的营利性连锁医院CHS遇到了严重的困境,CHS去年亏损了17亿美元,债务高达150亿美元,目前正计划出售旗下30家医院来偿还债务。

  CHS的表现明显发生转变始于2014年的一项收购。CHS在2014年收购了佛罗里达州的医疗机构 Health Management Associates(HMA),旗下一共有23家医院以及多家诊所,CHS为此项收购支付了36亿美元,但被收购的医院表现始终不佳,收入和利润率都很低,最为严重的是,收购前CHS的债务为110多亿美元,而收购后2014年底的债务就达到了189多亿美元,截至2016年底,债务还有167亿美元,严重拖累了CHS。

  同时,HMA在南佛罗里达的优势并不明显,有相当多的HMA医院是在当地市场位于第二、第三梯队的医院,病人持续流失,利润下降,严重拖累CHS。

  CHS自身的病人服务数量和收入从2016年开始持续下降,进一步恶化了其现金支付能力。2016年,CHS的住院人数下降了8.8%,总病人数下降了8%。在住院人数上,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相对于2016年同期均下降了11%。

  造成CHS困境的因素除了整个医院大环境受到支付方收紧的影响之外,更多是战略布局上的。

  首先,CHS的医院分布在全美各地,在位置上非常分散, CHS的医院在当地通常都不是排名最先的,通常位于市场的第三到第五的位置,并没有在某一个地区成为当地的领头羊。这一点和其竞争对手HCA很不一样,HCA的做法是在某几个地区——如迈阿密、达拉斯、休斯顿,成为当地最强的医院,并同时占据周边市场,因此在这一地区的服务量基本可以得到保证,维持长期优势。HCA的170家医院中,除了英国的6家,其余164家位于美国的20个州,这些医院中有83家是集中分布的,其中包括:43家在佛罗里达州,40家在得克萨斯州,集中分布于迈阿密和休斯顿及其周边地区。以HCA在休斯敦的密集布局为例,HCA在2017年5月收购了Tenet位于休斯顿的三甲医院,进一步集中了HCA在休斯顿的布局。HCA在休斯顿目前有10家医院,8家独立手术中心,两家独立急诊室,以及10家影像中心,在当地形成了一定的集中化优势。

  而CHS的分布则比较分散,虽然在22个州有158家医院,所覆盖的州的数量还多于HCA,但基本每个城市都只有一家医院,形成当地聚拢效应的程度明显低于HCA。

  此外,CHS有很多较小规模、竞争优势不足的医院。CHS在22个州有共158家医院,接近2.65万张床位,平均每家医院有167张床位。而HCA覆盖20个州,有164家机构,4.35万张床位,平均每家医院的床位数为265张。另一家连锁医院竞争对手Tenet分布的范围比较小,覆盖12个州,共79家医院,2万张床位,每家医院平均也有257张床位。HCA和Tenet的医院单体规模平均都大于CHS。

  三家连锁营利性医院住院人数变化对比
1
来源:公司财报,Latitude Health分析

  CHS的小医院有很多位于农村。2015年,CHS剥离了旗下38家位于农村市场的医院,与旗下医院管理和咨询业务子公司Quorum Health Resources合并组建成Quorum Health Corp。CHS的这些农村医院通常位于人口低于5万的市场,而且大部分情况下CHS的医院是当地唯一的急性期治疗医院,农村市场的基数比较小,可增长空间小,导致成本无法通过规模化来下降,因此整体的利润空间很窄。CHS通过剥离这部分业务,希望可以将目光放在规模更大、更有拓展前景的市场上,在农村市场上则尝试远程医疗和其他技术手段。

  CHS的农村市场没有做成功的另一个关键原因是没有在当地通过农村医院和其他医院形成良性联动。HCA也通过收购来增加农村医院的市场规模,2015年在奥兰多和Jacksonville收购了农村医院,目的是为了通过这些农村医院,向当地已经有规模的HCA医院转诊病人,推动了整体的病人量。而CHS因为是散点式分布,很难形成纵向联动的效应,农村市场的单点存在也无法从整体上推动CHS的病人量增长。

  从这一案例可以看出,并购虽然是医院投资方做大规模的常见办法,但并购标的选择、并购整合策略将决定并购是否能带来实际收益,影响到并购是否能长期成功。

  这一案例对中国同样有借鉴意义。虽然中国由于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大城市的大型医院辐射异地用户的比例高于美国,但医院总体来说是本地业务,辐射的地理位置半径有限。并购是散点式还是集中式会影响到医院在一个市场的份额以及发展潜力,从美国的营利性连锁医院的收购趋势来看,过于分散的收购会增加行政成本,难以让收购标的之间形成协同,很难在当地产生包围式的优势,过于分散的中档标的可能会造成成本上升并拖累盈利。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于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支付变革下的医院投资战略》。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