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工具性还是文学性:中国语文教育需要纠偏

2018年01月05日 15:2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大量无法完成学业的留学生,表面是因为语言不过关,但实际是因为语文不过关,不会写论述性文章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志文)前两年一个好朋友的女儿去美国读书,这个曾在国内就读于一所著名中学的孩子,最后如愿进入她喜欢的一所文理学院,父母满心欢喜。但一年后再问孩子情况,父亲告诉我,孩子休学回来了,在补习英语:主要是不会写paper。让父亲不明白的是,孩子英文考得很不错的啊。

  近年出国热高涨,2016年就达到54.45万人。伴随出国热,我们也开始出现了较大面积无法完成学业的学生,其中第一原因就是语言问题,而语言问题的焦点,是不会写paper。

  paper是什么?其实就是一个论述性文章,其基本框架就是:你有什么观点,你的论述与依据是什么。在英美的学校教育中,这是一项日常而基本的作业,无论哪个学科,物理、历史等等,但这么一个简单而基本的技能,难倒了一大批中国学生。

  说到这,大家就明白了,与其说是英语的问题,不如说是孩子们的语文水平的问题。

  语文的工具性与文学性哪个更重要的问题上,一直存在争议,甚至强调语文工具性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长期以来,在我国中小学语文教学中,无论是从教材、考试,还是日常教学上,都更多地强调了语文的文学性。

  比如中高考的作文命题上,不仅题目要绝对开放,要充满想象力,“让所有考生有的可写”成为金科玉律。文体上更是诗词歌赋不限(近年高考开始限制诗歌),否则就被斥为钳制思想与创造力。不仅是命题,在阅卷的标准上,也是明确倾向文学性,在很多地方,阅卷打分明确规定写够多少字就必须给分。我一直奇怪这种判断,中高考一直都是选拔性考试,凭什么要有的可写?任何一个选拔性考试,必然是0分到100分,这才是一个选拔性测试正常的正态分布,有的可写的理念的依据是什么?凭什么写了狗屁不通的文字,就必须给分?这种作文命题与阅卷指导思想背后就是文学性作祟。

  曾经有一个著名作家抨击高考作文命题人“脑子进水”了,我说不是命题人脑子进水了,而是包括这位作家在内的舆论脑子都进水了。我们把高考作文当成了一场文学想象课、乱想课。

  参加高考的940万考生,未来有做医生的,有当科学家的,有当工程师的,有当老师的,当然,也会有一点点人会去当文学家——像珍稀动物一样,少之又少。对于这些人,语文代表着一个最基本的能力:表达能力,除了基本的语文文字能力外,以作文为代表,核心就是需要他们掌握最基本的书面表达能力。这种表达能力的核心就是其基本意见或者观点的表达与论述,在文体上,多数体现为论述性文章。

  何谓语文?我不是专业人士,仔细查了语文的出处。在辞海中,是这样解释的:语文,语言和文字;语言和文学。但是现代语文课的概念应该是叶圣陶先生提出的。20世纪30年代他提出合并国语与国文,最终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的语文的概念。根据这个原意,中小学语文课需要教授的核心大约就是语言文字等基本知识,以及口头与书面的表达能力了。

  这个定位其实与西方国家对其语文课的定位差不多。美国SAT考试,在改革前,核心的必考SAT1中,考核科目就是数学、阅读、语法与作文3门。很多人把其简单对照为数学与语文,其实有一定误解。分解开看,其阅读已经超越语文的概念了,阅读的本质是一种学习能力的考核,因此其阅读题考核是以非文学为主的,文学在阅读中所占比例微乎其微。而其写作,无论是在命题上,还是阅卷要求上,核心都是逻辑。这与托福、雅思、GRE写作考试的核心如出一辙,核心就是逻辑,你的观点是什么?论据或者依据是什么?也正因为此,托福的写作是机器阅卷,也是就是计算机阅卷。作文怎么让一个计算机程序阅卷?原因极其简单,考的是逻辑,而这也是计算机更擅长的。

  放大看,西方教育中,对学生写作能力的训练不仅是语文课堂,而是全部学科,渗透在其独立思考(我们一般翻译为批判性思维)的教育理念中。在课堂教学中,不仅要教授你知识,更需要不断培养训练你的思考,不仅需要你在课堂上口头发表自己的看法,更需要你理性而全面的书面思考——这就是paper。从中学阶段开始,paper实际上成为一个基本的作业,无论是历史,还是政治,或者是数学、物理,都需要不间断地写paper。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说,写作,或者说作文就是这种批判性思维最好的载体与课堂。上海师大附中的余党绪老师应该说是国内这方面的典范,他以作文训练为载体,引导培养强化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获得了显著成就,也获得了业内的高度肯定,原因就在于此。

  我稍感欣慰的是,在这方面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整,尤其是考试上。2017年高考全国卷语文试题第一次出现了考核逻辑思维的一道题,虽然只有5分,但却是一个进步的信号。其意义就是强调语文作为基本思维训练的重要职能。2016年浙江高考作文,明确要求写论述性文章,排除了诗歌、散文、记叙文等,也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我并不反对我们的语文教学中兼顾文学性的问题,但这种兼顾绝不能是主体,文学性只能是我们语文教学中的一部分,甚至是比较小的一部分。对于大多数人,他们首先需要通过语文学会基本的学习能力、表达能力,而不是文学,否则就是本末倒置。文学与我们的基本语言文字能力以及表达能力相比,是更高层的要求,对于多数人,有了更好,但这绝不是语文本身所应该支撑的主要职能。

【财新私房课】在国内越来越重视国学教育的背景下,还要送孩子出国留学吗?你对国外的教育环境是否真正了解?如何为孩子进入美国名校做好准备?陈志文的私房课《海外留学准备课——从认知到选择》为你解答。

  作者为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吴秋晗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