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周浩

作者简介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负责北亚地区宏观和市场研究。目前常驻新加坡,此前若干年在上海工作生活。

专栏文章列表
限电背后,能量还守恒吗?
2021年09月24日 11:23

突然的供需矛盾背后,市场诚然可以把供给问题放大,但也不得不考虑经济结构中的需求问题,说到底,需求到底来自何方

暴跌的工业用电
2021年09月19日 08:48

更深层次的逻辑是,一旦用电量出现明显下滑,煤炭价格能否保持高位就会存在疑问,而一旦“眉飞色舞”的领头羊煤炭价格出现暴跌,那么很多资源品的价格都可能受到拖累

有多少上海家庭在交房产税(续篇)
2021年09月13日 10:28

我们测算最多10%的上海家庭在缴纳房产税,但实际受到影响的家庭应该要少得多。房产税的征收并不会对绝大多数家庭产生影响,也正因为此,才更有必要性和可能性推出房产税来调节社会分配结构

有多少上海家庭在交房产税
2021年09月10日 14:18

按照估算,上海大约有20%左右的房产正在缴纳房产税,大约对应着不高于10%的上海常住人口

三季度市场展望:九月鹰飞
2021年09月07日 14:30

在金融市场中,我们大概不会谈及生死搏斗,但未来一段时间的市场走势大概率是复杂的,无论谁是狐狸、谁是老鹰,大家需要的一定是“耐心”和“信心”

中概股反弹,博弈中的投资者们
2021年08月25日 10:10

复盘中概股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发生的种种,第一轮的博弈已经完成,各路投资者又会按照既定的场景来进入自己的角色

货币政策的空间在利率
2021年08月19日 10:38

货币政策其实并非所有问题的答案,但货币政策的空间在于利率政策,中国已经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相对正常的利率,因此降息的空间和弹性是存在的

再析“深房理”:房地产“去金融化”?
2021年08月09日 17:28

对于“深房理”事件的深度调查,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房地产市场与广义银行信贷之间的关系,而如果想从根源上遏制炒房的现象,那么全面房产税的出台可能是必需的政策

“深房理”只是冰山一角?
2021年08月05日 13:06

对于火爆的楼市来说,一直存在这样一个疑问,即按照抵押贷款增速等数据来看,其增速早已低于全部贷款增速,并保持了数年

景气高点,波动终结?
2021年06月09日 11:35

展望未来几个季度,经济的周期性见顶仍然将会困扰市场,这样的困扰只能通过企业的盈利才能最终打消,这样的一个求证过程将必然痛苦且漫长

逃不过的“经营贷”|观点精选
2021年04月12日 10:25

金融监管机构有必要对“经营贷”的实际投放进行数据搜集,并从地域角度来分析其与房价之间的关联性。在必要的时候也应该向公众公布“经营贷”的相关数据

为何抛售新兴市场
2021年03月30日 17:12

美债收益率上升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市场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复苏——而所谓的财政刺激只是催化剂而已,而新兴市场出现的抛售本身也表明不合理的资产定价可能带来的巨大破坏性

鲍威尔无法平抑市场
2021年03月05日 10:00

对于美联储来说,眼下远远不是“拯救股市”的时候。而且美股一向有很强的自我调节能力,除非出现莫名大跌,否则美联储会静待市场自我调整

“再通胀”下的确定性
2021年03月03日 10:07

眼下出现的“再通胀”是一种关于经济和通胀的预期,这样的市场预期已经开始逐步影响市场的估值和定价,并开始逐步抬高主流预测

制造业的“命运转折”
2021年02月04日 14:35

制造业将在较长的时间维度中发挥更加关键的稳定器和升级阀的作用,是一个确定性很强的事件

“热钱”对流动性的影响
2021年01月27日 10:10

央行出于审慎考虑,理论上会通过减少公开市场投放或者回笼资金的方式,来平抑外汇流入带来的影响,市场没有必要对这些常规操作过度解读

信用爆雷的反射弧
2020年11月16日 16:23

这样的一次非典型违约,让市场参与者开始担心违约背后的其他因素,并由此担忧类似企业、行业甚至区域的信用质量,这也间接影响到整个债券市场的信心

没有标准答案的“通缩来了”
2020年11月10日 11:46

对于通胀的看法以及展望,市场的共识是通胀率会逐步走低,但中国是否存在通缩风险,市场没有共识

有限宽松是政策主基调
2020年06月05日 13:23

中国今年的政策框架已经大致确定,有限度的宽松配合定向货币政策,仍然是目前的政策主基调

通缩的风险
2020年05月19日 16:06

如果CPI和PPI均进入通缩区域,无论如何都反映出了需求端的压力,也因此值得关注

热词推荐:
中国官员的问责逻辑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昌平公安第二次通报 雷洋检尸案 山东疫苗事件的看法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魏洋事件 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 夏霖 跨省生源计划调控 国债收益率 聂树斌 曹建方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