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的额外收入

2012年11月29日 10:22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呼唤阳光法案
一个对政治家收入格外敏感的公众,再加上喜欢趁火打劫的政治反对派,这就难怪德国出众的人才更多投身经济界,而不愿沾政治的边
张丹红
财新网“欧元日记”专栏作家。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1988年到德国。1990年开始在德国之声中文部工作。2009年调至经济部,任高级编辑,主要关注德国企业和经济及欧债危机。

  【名家/新秀】(财新专栏作家 张丹红)德国前财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ück)两个月前被确定为社民党总理候选人之后,有好事者盯上了他的额外收入,媒体于是乐此不疲地炒作。一些保守派政治家掩饰不住地幸灾乐祸:“施泰因布吕克一边声称一旦当选将整治银行,一边毫不客气地接受银行的高薪邀请,前往演讲。他哪里值得选民信赖呢?”

  在媒体与政治对手的双重压力下,施泰因布鲁克干脆来了个彻底透明,把近三年作普通议员的额外收入一笔笔公诸于众。据此,这位能言善辩的左派政治家单是演讲一项就赚得125万欧元,平均每一次的出场费为14000欧元。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据说克林顿一次演讲的收入是25万美元;但与其他德国议员相比,他却独占鳌头。

  社会民主党传统意义上是工人阶级的代表。尽管德国整体上已是富裕的社会,工人也大多过上了小康生活,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家不一定两袖清风,但是百万富翁似乎与社民党的党票仍有些格格不入。至少很多基层党员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社民党的总理候选人应当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激烈抨击者,而在这个体制内如此如鱼得水的施泰因布吕克怎么可能是合适的人选呢?

  在我看来,为什么不可以呢?首先,他的额外收入完全是劳动所得,而非通过不正当渠道得来的意外之财;其次,他按法规缴了将近50%的税;最后,他每年向议会上报了收入。根据规定,德国议员如果在议会工作之外的进项超过1000欧元,必须申报,不过不需报告具体数字。议员可在四个等级之间选一个。第一级是1000到3500欧元;第二级为3500到7000欧元;7000到1万欧元是第三级;1万欧元以上为最高一级。换句话说,在10001欧元和100万欧元之间没有任何区别。保守派政治家要求施泰因布吕克完全透明,施氏也照办了。

  施泰因布吕克靠演讲“发家”无可厚非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没有因此而耽误议员的工作。据他自己的陈述,2010年他7次缺席议会会议,2011年则全部到场。有时看电视转播的议会辩论,在场的议员人数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施泰因布吕克应当属于出勤率最高的议员之一了。

  一些政治对手就此表态时话里话外指责这位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只向钱看,不顾给钱的是富得流油的机构,还是穷得丁当响的地方政府。他们忽略不计的事实是:施泰因布吕克在过去三年中拿取报酬的演讲为89次,而公益演说却达两百多次。

  更为重要的是:他没有拿谁的钱说谁的话。社民党将充满隐患的银行作为明年选战的一个重要议题,施泰因布吕克为此在不久前推出一套整顿金融领域的计划。不少银行经理对他恨得牙痒痒。但邀请他演讲的金融机构依旧络绎不绝。一边接受银行的丰厚报酬,一边抨击部分银行经理的贪婪。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可以说银行有自虐的毛病,但施泰因布吕克的行为无可指摘。

  我不太相信银行有自虐的倾向。他们一方面可借施泰因布吕克说明自己具有自我批评的精神;另一方面是因为施氏的名字响亮。有他出场的研讨会或报告会,总是座无虚席。

  施泰因布吕克不仅谙熟金融经济,而且善于用简单、形象的语言阐释复杂的内在关联,才思敏捷,幽默风趣,是德国政坛少有的演说天才。这也是他的“市价”看涨的原因。

  德国议员一年毛收入将近10万欧元,相当于一位中层经理。区别在于,议员处于公众的关注(或是监督)之下,经理则逍遥许多;议员没有下班和周末这一说,经理则可能忙里偷闲。同等收入,生活质量相差悬殊。议员仕途的顶峰是担任总理,默克尔年收入不到30万欧元;中层经理升至董事长,收入百万以上的并不少见。

  一个对政治家收入格外敏感的公众,再加上喜欢趁火打劫的政治反对派,这就难怪德国出众的人才更多投身经济界,而不愿沾政治的边。反过来议会越来越充斥着平庸之辈。才华横溢的政治家需要具有改造世界的理想主义才能抵御来自经济界的诱惑。而有关施泰因布吕克额外收入的讨论也许又会吓倒一批本打算从政的拥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年轻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帆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呼唤阳光法案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