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谁是最伟大的央行行长——画说金融史(42)

2014年03月21日 15:19 来源于 财新网
是格老曾经滥用了货币创造的权力,疏于监管;还是市场滥用了监管体系的信任,疏于自律?亦或是误判加贪婪,捅出市场巅覆性危机的风云突变?
李弘
李弘,资深投行人士,英国剑桥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师从大英帝国史与全球史名家。工作经历包括务农做工,职业生涯主要在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领域。喜爱收藏与写作,曾出版《图说金融史》《京华遗韵》等。

  【财新网】(专栏作家 李弘)2008年10月23日,艾伦•格林斯潘再次来到国会山,参加“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的听证会。这是一套他非常熟悉的程序,电视上正在同步转播。但是,今天的气氛对他来说是陌生的。共和党议员、委员会主席瓦克斯曼连珠炮似的追问,既不关乎美联储当下的政策,也无关于美国经济未来。他想要知道的是,面对不期而至的“次贷金融危机”,格老如何看待联储的责任和他自己的过失。


1

 

  图1:报道说在这一天的听证会上,格林斯潘目光暗淡,一脸疲态。

  格林斯潘曾经带领美国,甚至全世界,进入了一个相当美妙的货币境界。在那段期间,美联储的货币供给收放自如,得心应手,与国际化和金融创新同曲同工,一次又一次熨平了资本市场的动荡,创造了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空前的繁荣。格老一方面掌控着最关键的资源供应,另一方面给予了“市场自律”超乎常规的信任。

  不幸的是,他卸任刚刚一年,美妙的境界突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倒塌,令格老感到震惊与困惑。

  是格老曾经滥用了货币创造的权力,疏于监管;还是市场滥用了监管体系的信任,疏于自律?亦或是误判加贪婪,捅出市场巅覆性危机的风云突变?

  格老承认自己的判断有误,同时认为市场出现了他不曾料到的纰漏。放纵货币和不散的资本盛宴,点燃了累积的风险,带着火山爆发一样的破坏力。

  其实,从货币出现的那一天起,它就没断过给人类带来麻烦。特别是纸币作为支付工具,只代表着一句“我信任你”,以无价之物连接起有价交易。它一落地就如同种子,获得自我衍生的无穷活力。市场对货币的创造总是抱有极高的热情,今日互联网金融的“虚拟货币”提供了一个新的佐证。

  英国人对货币的系统性破坏力觉悟得最早,他们发明了一种机制,让英格兰银行的左手,拿起监督的权力,管住自己制造货币的右手。

  美国人的自治能力世界第一,不情愿把制造货币和监管货币这件事交给任何一只手,而是希望依靠市场自律,维持货币的秩序。这种制度自信一直固守到二十世纪初年,但是最终被1907年间的一场金融崩溃所摧毁。

  这场崩溃青萍起于华尔街股市,接着是一系列房地产和实业投资信托公司破产,最后是银行的疯狂挤兑。美国人说,这次大恐慌在历史上是最后一次,银行家们无依无靠,呼天抢地自我救赎。此后,他们终于决定效尤英国,于1913年给货币创生了一个“婆婆”,美国联邦储备制度就此横空出世,结束了几千家银行发行货币的流水宴席。

2

  图2:这张1913年12月24号的报纸,宣布联储成立是“商业新时代的开启”。

  与英国人在英格兰银行已有的基础上搞点改良不同,美联储的设计颇具匠心。

  简单地说,首先,发行量决策权和货币价格(也就是利率、汇率)调节权被国会授予了联邦储备委员会,为它贴上隶属政府的标签。

  其次,委员会的7名领导由总统任命、参议院认可,任期可以是14年,远远长于政府换届任期。因此他们可以跨越总统或政党的利益,不受选民好恶的制约,悠荡在喧嚣的选举之外。

  再次,和空头委员会在制度中并存的,有12家地区联邦储备银行。它们由地方民营商业银行私有,行长们也是由“草根”银行家们自选。呆在华盛顿的7人高层要和这12位行长们分享联储的权力。尽管这种分权安排形式重于实质,它却把中央的集权和从下而上的金融地气连接在了一起。

  第四,国会有权立法,影响金融业的格局。参众两院均设立了银行事务和其他各种委员会,它们俨然是“婆婆”的“婆婆”,不时要听证汇报,而且从20世纪80年代起,这种“内部”会议被搬上了电视台,让公众可以即时听到审议。

  第五,联储权力的核心是主席定期组织召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这里决策的基础是委员们的共识,而共识就是政策,不必像英格兰银行那样,等待首相内阁的批准。

  为什么美国人搞出这样一个光怪陆离的储备制度?说到底,他们在理念上就是担心,集中的货币制造权力可能会被政府和精英们滥用,遏制了市场的活力与创新能力。因此联储要以权力制约权力,以自律监管自律。

3

  图3:联储成立时的讽刺漫画。人们最怕它变成一个嗜权的八爪鱼,自我膨胀。

  尽管在设计上费了心机,美联储仍不时招致指责。有人抱怨它唯政府之命是从,独立性不足;也有人憎恶它公私不分——“精英巨头”们控制国家的货币大权,并以市场之名放任金融精英们营私舞弊。

  曾经有一位众议员跑到国会大声宣称,“任何一个稍微熟悉美国宪法制度和职能的人,都会从本质上认定美联储就是一个十足的怪胎”“一场公众监督与个人利益之间的古怪联姻”。联储为此差点遭到被推倒重来的命运,但是所有的诉责与它只是擦肩而过,一个世纪以来联储的基本架构不曾改动。货币的逻辑是,没有信任,它就是一张废纸。美国人对美元的信任找不到比联储集权、监管市场更好的基石。

4

  图4:美联储的两位设计师,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和弗吉尼亚州参议员卡特格拉斯被誉为伟人,他们的雕像,就站在华盛顿宪法大道这座美联储大厦的正厅。

  央行行长如同戴着白手套,为实体经济聘用的市场大管家。此中的含义,到1920年变得越来越清晰。在1929年-1933年的大危机时代,西方有引人瞩目的四大央行行长:矜持低调的英格兰银行行长诺曼,被认为具有洞察力和远见;德国帝国银行的年轻才俊行长舒特,和诺曼同样具有洞见但手中同样差钱;美联储的主席斯特朗,虽背靠美国腰缠万贯,但却由于见识较浅而疏于领导力;唯一左右逢源的是法兰西银行行长莫若,但他却一心向往在政治上出人头地,不屑于纠缠经济问题。这四位行长在历史上撞在了一起,总体上被史学家评为不够称职。一战后欧洲经济危机的延续,二战爆发的经济引擎,与他们在货币管控上的作为或不作为,都脱不了干系。

  无疑,美联储的设计,使它的一把手更难当家。不过,在美联储历史上有两位主席青史留名,他们是马瑞那•埃克莱斯和小威廉•麦克切内斯•马丁。前者在上世纪30年代主持通过了一系列银行法案,包括切割商业银行与投行业务的格拉斯-斯蒂戈法案;后者从1951年起做了19年的主席,提出了著名的“逆风飞扬”原则,即定义“美联储的工作就是在宴会刚开始时撤掉大酒杯”,敢于在市场狂饮正欢时冷眼宣布“结束的时间到了”。

5

  图5:后人以两座联储总部大楼的命名,来永久纪念埃克莱斯和马丁在联储制度建设上的功绩。

  改革开放后,有两位联储前任主席,最为中国金融学人所熟悉,他们就是1979年-1987年在任,至今仍活跃在美国监管舞台上的保罗•沃尔克和格林斯潘。后者是前者的继任,掌舵联储达创纪录的20年,直到跨入21世纪。他们引领金融风头的那段时间,和中国中央银行制度初创的时代正好相契合,两位充满个性的联储主席名声如雷贯耳,对当年一代改革家深有启迪。

  沃尔克对利用联储权力管住货币意志坚定,被誉为是对付赤字的“通货膨胀斗士”。格林斯潘则灵活运用货币发行调节市场如“摩术师”,是坚定的市场实践信奉者。两者的不同取向,恰好反映出几十年间美国货币监管环境的转变。

  沃尔克是1979年由来自民主党的弱势总统卡特任命的美联储主席。以太平洋彼岸的眼光来看,当时的美国是世界一号强国。但实际上,其国内的经济政治都是困难重重,民众深陷焦虑怨忿的情绪之中。缘由之一,就是上世纪70年代初石油危机以来居高不下的物价,已蔓延到衣食住行的各个领域,政府的债券在“滚雪球”,大多数美国家庭成了债务人。1979年第一个季度,物价指数就蹦上了11%,经济前景令人忧心忡忡。沃尔克接班时的联储是一个烫手山芋,他的前任为了保住执政党追求的就业目标,一直把印钞票当作有效的宏观政策工具。

6

  图6:美国20世纪80年代的漫画,讽刺税收和储蓄养活不了吃得圆滚滚的联邦政府及相关机构,还是要靠货币来喂养。

  此时的卡特总统却像一位持家的主妇,号召全美国人民培养牺牲奉献的精神,告诫“拥有和消费并不能满足我们对人生意义的向往”。这样一位与现实脱节的总统,最后甚至找不到一位自愿为他两肋插刀的联储主席。候选人名单上的最后一名,也是临危受命的一位,即是51岁的纽约储备银行行长沃尔克。

  身高2米1的沃尔克被人形容“看上去就像篮球场上的中锋,容貌有些憨笨”。但他上任一记重拳,就打得赤字财政和物价指数人仰马翻。卡特的政府也因此被釜底抽薪,把竞选连任的机会丢给了共和党人。金融史家评价,“沃尔克完全靠着个人的人格力量,重拾美联储的信用。”

  沃尔克敢于向通货膨胀和利益集团开战的精神,也帮助鼓起了中国货币发行控制的风帆。20世纪80年代中期,通胀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被改革开放的热气鼓吹着不断上升,消费物价指数蹲在两位数上下不来,折磨着居民承受力的敏感神经。各种为市场物价并轨闯关的理论,通胀小幅微调和反通胀的模型,被学者们统统快速引进中国,包括麦京农的金融深化论和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各国中央银行控制货币和利率的经验,有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也纷纷呈递给了刚刚成立的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和理事会。但是最令人鼓舞的是沃尔克在美国正在进行的实践,翻译成当时改革的语言,即是“人民银行与财政部分家,与商业银行分业”的独立理念。建国后第一任人行行长南汉宸的秘书杨培新,时任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对介绍沃尔克和美联储不遗余力,反复警告货币不稳定对国家政治与经济可能带来的危险。

7

  图7:沃尔克和格林斯潘在庆祝联储成立100年庆祝会上重又聚首。

  沃尔克一门心思就是反通胀,结果却是把经济和市场带入到一个死胡同。批评他的人创造了一个新词叫“滞胀”,指责联储按照“货币主义”理论行事,制造了信贷紧张,工商农业供给全面短缺,美元疲弱,财富向债权人集中,实体经济发展停滞了,通胀威胁却挥之不去。

  沃尔克的后继人格林斯潘也曾希望传承他的“通货膨胀斗士”的美名,但是1987年10月19日那个“黑色的星期一”,却是一个下马威,加速了其政策的改弦更张。这一天道琼斯指数猛跌22%,市场一片愁云惨雾。紧缩货币政策往前再走一步,1929年的大衰退就可能重演。刚刚接过联储权柄两个月的格林斯潘,第二天出现在电视观众面前,淡定说出了自己未来主政的基本理念:

  “联邦储备体系,本着它作为这个国家中央银行的责任,在这里宣布,它会作为一个流通货币的来源,对所有经济和金融体系提供援助。”

  这意味着以数量公式控制的货币发行将不再时尚。市场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正在从华尔街向全球蔓延的股灾,被格林斯潘的一句金口玉言化险为夷。

  此时联储最大的挑战,已从沃尔克时代的政府赤字,逐步转向了由国际化、新技术与金融创新带来的新机遇。面对市场如同面对政府,同样是在货币权力与自律之间寻找平衡。

  在格林斯潘的眼中,理论是灰色的,市场之树常青。货币政策应当为市场“伴舞”,而不是“领舞”。他最热衷的事,就是到处收集市场数据,坐在房间里找出其中的勾稽关系,以其为路标制定货币政策路线图,目的是要在市场的活跃前提下保持金融稳定。

  在这样的理念与政策指引下,联储平息了1987年的股灾、1989年-1991年储蓄保险行业的衰败、1994年的拉美金融危机和1997年亚洲金融冲击、1998年“长期资本投资公司”的倒闭,以及2000年-2001年“新经济泡沫”的破裂。不论什么样的危机,只要格老轻轻移动货币的棋子,市场这盘棋就能一步活,步步活,转危为稳。政府的财政正在积累盈余,美元更加坚挺,国际贸易特别是与中国的贸易令人鼓舞,通胀与利率双双处于历史低位。马丁•迈耶说,“新千年开始时,美国中央银行已经被神化,其声誉、权威性、独立性和神秘性都达到巅峰”。格老此时就是政府与市场眼中的“神”。

8

  图8:2005年,小布什总统为格林斯潘佩戴上“总统自由勋章”。

  联储的架构处处设防,希冀阻止个人权力过大,以一人之光遮盖他人之意。但是它可能没料到,像格老这样优异的主席,积十年光辉业绩,超过历届前任获得了90%的高度认可,不但市场乐于看到格老为其代言,1998年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亦批准了他的第三次联任。此时,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们也已默认一个基本共识:格林斯潘总是正确的,他要怎样做,我们都会同意。

  公众把信任票投给了美联储和格林斯潘,而他自己则把信任票投给了金融市场,特别是华尔街上的金融精英。本来,美联储的三项职责之一是监管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但格林斯潘却认为,高科技、证券市场监管使市场信息更加透明,追求投资回报的股东对金融机构的监督到位,国际化使金融机构风险分散,创新产品大大提高了资金与市场效率。总而言之,从他40年积累的经验数据中,看到的是政府监管犯的错误更多,得不出比市场自律做得更好的结论。面对扑面而来的世纪大危机,他又抛出一句名言:“人们必须有自由,基于自身的利益去行动,不受外部冲击和经济政策的束缚……即便危机来袭,我仍坚定相信,经济会自我纠偏,尽管有时过程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格老在台上解读监管与自律,戏已终但意未尽。央行要实施监管,但不可滥权,更不应当迷信个人判断的常胜将军。市场要创新,但不能忽略自律,千万不要辜负像格老这样的联储主席给予的信任。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路炳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疫苗生产安全总结 雷洋尸检报告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黄於新 高铁出海 雷洋事件最新看法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中部战区 盐业改革最新消息2017 高考名额外调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郭子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