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让步腐败的逻辑

2014年05月09日 07:46 来源于 财新网
当人们滑向纯粹功利主义的道德立场,就容易以稳定和效率为借口赋予腐败以事实上的合法性
刘允铭
财新网“比较研究”专栏作家,曾供职原中信国际研究所,致力于通过读书、思考和生命体验来追求真理,有工学学士、经济学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比较研究”专栏旨在对国际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做比较分析,以开启新视野,带来新理念,同时也会引介国际经济学界的一些最新研究成果。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允铭)何为“腐败”?“腐败”还是改革的润滑剂吗?

  德国社会学家Franz Oppenheimer曾经说,为了满足自己(及家庭)的生存需求,人们可以采取两种截然对立的途径:一种是工作,用自己的劳动成果与他人的劳动成果进行等价交换;另一种是掠夺,即自己不事生产,强行抢夺他人的劳动成果。前一种生产性的途径是“经济的方式”,后一种强制性的方式是“政治的方式”。任何一个国家政权(the state),都是以在一定领土范围内垄断了物质暴力为基础的,征税无一例外都是强制性的,那么这种强制性权力的合法性何在呢?顺着这位德国社会学家的逻辑,政权和政府的合法性的前提必然在于,向国民强制征取的税收必须以起码的效率水平用于向国民提供有益的公共产品(或服务)。这样,政治家和公务员才能证明自己是通过“经济的方式”来谋生的。假如提供公共服务的效率差强人意,那就表明这些从税入中领取报酬的公务员们在一定程度上是“掠夺者”,因为他们从国民的腰包中强制收取的钱完全可以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或者,本可以征取更少的税就足以提供等量的公共服务。

  我们对“腐败”的第一种定义是,当一个国家政权及其政府强制征取的税入远多于其向国民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所必须的花费(包括其政治家和公务员的法定收入)时,就称这个政权和政府是“腐败的”。这种腐败定义的难题是,如何衡量腐败的程度?即哪些公共服务是“必须的”?历史上那些穷兵黩武的帝国统治者用于扩张霸权的作为,对其国民而言,是“必须的和有益的”公共服务吗?即便是“必须的和有益的”公共服务,如何衡量其效率呢? 如何确实判断其腐败的效率标准呢? 如果考虑到通常的情形,即公共服务是由国家垄断的,没有可以衡量其效率的市场指标,那么腐败程度的界定和衡量就更难了。

  在第一种意义的腐败中,最恶劣的是赤裸裸的“贪污”,即政府官员从自己拥有支配权的公共资金中直接划归自己所有。

  更有实际意义的“腐败”定义是第二种,作为“经济的方式”和“政治的方式”相结合的第三种谋生方式,即干预经济的权力在市场机制的帮助下得到兑现。按照这种界定,在纯粹计划经济中,权力的腐败是不可能的,那里发生的可以是赤裸裸的掠夺,却不能称之为“腐败”。腐败的前提有二,其一是市场经济体制,尤其是资本市场和土地市场;其二是政治权力远没有从市场经济中退出,把持着对资源、权利和准入的控制。在这个意义的腐败中,权力掌控者将其权力转换成财物的方式是通过名义上的市场交易或受贿。

  当然,以上对腐败的界定是人为的,两种定义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第一种腐败往往可以通过第二种途径来实现。不过,就中国的国情而言,第二种意义的腐败尤其是公共舆论和民情的焦点。

  没有人会认可,腐败是一种合法的权力。可是,在中国的市场经济转轨中,腐败可以被赋予事实上的合法性吗?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当中国经济学家尤其关注经济改革的路径时,有人明确地提出了这种论点: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也就是说,干预市场的权力不会自愿退出,而腐败带来的利益就是不得不付出的赎买权力的代价。仅仅从顺利推进改革的意愿出发,站在现实主义立场上,这种意见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种功利主义的合理性是很有限的。在兑现了权力的利益之后,权力就愿意退出市场了吗?实际上,这种论点出现的背景是20世纪80年代由价格双轨制所导致的暂时性的腐败。当腐败伴随着国有企业改革、资本市场和土地-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在规模和程度上不断升级,这种立场就显得愈发荒唐了。即便是有些干预市场的权力经过腐败兑现为财富之后,的确退出了历史舞台或受到了市场机制的限制,可是这个贿赂权力的过程究竟有没有尽头呢?当经济改革的进程实际上为腐败者利益集团所绑架的时候,改革实际上在走向何方?

  相信如今没有任何一个良心尚未泯灭的经济学家还坚持这样的主张。不过,这个立场仍然经常在公共讨论中被人揪出来,尤其是作为左派们痛斥右派改革者的罪状。当下,社会公众几乎普遍认为,通过主张“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而赋予腐败事实上的合法性,恰恰表明持这种主张的经济学家必定是投靠既得利益集团的“腐败知识分子”。

  这种以现实主义和改革的可行性为依据在道义上向腐败让步的立场,有着更深层的思想根源和历史背景。经历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血雨腥风的革命史,痛定思痛之后,中国的知识分子越来越赞同“改良优于革命”的立场,这个立场的背后是他们对整个中华民族在20世纪政治革命中所经历的深重苦难的反思。革命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不承认现存的人身及财产权利,以某种剥削理论为依据对“不合法的”人身及财产权利进行暴力的否定和剥夺。马克思主义毫无疑问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教义支柱,以剩余价值理论为基础的剥削观点为无产阶级通过暴力来剥夺“剥削阶级”的人身及财产权利提供了“合法性”。

  然而,“改良优于革命”的立场很容易让人们滑向纯粹功利主义的道德立场,从而以稳定和效率为借口赋予腐败以事实上的合法性。正义向功利主义让步,导向一种不以正义和公正为基础的功利主义及其道德上的虚无主义。功利主义一直是主流经济学传统的基本原则,而道德虚无主义的功利主义正是中国政治与社会肌体中迅速扩散的癌细胞。正义向功利主义的改革立场让步,长期后果是最可怕的,一个堪称“全民腐败”的民族能仅仅通过市场经济体制而实现伟大复兴吗? 假如反对腐败的心声不是出于正义感所引发的愤慨而是出于“羡慕、嫉妒和仇恨”的话,腐败就永远不会终结,反腐就永远不可能胜利。

  健康的市场经济必须建立在道德基础上,而道德基础的根本原则就是正义,尤其是涉及人身及财产权利的正义。是时候了,是时候彻底清算貌似有理的道德虚无主义的功利主义改革理念了。

  由于缺乏公理性的道德准则,这种版本的功利主义者必须依赖实用的、特设的观点,即所有现存于任何时空的私有财产都应被视为有效,并应当保护其免受侵犯。罪犯就是对他人的人身及财产施加暴力的人,即运用强迫性的“政治手段”获取物品和服务的人。“私人财产权不可被侵犯”成为用于捍卫这种观点的口号,而这个口号往往在未被细加审视的情形下被人们视为理所当然。

  我们不能简单地说,公理性的道德准则是对财产权的保护。因为罪犯没有保留其所盗窃的财产的权利,掠夺者对其掠夺的任何财产也不能主张权利。假如“私人财产权不可被侵犯”是应该被捍卫的根本原则,就必须接受这样的修正:任何人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或合理享有的财产。只有依据这样的原则,我们才可以理直气壮地主张:腐败是不合法的,经由腐败而得来的财富是非法的。只有依据这样的主张,反腐才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只有以正义的道德原则为基础,反腐才会成为一项持续和彻底的任务,才是一项执政党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了彻底拒斥以上所言的功利主义立场,奥地利经济学家、奥地利学派的领袖Ludwig von Mises曾经运用了“鲁里坦尼亚王国”的例子。假设鲁里坦尼亚王国由一个严重侵犯公民权利及合法财产、管理并最终霸占公民财产的国王统治。现在一场争取自由和财产权利的运动兴起,向大众宣扬,应当推翻这个罪恶的体制,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这个社会将充分尊重每个公民对自身及其所发现和创造的财产的权利。面对着即将成功的叛乱,国王采用了一项狡猾的策略:他宣布解散自己的政府,可是在此之前,他将整个王国的土地分割成许多块,划归自己及其亲属和亲信“所有”。接着他对争取自由和权利的反叛者们说,好吧,我满足你们的愿望,解除我的统治,不会再有对私有财产的暴力干涉了;不过,我和我的11名亲属现在各自拥有这个王国的十二分之一,如果你们以任何形式侵犯我们的所有权,你们就是侵犯自己所奉为神圣的根本原则,即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以后,我们自然没有权力来征税了,不过我们必须享有向“住户”收取“租金”的权利,这样税收将完全被“私人租金”所取代!

  反叛者们如何回答?假如他们是始终如一的功利主义者,他们将屈服于这个诡计,顺从地生活在一个与他们奋斗已久试图推翻的政权同样专制和暴虐的政权统治之下。事实上,或许新政权更加专制,因为既得利益集团可以借助反叛者所倡导的私人财产权绝对主义原则来保护自己的权利,而在叛乱之前他们却不敢主张这种绝对主义。

  当奴隶制在美国南方各州十分盛行的时候,关于假如奴隶制被废除,是否及应该在多大程度上补偿奴隶主失去努力的损失的讨论十分热烈。对此,美国经济学家M.N.Rothbard反问道,当我们抓获小偷并追回被偷的手表时,我们会考虑如何赔偿小偷失去手表的损失吗?这类讨论显然是荒唐的。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奴隶制的问题上,是否应该立即废除奴隶制,与社会混乱、奴隶主的突然穷困或美国南方文化的流失等问题无关,更与如下的问题无关:奴隶制是否对土地开发和南方经济的发展有益,或奴隶制是否会在一两代人之间自然退出历史舞台?对于相信正义的人来说,他们最应该考虑的是,奴隶制极大的不公正及其构成的对人身自由和权利的持续侵犯是不合法的,必须被尽快废除。

  反腐是一项为黎民百姓讨回正义的事业,是一项为健康的市场经济奠立道德基础的事业。正义得不到伸张,民族就会在道德虚无主义的深渊中继续沉沦,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一个自我陶醉和自我欺骗的梦想。

  香港电影中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台词:“出来混(黑社会)的,迟早是要还的”。黑社会尚且如此,正义岂能不在“白社会”中得以伸张?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山东疫苗事件的看法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雷洋检尸案 黄於新 雷洋事件最新看法 高铁出海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空军干部部长傅爱国 聂树斌 全面清理保证金 聂树斌案 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