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此次降息只是一个开始

2014年11月22日 20:34 来源于 财新网
这次非对称降息对于降低融资成本,稳定投资和地产销售的实际效果可能非常有限
钟正生
现任财新智库莫尼塔董事总经理,宏观研究主管;2007年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曾任职中国人民银行,从事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研究。

  【财新网】(专栏作家 钟正生)又是一个躁动喧嚣的周末,一直以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央行不再沉默。11月21日,央行宣布从22日起下调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4%至5.6%,一年期存款利率基准下调0.25%至2.75%,同时将存款利率上限调整为1.2倍。在此时点降息已超市场预期,而非对称降息方式更是令人颇费思量。

  此次央行将存款端基准利率下调至2.75%,上浮区间扩大至1.2,那么存款利率上限仍为3.3%,与调整之前一样。考虑到之前股份制银行存款利率早已上浮到顶,而大行存款利率也上浮至3.25%,商业银行应该还会维持原有的存款利率不变。目前已有新闻报道称商业银行将存款利率上浮到顶,因此这次非对称降息对于存款利率的影响非常小。

  事实上,央行之所以如此“精心设计”般地维持存款利率大体不变,一个主要顾虑就是这样才不致造成商行银行核心存款的进一步流失,从而给央行的货币金融统计监测带来无畏干扰。当然,维持核心存款的大体稳定对于维护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然后,存款利率不动,贷款利率大幅下调不利于降低新增融资成本。降息的核心在于降低商行的存款利率,如此商行才有动力去降低贷款利率。这也是目前发挥商业银行放贷积极性,提升货币政策传导有效性的保证。如果没有存款利率的下调,只有贷款利率的下降,那么银行在息差收窄压力下会通过提高贷款利率上浮比例,或者走表外绕监管的方式来维持息差,这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效果非常有限。而这次降息对于存款利率的影响不大,大幅调降贷款基准利率,恰恰动了商行“息差”这一奶酪,商行的消极是可以预期的。

  此外,由于存量贷款利率大多参照基准利率制定,会跟随基准利率下调而降低,银行在存量贷款利润大幅受损的情况下,可能会通过提高新增贷款利率来加以弥补,从而可能造成新增信贷成本的上升。可见,央行的非对称降息有利于存量债务的偿付,但却不利于新增投资的回暖。

  在此次颇为出乎意料的降息之前,很少有人认为央行会推行“非对称降息”。这是因为,非对称降息会传递很强的货币宽松预期(虽然央行马骏撰文指出“降息不是强刺激,货币政策没有转向”),对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的实质意义有限,还会遇到来自商业银行,当然也包括商业银行的代表——银监会的巨大阻力。但既然“非对称降息”已出,可能意味着当前经济和就业正在陷入较大的困境,从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的迫切性明显上升。换句话说,当前由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引致的经济下行压力,可能正在触及政府对经济增速下滑容忍度的下限。所以,决策层才不再拘泥于之前苦心营造的“定向发力”路径, 而是诉诸必然带有“全面宽松”印记的降息。

  不过,单纯价格工具是不够的,后续一定是需要数量配合的。历史上我国也鲜见单纯的降息,历次降息都是配合以降准等流动性释放来达到稳增长效果的。其原因在于,利率管制下的降息只会造成收益的重新分配(储蓄者、银行和借款者三方),而很难降低广义的融资成本。所以,央行降息只是一个开始,后续无论是全面降准还是大规模流动性注入的概率都会大幅上升。未来新增外汇占款回升乏力,基础货币仍然存在缺口,且将非银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考核后,为规避监管套利可能也需对其征缴存款准备金,这些因素也决定了央行未来需要增加基础货币投放,维稳货币市场资金面。

  在已经完成利率市场化和货币价格调控的国家,降息本质上是央行用低廉基础货币补贴新增融资。而我们的这次降息本质上是用银行利润补贴部分高存量负债的企业和个人,对于新增融资补贴较少。因此,单纯看这次非对称降息对于降低融资成本,稳定投资和地产销售的实际效果可能非常有限。央行继续推进这种(非对称)降息方式也没有太多的意义和必要,相反提供低成本基础货币(比如将抵押补充贷款(PSL)向商业银行全面推行)的效果可能会更加明显。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