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李克强视察微众银行的改革深意

2015年01月08日 11:15 来源于 财新网
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将作为金融改革的“倒逼者”载入改革历史,使中国金融自由化变成不可逆的潮流
刘胜军
财新网“胜军改革观察”专栏作家。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世界经济论坛2012-2014全球议程理事会中国区理事。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博士。曾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著有《管理的力量:中国挑战的制度求解》、《谁伤了你的幸福》、《下一个十年:一个青年经济学者的改革梦》等。长期关注中国经济与金融体制改革,新浪微博@刘胜军改革。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胜军)2015年1月4日,李克强总理视察中国第一家互联网银行:腾讯旗下的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并称希望互联网金融银行用自己的方式来“倒逼”传统金融机构的改革,微众银行一小步,金融改革一大步。这传递出改革策略优化的重要信息。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60项、336条改革,力图重新塑造中国经济体制,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其中,金融改革是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领域。

  细察中国金融改革蓝图,其中心内容是金融市场化(或金融自由化)。长期以来,中国的金融体制呈现出典型的“金融压抑”(financial repression)特征,包括利率管制、银行对民营资本的排斥、IPO审批制,以及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这种金融体制由于价格杠杆的扭曲,导致资源错误配置,也大大降低了金融体系的效率。近年来引人注目的影子银行的兴起、利率双轨制、融资难融资贵现象皆根源于此。

  理解了这一背景,金融改革的逻辑就呼之欲出:利率市场化、IPO注册制、银行体系向民营资本开放。由此,可以让利率引导资源的有效配置,让市场的力量决定谁能上市、何时上市、以什么价格上市,并通过民营资本的进入来提升银行业竞争的质量。

  但是,金融改革势必牵涉庞大的利益格局调整。以利率市场化为例,在利率管制格局下,银行坐享2%-3%的稳定利差,唯一的兴趣是拉存款,根本没有动力去推动创新和服务。民生银行行长曾言:利润太高都不好意思公布了。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痛陈:即使将银行行长换成小狗,银行也照样能赚钱。利率管制通常还伴随着实际利率的低估(图1)。从2004年以来,中国一年期银行存款的实际利率为负。低估的实际利率,意味着存款人补贴借款人。而在国有银行主导的体制下,国企和地方政府又成为最重要的借款人,特别是在四万亿刺激之后。

  图1:中国一年期银行存款的实际利率

1

来源: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因此,利率市场化意味着国企和地方政府享受隐性“利率优惠”的日子快要结束了,而存款人的收益将得到提升。实际利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50万亿居民存款的年利息收入将增加5000亿(考虑到中国每年个人所得税6500亿的规模,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在一个市场化的利率环境下,“利息差”不再是唾手可得的馅饼,存款成本的上升和银行争夺优质借款人的竞争加剧,将对利息差产生双重挤压。只有那些最为创新、管理效率最高的银行,才能获得良好的利润。

  说到既得利益,IPO审批制是最大的蛋糕。这一制度的本质就是:通过制造供给的稀缺性(操纵新股发行节奏),来帮助权力资本获得尽可能高的租金。令完成的PE公司一共投了7家企业,全部实现了上市且6家在市盈率最高的创业板。成就这一奇迹的不是令完成毒辣的投资眼光,而是他的哥哥令计划手中具有神奇穿透力的权力。

  截至目前,三中全会重启改革已逾一年。不愿失去权力的官僚集团、不愿面对“真正竞争”的国有银行、梦想继续享受体制性优惠的国企和地方政府,结成了强大的利益共同体,力图阻止或延缓改革的步伐。迄今为止,IPO注册制的改革方案依然在博弈之中、证监会依旧“公然地”操纵着新股发行节奏,利率市场化艰难地迈出了银行存款保险这个第一步。起初被寄予厚望的自贸区金融改革,也证明是一种幻觉。改革的风险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最好的借口。其实世上哪有只有收益、没有风险的改革呢?

  201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两次通过旨在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的“国十条”,但迄今并未显著效果:融资难融资贵仍在持续甚至不断蔓延,影子银行贷款利率高达15%~30%,越来越多的企业被迫开展“庞氏骗局式”融资。这一问题根源于僵化而低效的金融体制,不触动这一体制就难以根治。

  按照目前的节奏,金融市场化的改革最终也许会得以实现,但我们的经济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就会爆发系统性风险。如何突破既得利益阻力,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推进改革,改革与风险赛跑,是当今改革面临的主要挑战。

  回顾中国改革三十多年的历史,“倒逼”始终是一种有效的策略。倒逼的重要性在于,它迫使既得利益者认识到“自己必须改变才能生存下去”。在20世纪90年代,朱镕基能将病入膏肓的国企、银行起死回生,这与2001年“入世”所带来的“倒逼压力”是分不开的。在入世将带来跨国公司强烈冲击的心理预期下,中国僵化的国企和银行不得不开展痛苦的改革自救。同样,“上海自贸区”构想的提出,也是旨在以开放倒逼改革。

  “改革先生”李克强已经意识到,与其强力压迫官僚集团改革,不如让市场去倒逼改革,这或许是他2015年第一次考察选择微众银行的重要考量。对拥有几百家银行的银行业而言,两家银行是渺小的数字,但那些低估腾讯微众银行、阿里网商银行的人不久将感到后悔,因为这两家互联网银行将成为中国金融业的“颠覆式创新者”:第一,腾讯和阿里分别拥有8亿和2.3亿活跃用户,很容易将其转化成其银行的客户;第二,与国有银行遍布全国的营业网点不同,腾讯和阿里的银行不需要网点和相应的人员,成本不可同日而语;第三,腾讯、阿里已经打造出一个“金融生态圈”,用户可以在其网上销售、购买、支付、投资,这样的一个“闭环”所产生的“大数据”是传统银行望而兴叹的金矿;第四,阿里和腾讯是互联网企业,善于“倒立着看世界”,其创新的思维模式更令传统银行望尘莫及。余额宝、网络信用卡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

  可以预期,拿到银行牌照的腾讯和阿里,将成为中国金融业未来竞争规则的塑造者(game changer)。面对这两只凶猛的鲶鱼,中国的国有银行必须学会适应和创新:第一,国有银行应该运用互联网技术自我再造,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甚至可能出现大量的营业网点关闭和裁员;第二,国有银行必须学会迎合客户需求进行金融创新,才能避免存款的大量流失;第三,国有银行必须加快体制改革,才能避免人才不断流失。现在恐怕银行高管都梦想加入阿里银行和腾讯银行。第四,最重要的是,互联网银行的市场化创新将加快利率市场化步伐,消除利率双轨制,从而推动金融改革。

  因此,中国金融改革的真正“触发点”不是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而是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的设立。这两家充满“正能量”的银行将作为金融改革的“倒逼者”而被载入改革的历史,使中国金融自由化变成不可逆的潮流。

  作者为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郭艳涛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疫苗生产安全总结 雷洋尸检报告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黄於新 高铁出海 雷洋事件最新看法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中部战区 盐业改革最新消息2017 高考名额外调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郭子玉将军